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七、不懂礼数

五十七、不懂礼数

        这样贴心又十分能干的心腹臣子,委实是不多,比如这翁师傅,贴心是贴心了,要说是如何能干,那可实在是称不上,户部的事务具体如何操作皇帝不算太清楚,但是户部屡次拿不出银子来,这就很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若不是因为实在是自己的师傅,不忍心多加责罚,只怕是一日三次下训诫的旨意给翁师傅也是有的。

        至于那林如海,似乎又是属于另外一种,就是属于那种有理想有抱负,但是私德甚佳,也不会和君上主上过分亲昵的人,当差办事好,但也不见得如何贴心,他旧年原本身体不好了,居然也不和自己个禀告,一心要为国当差办事,以至于劳累逝于任上,这未免有些太死板了,自己这所得用之人实在是不算多,何须如此?若是真的将自己视为最亲近之人,怎么会不告诉自己个身体不佳的事儿,难不成皇帝是不通情达理的残酷之君吗?

        所以皇帝十分满意王子腾的态度,他忙命庞德禄搬凳子赐座,又叫:“拿朕的祁门红茶来,这会子天寒地冻的,”皇帝笑道,“喝点浓茶热热身子。”

        “多谢圣上,”王子腾微微欠身,致谢后坐在了地上的小圆凳子上,双手扶着膝盖,不卑不亢的对着皇帝说道,“圣上夸赞微臣知礼数,微臣厚颜,也只好承担了下来,只是有些人,到如今还不知道这天下最大的礼数,一直在外头煽风点火的,实在是太可恶了,”王子腾说道,“这些人,实在是到是时候该处置了!”

        “哦?”王子腾的话里有话,永和皇帝微微挑眉,“隆卿的话,是何意啊?”

        “咸安宫官学生,乃是圣上的门生,可今日居然有人在西华门外暗暗设下埋伏圈套,企图对着天子门生不利,这事儿也就罢了,小孩子之间小打小闹的,上不了什么台面。可有人借机生事,煽风点火,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行许多对国有害之事,这就是微臣容不下的了。”王子腾笑道,“故此来请旨,要圣上圣裁。”

        “隆卿啊隆卿,”听到王子腾的话儿,永和皇帝起初有些怔,随即忍不住摇头失笑起来,“我说你怎么转了性子了,适才我听老庞说道,你的那外甥被人逼着进了顺天府,想着你的性子,说不得要即刻杀到顺天府去了,那里还有空来朕这里头呢,没想到啊没想到,”皇帝戏谑的说道,“你王隆卿也学会了在朕面前告状的一套了。”

        皇帝伸出手朝着王子腾虚点了点,随即低着头喝茶,“你这样大张旗鼓的来,总不是单单为了自己个的侄儿出气吧,有什么事儿只管说,若是事儿说出来,咱们都能做好的,自然朕难不成就不能下旨将他给放出来吗?不过是顺天府罢了。”

        皇帝也不笨,这么开玩笑是假的,问王子腾来此做什么是真的,君臣相得多年,知道王子腾的套路,这一番来,说的好像都是薛蟠的事儿,可的确薛蟠的事儿,一来算不得什么大事儿,王子腾当着兵部尚书,难不成还没法子救一个打了人的外甥?二来这话里有话,不至于说的是如此肤浅,帝国皇帝,和最高军事长官,居然是为了一个小孩子的当街打人而如此兴师动众的谈话,显然是不可能的。

        “皇上圣明无过,”王子腾微微一笑,“五城兵马司颇多弊端,盘踞京都多年,实在是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今日之事,臣自然是有私心的,想趁着这个机会,把五城兵马司的人梳理梳理,许多不合时宜之人,也到了该下场的时候了,总是这么霸占着位置,戏么唱的不算好,实在是不合适宜。”

        皇帝将盖碗放在了炕桌上,瞧了庞德禄一眼,庞德禄心领神会,不仅自己个出了这东暖阁,更是将站在殿角预备着伺候的太监们都赶了出去,“隆卿此言大有深意,那你预备着要朕如何呢?”

        “请圣上和微臣一起,”王子腾笑道,“瞧一出好戏就是了。”

        皇帝微微点头,王子腾又继续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的人,素来骄纵无君无父惯了,实在是少了知道,什么叫做天威浩荡,许多不知道礼数的人,如今也应该给一些教训了,”王子腾眼神微微一闪,“知道什么叫做风起青萍之末!”

        顺天府这里,既然是两边都要求升堂,推官自然就升堂了,不一会衙役们都走了进来,那厢裴知事脸上又稍微包扎了一二,带着另外一个瘸着腿被人扶着的人一起上了大堂,薛蟠瞧见了那满脸苍白却又十分凶狠神色的韩标德不由得险些笑出声,“我说韩标德,我今个早起打你的那一枪,打的可是正中你的大腿,幸好你命大,没有打中血管,可这骨头是有所损伤的,你还这样子东跑西跑,上蹿下跳的,这骨头若是坏了,一辈子就是瘸着腿了,你这原本净街虎的外号,日后变成了韩瘸腿,可实在是不怎么好听诶。”

        韩标德怒狠狠的盯住了薛蟠,朝着上头推官哭诉道,“大人你可是都听见了,薛蟠此人,承认了在西华门外打了在下一枪!”他将衣服的下摆拿起,露出了一条血迹斑斑的锦裤,“请大人做主,为在下讨一个公道!”

        推官心想坏了,薛蟠这个人到底是年轻了些,怎么好当庭就承认自己个开枪打人呢,这师爷文书都在奋笔疾书呢,这当庭记录的东西,虽然也可以涂涂改改,但若是御史查起来,只怕有的麻烦,何况今日也不是普通的案子,裴知事在对面盯着呢,“薛大人,你是否开枪射击了?”

        这都不是普通人,故此大家伙都有位置坐,薛蟠看着那韩标德一瘸一拐的坐了下来,这才点点头,“不错,我的确是开枪射击韩标德此人,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是什么神威将军之子,还以为是什么地痞流氓小瘪三呢。”

  /shu/38958/21220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