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四、求做主

五十四、求做主

        “薛大人,”那推官不敢当,摆着手说自己个可是不敢当薛蟠的老世伯,若是往日的时候,他还是比较喜欢结交这种豪门懂事有礼貌的后生人的,但今日听到这话,浸淫官场二十多年的官场老油条不可能不知道这后头透着一股子的古怪,这事儿躲不开是没办法了,可也没必要和薛蟠套太近的近乎,“您今个来这里,若是喝茶,倒也罢了,可这带了事儿来,”推官苦笑说道,“叫下官怎么办才好呢?”

        “请大人务必要秉公执法,”薛蟠摇头晃脑,“我就怕这兵马司自己个胡闹,把我这抓住了,就要我的性命,故此要来此地请顺天府给我做主,要查一查这兵马司的渎职之罪!”

        推官倒吸一口凉气,“大人这话的意思是?”

        “他如此陷害忠良,欺负我脾气温和,又倒行逆施,诬告我为罪人,我无处求告,只能是到顺天府来求做主了,今个还只是我自己个进来,若是大人不理会我的控告,那么说不得,只好我再出门,敲一敲那鸣冤鼓了!”

        推官连忙劝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鸣冤鼓一敲,可是大家伙都知道了,现在还没必要搞得如此公之于众沸沸扬扬,推官的意思,还是要低调着解决此事才好,眼看着这薛蟠虽然说话和气,可一点儿要听自己的意思息事宁人打道回府的意思也没有,可见也是心智坚决之辈,夜猫子进门,想要随随便便打发了,那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

        听到薛蟠自诩忠良,推官险些要笑出声来,你要是忠良就不会在西华门外开枪射伤那人,也不会适才还在大街上鞭打西城兵马司的裴知事,你若是脾气温和,只怕是没人脾气暴躁了。

        何况薛蟠的身份,还是有些利害的,别说他那舅舅如今正当红,就是他自己个,也是咸安宫官学生乙班之首,他麾下那些二世祖们,若是闹起来,只怕是不可开交,或者说,推官看了看翘着二郎腿煞有其事津津有味喝茶的薛蟠,他今日来,说不定就是要准备在这里闹事儿的,想到这里,推官忙是满脸堆笑,“既然是薛大人愿意来我顺天府,实在是顺天府要办好此事儿,大人若是不嫌弃,下官愿意做个中间人,帮衬着两边说和说和,大人你看如何啊?”

        “自然是好的,”薛蟠满口答应下来,“在顺天府了,这里头的事儿就请大人做主,我是一概都听从的,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起码这面上还是让人过得去的,推官见到薛蟠态度尚可,倒是送了一口气,既然可以做个中间人,也不至于说是没办法转圜。

        裴知事须臾就至,他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在顺天府外头下了马,几个苏拉衙役知道兵马司的人来,倒是懒洋洋的动弹也不动弹,素日里头顺天府衙门大水深,不理睬兵马司这芝麻大的官儿也是寻常,可今日裴知事吃了薛蟠的大亏。见到这些人懒洋洋的一点迎接的意思都没有,心里头越发的大怒起来。门子上前来给裴知事牵马,这原本还是寻常之礼,可到底是午后的时候,酒足饭饱,那门子有些打瞌睡,这时候睡意起来,忍不住就当着裴知事的面打了一个哈欠,裴知事一下子脾气爆发,拿着皮鞭就朝着那门子抽了几下,门子应声而倒,“下贱东西,本官来你们顺天府办事当差,别的老爷们没见到,倒是先受了你们这些下贱东西的气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这裴知事素来都是好脾气的,今日怎么这脸上和官府上血迹斑斑,如此气急败坏,当着裴知事的面,众人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搀扶起那门子,“这小子中午灌了几两猫尿就这样乱来了,大家这就将他给治了去!”

        等到裴知事进了门,这些顺天府门口的门子伴当们,就朝着那候在外头的巡丁们吐口水,“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兵马司的一点人气来当差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侯万代呢?真真是给脸不要脸,还就在大家这些下人面前耀武扬威的,若不是今日大府不在,不然起码即刻就去哭着要大府给做主,就算是奴才,也不是说什么人都能打的道理!”

        “大府不在,二府三府都是在的,”边上的人对着那被打的门子说道,“大不了等会子,咱们一起进去!没王法了不成?就这样随便就被打了?什么人不是爹生娘养的!”

        巡丁们在门口听得话儿实在是有些惭愧,他们一来是恼怒薛蟠,二是埋怨裴知事不该迁怒别人,于是到还帮着裴知事转圜,“哥们几个千万不要怪罪,”巡丁们虽然是有正式编制,可俗话说,宰相门子七品官儿,顺天府的门子也不是说那么简单就可以看不起的,故此还要赔笑说道,“大家大人今日丢了大脸面,不瞒着各位说,这脸上的伤还是在大街口被人用马鞭子抽的,这会子急着要进去找那主儿晦气,故此说不得有些说话难听了些,请勿计较。”

        一个兵马司的知事居然这样被大街上打了,这可是实在新鲜!须知道这个西城兵马司的知事,换成是后世,那就是京都西城区警察局城管局消防局的副局长,等闲人要求着办事儿都来不及,还那里会得罪的?就算是得罪了公侯宰相的,俗话说,圣人发怒不上脸,这些大人物也不会当众给人难堪,怎么会有这样不知道好歹的人?这时候得了不得了的八卦,于是众人倒是忘了那门子的委屈,问门口的巡丁,“是谁这样不懂礼数胆大包天的?”

        “又是薛蟠!”永和皇帝眉心微皱,他不知道这西华门外的事儿,只是这时候偶尔想起咸安宫之人,叫庞德禄去问,才知道薛蟠今日又在西华门外闹了一出,“这个人怎么会如此的胡闹!才回京,就又开始大闹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195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