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零九、神秘来客

二百零九、神秘来客

        别的倒也罢了,横竖都有这么多人帮衬着,而且还有许多人帮着提建议提供参考,薛蟠明锐的在层层迷雾之中看清了事情的本质,这多少还有迹可循,众人佩服之余,也能学一点法子起来,可如今这羚羊挂角,天外飞仙似的推断,实在是叫人不得不信,这世界上实在有才智超群之人,“班首,你又是如何推断出来呢?”

        “这我就暂时保密了,”薛蟠神神秘秘的眨了眨眼,“若是什么都被你们学去,我还怎么样能够当你们的班首?你们还没听过猫为虎师,百技尽数传授,单单这爬树没有传授吗?我多少也要留一手的。”

        众人都是不信,薛蟠此人行事颇为光明磊落,有时候独断专行了些,不过素来行事都有章法,也愿意将自己的思路和为何如此的筹谋告诉大家,故此只要在薛蟠身边,众人都是学到了不少东西,金宁学到行军打仗要出其不意,但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卢连山统筹后勤之事,凡事安排计划,统筹兼顾,这些是薛蟠言传身教的;李曼参谋军务,自然收获更是极大,知道怎么样来规划设计作战方案;曹成自然更不必多说,情报分析整理,薛蟠传授颇多;马致远根据薛蟠的监督办法来实行,义军和乙班纪律井井有条;就连李少普也学到了如何煽动百姓鼓舞士气,这些都是众人从薛蟠处所学得来,众人有时候暗暗怀疑,就算是诸葛亮也不能懂得如此之多,每人只是学到了薛蟠所知的一部分内容,就足够现在或者说是日后进入官场后所用了。

        “班首不愿意说也就罢了,还用这样的法子搪塞咱们呢?”李少普笑道,“那之前的打赌都不必再做的,难道明明知道送死,还要上赶着不成?这么说,那马德里思汗,是不是马上就要看得到了?”

        “马上就要送到咱们帐前了?”李少普说道这里,自己都有些吓坏了,他走到了薛蟠面前,“班首,你若是真的能办成这事儿,我李少普真的服气,这一辈子都愿意马首是瞻!”

        “别说这样的大话哦,”薛蟠伸出手摇了摇,“一辈子你这样的话儿也敢说,真是不怕一辈子都套牢了?”

        “不怕,不怕,”李少普渴望的望着薛蟠,“若是马德里思汗能够擒拿,咱们就可以马上返回大越了!这鬼地方我是半刻都不想呆了,原本都预备着在天竺娶妻生子了,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如今能够赶紧着回去,谢天谢地都来不及,就算是一辈子听班首的又如何?横竖我也不吃亏嘛。”

        众人都笑,“李委员这话虽浅白了些,可道理真不错。”

        “这可是你说的,”薛蟠笑道,“那我就等着好消息了。”

        “什么好消息?”

        “马德里思汗的好消息啊,”薛蟠笑吟吟的说道,“活捉二马,可不是白说说的口号,两人关系的确是密切,这是我从咱们抓的文书官处问来的消息,他当着马布里总督的机要秘书,很多事情的内幕他都十分清楚,我前些日子杜瓦那守城之战大胜后,闲暇的时候没有做别的事情,就是去盘问他了。”

        这个关系密切不是说私交多少好,而是说明两个人,包括香国的叛变,就是马布里一手策划的,他不满足保守管理天竺大陆,企图让自己的势力渗透到大越之中去,所以怂恿资助马德里思汗叛变,而在马德里思汗失败之后还愿意将此人接到天竺来,意图用这个人的号召力,继续在大越边陲的事务之中指手画脚,而马德里思汗也想着借助马布里总督的力量,奢望可以借兵来反攻香国复辟,这充分证实了薛蟠之前的猜想,两个人在政治上,的确是相互依靠的。

        “马德里思汗想要被抓住,那么,马布里肯定要去职,这一点毫无以为,如果马布里还把持天竺的政局,就算是大家上天下海,也是捉不到马德里思汗的,所以捉马必须要倒马。”

        薛蟠双手按住琴弦,缓缓说道,“咱们帮着占西邦立国,这边的事儿好办,至于朝廷怎么样和英国人争斗,和咱们没干系,我才懒得理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英国人是不会容许天竺大乱的,些许小邦,独立一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可若是有人表露出要整个天竺都驱逐英国势力的话,那英国内阁首相,绝对是坐不住的。”

        “这也是班首为何要这样兴师动众大张旗鼓,做出要攻打新德里,一统天竺的架势来?”曹成恍然大悟,“这样来逼迫英国人换掉马布里吗?”

        “这法子方向倒是对,只是这英国内阁那边的动向,咱们可实在是难以预测了,”李曼摇摇头,“万一英国人预备着强硬对付咱们呢?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说不通啊。”

        众人都望着薛蟠,薛蟠脸上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他不由得想到了上一次晦明法师到达杜瓦那城之后,那一夜见的神秘客人,这客人的到来,一下子就让薛蟠马上同意,将晦明的香教立为占西国的香教,因为这来的神秘客人,晦明法师送的见面礼,实在是太大了。

        谁也想不到,来的人居然是孟加拉总督盖茨比的特使,也就是他最为亲近信赖的文书官,如果不是他提供了盖茨比的私人印章和亲笔书信,薛蟠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人学习自己的套路,冒充人来了。

        不过看过了亲笔信,薛蟠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盖茨比,原本应该敌对的两方,会突然,而且如此主动的来找到自己,找到自己希翼两方可以达成某种默契。

        薛蟠在马布里的文书官那里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盖茨比对于策反香国叛变是非常不认可的,他应该是属于典型的鸽派,希翼可以采取和平的手段。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04196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