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八、担得住

六十八、担得住

        薛蟠咄咄逼人,皇帝要求的这密旨,说大不算大,说小却是实在不小的,皇帝的意思,就算是再小的事情,那也是天大的事情,更何况这是有助于弘扬天威的大好事儿,这突然拿出来,必然可以起到十分突出的效果,如今却被人提前戳穿了,并且这个戳穿的意思,不仅仅是将薛蟠视为阿谀奉承的小人,更是隐隐觉得皇帝在外头搞一些奇奇怪怪并且不利于国家,不适合作为皇帝行为的事情,这一个事情,只要有心人来扩大扩散一番,别说是裴知事,东方纳兰这个佥都御使,只怕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兰台寺大夫左都御史就会直接请东方纳兰离开兰台寺,不要再做这一行当了。

        东方纳兰手脚冰冷,薛蟠此人,就是要特意来引诱自己上钩的!薛蟠见到裴知事哑口无言,自然不敢承担这件事情的责任,于是又朝着那韩标德望去,一步步慢慢的走向韩标德,“你不过是仗着自己个父亲的一些余荫,在四九城里头肆无忌惮的混着,这原本我也管不着,横竖我不是你什么长辈,可,你居然敢,”薛蟠阴森的说道,“拦住进献给万岁爷的贡品,还是香国叛逆罪人的头盖骨,你这是什么居心?你还以为我在西华门外对着你开枪是嚣张跋扈了吗?我告诉你,那是我仁心仁善,没有当场击毙你这阻拦的恶徒,已经是我最大的宽恕了,这会子你知道了,”薛蟠走到了韩标德的面前,盯住了韩标德,“你说该不该死?这会子我要不要趁着这个好时候,把你当庭杖毙呢?韩标德?”

        薛蟠盯着脸色巨变瑟瑟发抖的韩标德,韩标德一声大喊,拖着伤腿就要远远离开薛蟠,薛蟠一个眼错不见,一脚飞出将韩标德又踢翻在地,薛蟠哈哈大笑,环视众人,“你们且瞧瞧,这到底是谁能这样阻拦我?御史大人?”他背过身子,双手放在身后,瞥着看高踞于上的,“您说一句,他们是不是该拦住我?”

        “那马德里思汗的头盖骨呢!”东方纳兰还抱着一些不确定和侥幸,追问薛蟠,“东西在何处?本官焉知你不是在扯谎?”

        “我又不是某些人,怎么敢撒如此弥天大谎?”薛蟠微微一笑,“马德里思汗的头盖骨做成的法器,适才我入城之后已经交到理藩院去了。”

        “大人这样拦住我,不许我出门,”薛蟠摊手,“只怕是理藩院即刻就要来找我,找不到的话,只怕,有些不好收拾啊!”

        “有什么不可收拾的!”东方纳兰听到这话,顿时心中就凉了一大片,既然是送到了理藩院去,薛蟠就不敢如此扯谎!“难不成,理藩院还要上门来找你不成!”

        “这话还是别说的好,万一找上来呢?”薛蟠淡定自若,“不过今个这事儿,裴知事官位太小了些,只怕是担当不住这泄露秘密的责任,不知道,佥都御使你,能不能担得住啊?”

        薛蟠好像是站在公堂上孤立无援只能是单枪匹马的奋斗,但是在推官看来,被裴知事韩标德和东方纳兰团团围住的薛蟠,才是最采取攻势让三个人无法招架的最利害人物,虽然是站在当庭,但在推官的眼中,这一位咸安宫乙班班首的身材实在是高大伟岸极了,挥洒之间,樯橹灰飞烟灭。

        薛蟠问东方纳兰这样的话儿,东方纳兰这时候恢复了些镇定,“这有什么,公堂之上,尽数吃衙门饭的,”他阴沉沉的望着众人和衙役,“本官以佥都御使的身份下令,不许任何人泄露今日公堂之上的只言片语,违令者罢官免职还是轻的,只怕还要追问一个泄露机密之罪!”

        正在奋笔疾书的师爷都忍不住微微撇嘴,正经儿泄露机密的是谁?无非就是你东方大人!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故此推官也堆笑说道,“自然,自然,顺天府无人不敢尊兰台寺的命令。”

        推官到底是心生不满,这事儿给瞎扯上了,可实在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这东方御史来势汹汹,却似乎又被薛蟠打败了,故此心里头不舒服,话儿也隐隐带着刺,只是说尊兰台寺的命令,但是你这佥都御使是怎么吩咐的,我倒是要再斟酌斟酌了。

        东方纳兰这会子无暇去顾及推官的话里头是否有话,于是他略过了此事,继续逼问薛蟠,“这为了入城开枪打伤韩标德,若是为了进献贡品,这理儿也就罢了,本御史不谈此事,但是你等着裴知事来询问你的时候,为什么不回答此事,反而是要将裴知事的车驾扣下,后头还在大庭广众之下鞭打裴知事!”

        “这事儿你给本官说清楚!”东方纳兰已经越过了开枪打伤韩标德之事,将裴知事的事情给重点发挥了,他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的众人都是凛然,“裴知事乃是五城兵马司的官员,这一节你不会不知道,本朝定鼎多年,还从未出现过有官员当街殴打实行公务之官员!除非一种人,”东方纳兰冷冷的盯着薛蟠说道,“那就是乱党!”、

        “乱党?”薛蟠不屑一顾,“我说御史大人你是不是失心疯了?什么叫做乱党?这饭可以乱吃,自己毒死自己个没关系,可这话儿不能乱说,乱党二字,奉还!”

        “那你说清楚为何!”裴知事喝道,“你有何居心!”

        薛蟠白了裴知事一眼,“本官和你这低级的芝麻小官说不着,也没必要和你说明!你若是一定要问,那我也就只能说是你这个嘴脸,实在是叫人讨厌,忍不住就要抽你几鞭子!”

        推官忍俊不禁,险些笑出声,但随即用袖子遮脸,咳嗽几声,将笑意驱散,“那你的意思是,无从狡辩了?”东方纳兰冷冷问道,“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现在还不想着说,”薛蟠说道,“什么时候想说了,我自然会和人说的,只是却不必告诉大人你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3184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