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九十、见面礼

一百九十、见面礼

        薛蟠点点头,“这事儿我自然说的定,说到做到,这一节还是可以的,之前大师屡次是以援手,这大恩大德是必然要报答的,须知道这世界上,最难还的不是银子,而是人情,若是这日积月累的下去,只怕我将来就还不起大师的人情了,所以,大师来了最好,只是,你这要我还的东西是不是太大了些?”

        “怎么,施主知道贫僧所求之物了?”晦明女尼微微一挑眉毛,“贫僧还没有说出来呢,莫非施主,可以看穿人心?”

        “你许久不见,又特意和我约定好,等到杜瓦那城平安的时候再相见,这原本也就罢了,之前说不得还觉得我这事儿不能成,如今既然是成了,你要来酬劳,也是寻常之事,可你这样大张旗鼓的进城,又摆出这么多神神叨叨的东西,所图者,必然是和这占西邦有关系,我思来想去,之前说要为大师修建庙宇,您又说不要,出家人不喜欢这些金银珠宝也是寻常的,昔日玄奘法师西游天竺,历经千辛万苦,带回佛法真经,弘扬佛法,这是出家人的执念,晦明大师想着也是如此吧?先声夺人,预备着在占西国传教?”薛蟠喝了一口茶,将盖碗放下,“瞧着法师你这样的阵仗,是这个意思吧?”

        “无量寿佛!”晦明法师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施主之大才,实在是令人佩服,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就能够如此看穿人心,不错,贫僧的确是想要在占西国传教,”晦明法师微微一笑,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好像是一位江南少女在薛蟠耳边诉说着心事儿,“利害,贫僧虽然不敢号称脱之人,但手底下的确还有些法门未曾找到衣钵传人,若是施主不嫌弃,拜入贫僧的门下,贫僧必然以衣钵于你。”

        衣钵传人在道门里头是特别嫡子弟子的意思,差不多如果晦明法师有建立什么教,薛蟠就是妥妥的下一任教主,不过薛蟠对着这些神神叨叨事儿不感兴趣,他倒是有些孔夫子“子不语乱力怪神”的风骨,对着这些事儿敬而远之,他摆摆手,“大师,我对于出家没有任何兴趣,你的教宗原本也没有什么兴趣,你若是要传教,我自然是同意的,这化外之地,传教也没什么,可你这样的大阵仗搞出来,不仅仅是要传教这么简单吧?”薛蟠狐疑的望着淡定自若的晦明法师,“还请直言。”

        “贫僧欲将**传递天竺各地,这占西国得施主你大福气庇佑,得存如今,也是大造化,只是贫僧见这天竺之地的人,不尊王道,不听天理,不懂人情,缺乏教化,贫僧见天竺人如此悲苦,不免有普度众生之大宏愿,意在占西国先救济世人。”

        天竺人的确少了一些尊重和信仰的东西,这也是这个民族缺乏凝聚力被英国人分而治之的重要因素,不过这不是说,薛蟠就准备听这晦明法师的忽悠,“大师的意思,想要让贵教成为占西国的国教吗?”

        “无量寿佛!”晦明法师双手合十,“贫僧僭越了,的确有这个心思,不知道施主,”晦明睁开了水汪汪的一双杏眼,“是否可以施以援手呢?”

        到了这个讨价还价的阶段,薛蟠倒是淡定了下来,谈生意,这可是他的老本行了,“我是要报答法师,却也没有说要白白将这一国都送给法师的大度,您这适才在外头的表演,只要您成了这个国的国教法师,只怕是没有多久,占西邦上下都是归属你所有了,这笔生意不是很划算啊。”

        若是平时时候,丢了也就丢了无妨,晦明法师其人神秘莫测,这人情债是最难还的,若是这个时候能够把人情给还了,占西邦也本来不在薛蟠的人生计划里头,丢了也就丢了,可如今占西邦马上要得册封,这是朝廷的颜面,另外加上努克丽的因素,他可不乐意努克丽日后成为这些神棍们摆布的洋娃娃,“这付出未免也太大了些,我也不防和你直说,法师,如今这册封的天使马上就要到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占西邦要成为一个正式的藩国,而且会在大越朝的庇佑之下,你说现在要我册立贵教为国教,似乎有些想太多了吧?这有来有往才是正理,若是法师这一次占了我的大便宜,下一次只怕就是我要来朝着法师化缘了。我想着法师也不想结下这么多的因果吧?若是结下这么多的因果难以料理,日后只怕是难以白日飞升哦。”

        晦明法师脸上收敛起了原本云淡风轻的笑容,她凝视薛蟠,眼神之中有些以前没有的慎重其事。她原本以为靠着这昔日结交下的情谊,薛蟠原本欠着自己这些人情,换做是寻常人只怕是迫不及待就要还债了,可薛蟠明明处于被动的劣势,居然可以这样提出来,反而将自己一军,这样的人,不知道说是无耻,还是真的心有准备,无耻的话那是最利害了,有所准备,今日之事就无法好好办成,之前所准备好图谋其他事物的东西,这会子说不得也只能拿出来了。

        “施主所言甚是,所以,贫僧也不是空手而来,”晦明法师微微一笑,“带了上好的见面礼来,若是施主满意,自然会应允贫僧所求。”

        “是什么见面礼?”

        “是一位您意想不到的客人,”晦明神秘的说道,“如果这位客人施主见了满意,那么贫僧在占西国传教之事,可一定要施主帮忙。”

        “好说好说,”薛蟠笑道,“大师的人情我是一定要报答的,若是这客人真的来头甚大,我又何须吝啬呢?日后我就先给大师在杜瓦那城内修建神庙,以助声威。”

        “如此就多谢了,”晦明微微弯腰行礼,表示谢意,“施主在天竺的日子只怕不会很久,这后头的事儿如此筹谋,施主有定计了吗?”

  /shu/38958/20089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