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七、想念的蟹粉狮子头

三十七、想念的蟹粉狮子头

        “不得亲身所见,已经是十分憾事了,但我虽然没去过庐山,也大致可以领会‘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壮观,小时候没有出城过,虽然黄河就在这洛阳左近,却一直不得见,那一次随驾伺候前往皇陵祭拜,路过风陵渡,才知道李太白之‘黄河之水天上来’所言非虚了。”

        黛玉笑道,“黄河之水可绝非长江水浩浩汤汤了,若是到了扬州江口,只怕只记得一句”

        “可是杨慎的‘浪花淘尽英雄’?”湘云忙说道,“可是这一句?”

        “正是。”黛玉笑道,“如此才知道这人世间,多少事儿付与谈笑中的意思了。”

        湘云叹道,“说起来实在是可笑,虽然咱们都是金陵人士,可一步也没有出过洛阳城,自然是不会去南边了,若是什么时候有了机缘,总是要去见见长江水了。”

        探春打趣,“见长江水做什么?难不成是李之仪的‘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吗?云丫头你老实招来,是不是这样想的。”

        众人逗湘云拉住了探春的袖子不肯依,对着李纨说道,“大嫂子你看到了没有,探丫头满嘴胡说八道!你还不赶紧着给她一下子!”

        众人都知道探春的话儿里头李之仪的那首《卜算子》是什么意思,心领神会之余却也不好说出来,毕竟人人皆知和说出来,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何况还有薛姨妈坐在这里头,长辈面前说这些总是不好的,李纨忙道,“这却是探丫头的不是了,再不许说这个了,且说别的。”

        薛姨妈也是读诗书的,岂能不知道这句诗的意思,但这时候权当做听不见,尤氏只是略微认识几个字,实在是不知道这些诗词的事儿,听到李纨这么说,笑道,“那还赶紧着问薛大兄弟有没有做了什么好词出来罢?我是不知道这个,只是听起你珍大哥哥说过,说你诗词做的极好,不比咸安宫的那些官学生差。”

        宝玉笑道,“这是自然自然,薛大哥哥昔日可是比诗夺帅,刚入咸安宫第一日就夺了班首之位,靠着就是这诗词,这一次必然也是做了佳作出来,不用云妹妹说,大家伙都是必定要拜读的。”

        薛蟠摆摆手,笑道,“宝兄弟惯会吹捧人的,我还没有三分,倒是被你夸成十二分了,不敢当如此,不过云妹妹说的,我可是早就有准备了,我那里有一人专门负责记录天竺所见所闻,而且来往之趣事,都一一记录下来了,只是如今还不免没有整理出来,等到整理妥当了,日后还要刊印出来的,名儿就唤作《新西游记》!到时候不光是云妹妹,家里头的姐妹是一个个都有。”

        众人听到这名儿不免都要喷饭,宝钗嗔怪道:“哥哥这取了什么名儿?怎么这样的刁钻古怪!若是西游记,那哥哥你是哪一位?”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薛蟠摇头晃脑,“这生意上的事儿,告诉你们一些却也无妨,这出书,最要紧的是雅俗共赏,咱们这些家里头的,自然都是雅人,可外头那些俗人们,若是直接刊发诗词联集,必然是不会掏一文钱来买的,但若是冠上了这个名字,说不定有些喜欢看热闹的人,还以为这孙悟空猪八戒在我大越盛世又来一处西天取经呢。”

        薛蟠还得意的用了筷子敲着碗碟,哼起了小曲儿,“噔噔噔,噔噔噔,唐僧西天取经瞪了个瞪……”

        众女都笑道,“很是很是,薛大哥哥这样在天竺闹腾的劲儿,岂不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了?”

        这边说笑热闹的很,薛姨妈也高兴,先是嗔怪薛蟠不该胡说,什么猪八戒的,说的甚疯话,赶紧着别说了,又命人端了刚烧好的蟹粉狮子头上来,众人面前都摆了一个小小的紫砂盅,掀开盖子后,只见热气腾腾之中有一个白色圆嘟嘟的肉球静卧在清水般的汤汁之中,底下衬着是碧绿的菜叶子,乳白色的肉球上头还有些金黄色的蟹黄蟹粉点缀着,清香扑面而来,丫鬟们奉上亮银的汤勺,薛蟠迫不及待,先是挖了一大口放入口中,随即满足的闭上了眼,那狮子头剁的极为细腻,简直吃不出一点点猪肉的纤维肌理,吃在口中似乎有云朵之轻柔口感,加上了那么一些些的姜丝绍酒味,清淡之余又见猪肉之肥妹,实在是淮扬菜之中的名菜,薛蟠家的厨子烧的极好,薛蟠叹气道,“哎,在外头思来想去,思念的物里头,就有这么一件蟹粉狮子头!”

        “你这孩子,这狮子头有什么稀奇的,”薛姨妈笑道,“白白的还叫张爷爷把这东西预备下来说自己个要吃,倒是叫人笑话了,他嫂子,”薛姨妈让了让尤氏,“你也吃吃看,大家家南边来的厨子做的如何。”

        “姨妈家的东西,自然是极好的,”尤氏吃了一口,也是赞不绝口,“狮子头人人家里头都会做,但做成姨妈家里这样好的,我满城各府都吃了不少,可都还没发现,可见这厨子功底好的很啊。”

        “不过是家里头小打小闹罢了,”薛姨妈说道,“家里头人不多,故此也不做那些大菜,说起来好吃的,那里还比得过老太太那里?你府上也是极好,那里就比不上我这里了。”

        尤氏似笑非笑,“那里的话,不过是仗着祖宗留下来的福荫,这才勉力维系下来的,所幸大家大爷有主见也有章法,过些日子说要做些生意补贴家用,不然的话,那里还能坚持的下去?不过这也是常态,这满洛阳城的大家们,都是进的少,出的多,咱们这些人家还算罢了,也不是很差。有些宗室王府里头的,只怕是过的日子,比咱们还要远远不如的多。”

        薛姨妈忙道,“那里会有这样的事儿,人家到底是龙子凤孙,”薛姨妈老实谨慎不愿意说这些可能会犯忌讳的话儿,“那里还会计较这日子要花多少钱,我倒是听说,”薛姨妈说道,“你们庄子过些日子就要进年货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012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