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九十四、糊弄

一百九十四、糊弄

        应弘不再说话,张大人打了马虎眼,薛蟠也不以为甚,得饶人处且饶人,和和气气才是最好的嘛,既然你愿意来杜瓦那,说不得也是存了刺探军情的想法,如今占西国兵强马壮何须怕你刺探什么,尽管放马过来,如果不是要顾念朝中的非议,日后总是还要归国的,而且薛蟠也不是曹操的性子,若是真的狠起来,这个时候就该挥兵东进,将甲班的士兵队伍都吃下,这样话,称霸天竺是绰绰有余了,单单靠新德里一座雄伟城池不可能号令整个天竺。

        张大人见薛蟠不再说什么,心里头也实在佩服,等闲年轻人是不知道进退的,而薛蟠在现在如此显赫的位置上,还知道卖自己一个面子,算起来也是识时务了,但相比较之下,自己就有些不识时务了,他想到来天竺之前,自己接收到的命令就忍不住头皮麻,“薛大人,咱们商议一番册封的礼仪如何?”

        “一切按照大越的礼数来办,”薛蟠点点头,“杜瓦那城之中所有人期盼我天朝使节来此,仿佛久旱逢甘霖,什么要求,自然都会一体遵从。”

        张大人于是细细的说起了册封的典章制度,这事儿不过是程序上的东西,没什么值得一说的,唯独就是有一样,就是这册封大典的人选,张大人自然是册封使,他要宣读册封占西国的圣旨,并且将御赐之王印官服朝冠等下,还有助礼使,协助本地土民参加典礼,并且监督努克丽公主更换衣裳,此外还有诸多职位,都是要人一一承担的,幸好乙班的学生都在此处,自然可以担任一些。

        除却册封使之外,还有一个位置十分的重要,就是授封使,他的职能就是将象征册封之国地位和王权的冠冕和大印交给藩属国主,一般来说,藩属国主为表示顺从之意,都会跪着接受,这个授封使一定程度代表了大越,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永和皇帝,张大人是册封使,自然不能再干这个,他吞吞吐吐,说了好些时候,薛蟠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是让应弘,这个和占西邦毫无关系的人来担任这个授封使。

        薛蟠怒极反笑,“不知道这意思,是张大人自己的意思,还是理藩院的意思,亦或者是政务院宰相们的意思,该不会是圣上的意思吧?”

        张大人尴尬一笑,“是政务院的意思。”

        “可笑!”别人还是懵懂,曹成是第一个跳了出来,他管理典籍制度之事,最是清楚这个授封使的意义所在,如果这个授封使担任,也就是说,应弘成了大越的代表,永和皇帝的代表,那薛蟠算什么,别说他们之前是以天朝大皇帝的代表自居才博得占西邦之人信任的,这且不说了,但乙班才是占西国的立国大功臣,这个时候居然让一个甲班之人担任此职,实在是过分,“占西如今这大好局面,都是由我乙班同仁所创,于情于理应该由我乙班薛班来担任此职,怎么好轮到应弘同学?恕我直言,”

        “这授封使若是有占西国之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张大人这事儿,还需要深思啊。”

        应弘这时候不敢说话,但不代表没人帮腔,张大人带了一些附属官来,或许刚才有先容过,但薛蟠心不在焉,不会去记这些人的官位名字,一个面白无须的官儿跳了出来,“大胆,你们实在是大胆,这是政务院所定之事,大家理藩院也不过是奉命行事,你们到底是不是大越的官儿,到底咸安宫是不是听中枢命令的,我倒是要问问你们,若是中枢之命你们不听,还有谁的命令才听?”

        “中枢若是有命令而下,吾等自然遵循,”李曼反击道,“可有文书?可有布告?亦或者是哪位大人的手书?若有这些,吾等必然听命,绝无二话。”

        这是强人所难了,这些政治上的潜台词,怎么可能会摆在明面上,那就不叫潜台词了,场内一下子热闹的很,薛蟠等人来势汹汹,理藩院的官儿也是当仁不让,他们在藩属国那里当惯了大爷,那里受得住不给脸面的呵斥,面子上过不去,而且还有一些忿恨,这理藩之事素来是大家说了算的,那里轮得到你们这些人来废话?故此场面上好不开交。

        薛蟠的脸色刚才很不好,阴沉了下来,这时候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恢复了情绪,他咳嗽一声,乙班的学生顿时都听了下来,齐齐望着薛蟠,“既然是中枢的命令,咱们一准听从就是,”他站了起来,背着手说道,“各人各司其职,按照既定的方案来办是了,张大人,”他微微朝着张大人鞠躬,“我这身子不太爽利,就不奉陪了。”

        说完了也不顾张大人如何回复,自己个径直就出了门,消失在庭外曼陀花海之中,金宁冷哼一声,怒视应弘,也随即拂袖离开,其余之人也不免纷纷离去,只留下卢连山和李曼等委员。

        李曼虽然不能和薛蟠这样拂袖离去,毕竟理藩院起码的体统待遇还是要做好的,不过原本安排的招待晚宴,李曼才不会继续举行,“册封大典的日子就放在后日,请张大人好生休息,过了后日,自然有人来请张大人,哦,还有应同学。”

        安排好必备的一切后,众人也是告辞离去,这些人原本就看不上理藩院的小官,这会子想要上树摘桃,更是没人理会了,李少普蹑手蹑脚的和众人一起离开,他是最怕这个场合了,自己之前依附应弘,如今又跟着薛蟠干,最怕有人算账,于是连忙到了薛蟠的住所,到了这边,曹成十分不悦的说道,“算起来,若是论应弘的身份,倒是恰当,册封大典上,由圣上亲弟来当这个大使,彰显占西国之特别,只是他到底是甲班的!”

        “这话算起来,只能是糊弄天竺人。”马致远说道。

        双倍月票大家了解一下,投一投哈。下午有加更。

  /shu/38958/202338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