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九、人在屋檐下

四十九、人在屋檐下

        贾赦对于裴知事的恐吓威吓毫无作用,裴知事在西城兵马司当差,这些空筒子,除却了外头的承袭的一个爵位和高大巍峨的勋贵府邸之外,内里只怕是许多人的日子,过的连一般的富商都不如,如果家里头还有当差的也就好说些,毕竟有职才有位,有位才有权,就算是在内务府当个小官,也有人会上赶着趋承着求着事儿,但尤其是贾赦这种,都不出门当差,也没什么才干的,自然是被人瞧不起了,在家里头关上门来,众人还骄傲一二,奉承贾赦是一品将军的爵位,须知道这些当朝的宰相,也不过是一品,可这内里的权势如何,在裴知事的话语里很明显就体现出来了,正一品的将军,在西城虽然不太多,但也不少,毕竟“东福西贵”,西城原本就都是贵族所居之地,裴知事见多了,根本就不以为意。

        贾赦气的浑身发抖,这样低贱的官儿,若是在以前自己协管神机营的时候,只怕是连见自己一面都不可能,这会子居然敢在自己这面前耀武扬威起来,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贾赦只怕任何时候都无法理解这句话,这会子是必然都理解了。

        “裴知事如此嚣张,那里还会看在大老爷的面子上,”薛蟠在里头听了这一会,心里头叫不好,若是再让裴知事这样说话下去,贾赦的面子只怕尽数丢尽了,于是出了梨香院的东侧门,笑盈盈的挥着扇子,这天气也不怕受风寒,还煞有其事的挥着扇子,“大老爷,无需和这样的小人计较。”

        贾赦铁青着脸,瞪了那裴知事一眼,拂袖离去,既然是兵马司不给自己面子,就没必要继续杵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王保善不敢说话,两人进了门,张管家朝着贾赦打千请安问好,“大老爷,大家大爷交代说,大老爷来帮衬一二,足感盛情,日后必然有所报答,今日之事请大老爷不用担心,他已经有筹谋了。”

        贾赦倒是奇怪起来了,“怎么,你们家大爷,已经有了打算?”

        “是,老奴也不知道为何,大爷似乎有了准备,”张管家心里头也担忧的很,但是他得了薛蟠的叮嘱,这会子必然要露出从容不迫的样子来,“请大老爷不必担忧这边。”

        薛蟠等着贾赦进了门,这才转过头来,“裴知事,果然这胆子大到了天,居然还带了这么多人来让我兵马司问话?你iu不怕这后头的事儿无法收拾吗?”

        “薛大人,你说笑了,我这兵马司既然有苦主来控告,自然要调查清楚的,”裴知事才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一些让人抓把柄的话儿,“薛大人如此跋扈,居然打了本官的随从,故此没有办法,只能是多带这些人来请薛大人了,怎么样,是薛大人自己个走呢,还是让大家的人押着你走?”

        薛蟠笑眯眯的点点头,“你不要脸,我还是要些脸的,自然是我跟着你走了,来人哪,”薛蟠吩咐臻儿,“把我的马儿带出来,裴知事,你该不会不让我自己个骑马去吧?”

        “自然是不会,”裴知事恨不得这个时候将薛蟠绑起来游街示众才一泄心头之恨,但到底他还知道一些官场上的体统,将政敌打倒不要紧,但若是对他们进行人身攻击和泼污水,只怕是会坏了所有在政坛上斗争的人们默认的规矩,“请吧”他一伸手,“薛大人。”

        薛蟠笑容可掬,臻儿给薛蟠戴了玄色绣着银线如意头的宁绸大氅,薛蟠翻身上马,殷天正一阵吆喝,十几个家丁护院浩浩荡荡的围了上来,簇拥着薛蟠,裴知事必然是不知道薛蟠以前行事的风格,故此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还以为薛蟠这样带着人出门,反而更是显示他的心虚,心里头微微冷笑鄙夷不已,面上也没说什么,一挥手,让巡丁们一起围住薛蟠,半是拱卫,半是押送的样子,出了此间小巷。

        一路行进虽然缓慢,但却也颇为顺利,路上行人见到这队伍阵仗,还以为是那个大官儿出巡,纷纷躲闪不及,路上倒是为之一空,裴知事这时候见到左右无人,不由得对着薛蟠呲牙冷笑,“薛大人,你到了兵马司,只怕是后头就没有什么好收场了。这会子,是否怕了之前得罪本官了?”

        薛蟠看着裴知事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白痴,“裴知事,若是论起夜郎自大的官儿,我从南到北,也是见了不少个了,但是没用一个脸皮厚的能够比得上你了,你不过是小小的西城兵马司,怎么还想着要把我怎么样?大刑伺候?还是要怎么的?我记得没错的话,本朝有爵位之人,就算是要入公堂,也不用跪拜还有位置坐的,怎么,你还想着要把我这身上的爵位给扒了不成?”薛蟠在马上懒洋洋的,身子摇摇晃晃,“你若是能如此,我倒是真的服你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裴知事得意洋洋,这种低品级的小官,若是能够有机会作践高级官儿,心里头的痛快劲儿不知道有多少,适才对着贾赦如此无礼,贾赦居然就这样咽下了一口气,裴知事的心里头不知道有多痛快,这时候又见到薛蟠顺顺利利的即将要落入自己的手中,这可是和陕西巷的头号花魁一起颠龙倒凤一宿还要来的更痛快,“到了兵马司,只怕是薛大人这骄纵的衙内脾气,只怕也要收起来了,不过呢,我身为长辈,年纪大些,教导薛大人你们这种不懂事的后生人,原本也是责无旁贷的。”

        薛蟠打了一个寒噤,“真真是吓死人了。”

        不过他脸上倒是也没什么别的害怕情绪,众人行到了一处较为开阔的大街转弯处,薛蟠慢悠悠的说道,“裴知事,你以为我跟你出来是,想着要去你们兵马司吗?”

        听闻此言,裴知事脑后脖子上的汗毛顿时倒竖起来,但随即他还来不及反应,刷的一下,一道黑影朝着他袭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1422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