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一、借机生事

六十一、借机生事

        薛蟠的脾气倒也是光棍的很,这些事儿根本无需抵赖,他们有大把的证人可以找出来,西华门那些该死的守门兵丁,麻烦事儿不会来解决,但是早就在那里看的一清二楚了,薛蟠想要做手脚的方面,原本也不在此处,故此他十分光棍的承认下来,颇有十八年后老子又是好汉的样子,“是我做的,这倒是没错。”

        “大胆!”东方纳兰一拍惊堂木,震动得边上站着旁听的推官脸色巨变,只见到东方纳兰脸上尽是寒霜,颜色清冷,“薛蟠你身为朝廷官员,岂能不知道朝廷谕令,一来无故射伤路人,二是殴打实行公务之官员,实在是罪过甚大!”

        “东方大人,这是已经在断案了?”

        “怎么?”东方纳兰怒视薛蟠,“本官断不得你的案子吗?”

        “自然是也可以的,不过这偏听则暗,兼听则明,古早就有名言了,”薛蟠笑道,“我还没辩解呢,御史大人就把我这定性定罪了?这似乎不符合大越朝律法的吧?身为主官者,应听两边之证言,再下判断,我若是不用说话御史大人就判案定夺了,那还需要我来此地做什么?”

        如果想要激怒一个人,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以过来人的身份指点这个人专业范围内的事情,东方纳兰适才脸上只是有一些寒霜,可听到薛蟠这话,脸上是阴云密布起来,“好的很,”东方纳兰怒极反笑,连连点头,“那你说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倒是要听听,你还有什么歪理邪说可以辩解的!”

        薛蟠背过身子看着那韩标德,“我为什么要打伤韩标德,全因他无故阻拦我咸安宫乙班学生在先!须知道这乙班学生,乃是我大越皇帝之门生,正正经经的天子门生!”

        薛蟠原本懒懒散散的样子在说出这一番话后一扫而空,他目视东方纳兰,“我咸安宫乙班之人大胜归来,没有人迎接也就罢了,还被此等无赖,”薛蟠指了指边上的韩标德,“堵住西华门,出言不逊,侮辱我咸安宫乙班学生有功之臣!东方御史不去问,谁敢如此大胆,堵住西华门隔绝内外,也不去问韩标德为何敢以一白丁之身可以堵住西华门,刁难我等同学,反而是来问我,为何要射伤韩标德,实在是本末倒置!”

        “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也不该在西华门外行凶!”东方纳兰喝道,“韩标德是否有罪,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的罪过如何,也不是你自己个说了算的!”

        “难不成你就要给我定罪了?御史大人,”薛蟠对着东方纳兰说道,“这也只怕是你说了不算!”

        “放肆!大胆!”东方纳兰成名许久,还真的没有见过像薛蟠这样的小官居然敢对着自己如此不尊重,原本不过是受人之托而来和薛蟠为难,这会子见到薛蟠如此桀骜不驯,还真的就起了要让薛蟠去死的心思,“那我要请问你,你无故在西华门外行凶,难不成,没有违反大越律法不成!”

        “我要问推官大人,”薛蟠不去理会动了真怒的东方纳兰,“如果我不曾记错的话,刑律之中有一条,若是有人阻拦紧要公差者,可以先行排除阻拦者,并且不用承担任何责任,是不是这个意思?”

        推官小心翼翼的望了东方御史一眼,点点头,“是有这么一条。”

        “那我自然就可以打韩标德!”薛蟠笑道,“而且就算是打死了,那韩标德也是白死!”他看着韩标德冷冷说道,“我好歹留了你一条性命,没想到这打蛇不死,反而要被蛇咬了,韩标德,你阻拦我入城,就是阻拦公务,既然是阻拦公务,那么自然不必多说,你就是该死!”

        “你说是实行公务,又有什么证据!”韩标德连连冷笑,对着薛蟠的威吓一点儿也不担心,“我只看到你是开枪行凶,并不是什么实行公务!”

        “你是什么身份?”薛蟠朝着半空翻着白眼,“无品无级一白丁耳!我需要向你汇报,需要向你请示吗?你这一介下三滥的东西,还要知道朝廷机密吗?可笑!”

        韩标德脸上羞得的通红,薛蟠这个人,不仅出手狠辣,就是这嘴巴也是剧毒无比!他一时间无法应答,裴知事迅速说道,“那我问你,此事,我可否知道?”

        “你不过是八品的小官,有什么资格知道本座实行何等公务?”薛蟠傲然挺立,对着裴知事一样的看不起,“没有资格!”

        “那本官呢?”东方纳兰冷冷说道,“本官乃是正四品佥都御使,不知道薛大人所实行的公务,本官是否有资格知道。”

        薛蟠撇了撇嘴,“若是论起品级来,只怕是东方大人还不怎么够格,”他见到东方纳兰似乎又要预备出言训斥,于是又说道,“不过大人乃是佥都御使,掌管兰台寺大小事务,位不高,权甚重,自然是有资格知道的,只是这事儿,我却还不方便说,这里头还有关节窍门在,我实行的乃是机要公务,只怕是御史大人也不要知道的为好。”

        “荒谬,”东方纳兰笃定薛蟠乃是诳自己的,他坚决的否定了,“你不过是一介官学生,那里来的什么机要公务?实在是可笑之极,你有什么事儿只管说来,难不成本官就不是大越朝的官员吗?你若是说不出来,那就必然是扯谎!”

        “大人真的要知道?”薛蟠挑眉说道。

        “即刻上报!若是再有推诿,必然为假!”

        薛蟠微微一笑,“那我就直接说了,韩标德阻拦了我咸安宫乙班诸位官学生进献圣上礼物的路!怎么样?他居然敢阻拦吾等,是不是该拿着枪直接打死!”

        众人脸色惊变,东方纳兰脸上的肌肉微微一动,随即不屑说道,“薛蟠你说话还是需要谨慎一些,本朝没有官民私自进献贡品之事,就是为了防止有些刁民借机生事,滋扰地方,我瞧着你就是在这里头借机生事!

  /shu/38958/212623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