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九、来了来了

六十九、来了来了

        “那你要告诉何人?”

        “这就不必和大人你说了,”薛蟠伸了伸懒腰,“这会子不早了,我若是还呆在这里头,只怕是等会子家里头要担心了,”他抚了抚袖子,“东方大人闹了这么许久,想必也是劳累了吧?就不必在这闹着了,咱们且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有什么事儿明日再议如何?”

        “果然是嚣张至极!”东方纳兰看见薛蟠要急着回家去,倒是心里头稍微镇定了一些,他冷笑说道,这会子横竖已经得罪人了,倒也不必留什么后手,说什么日后好相见,“你身为朝廷官员,居然不知道官场体统,反而在当街做出勾搭官差的事儿来,这若是做错了事儿知道悔改也就罢了,可你这样的言语,不仅辱骂裴知事,更是不尊崇这个官场体统!这会子还想着回家?只怕是不能够了!”

        薛蟠挑眉,“大人还想着要把我关起来吗?”

        “你若是不说出个丁卯来,那么本官只要先行将你羁押,再上折子弹劾于你!”

        薛蟠脸上勃然大怒,“你可知我乃是咸安宫乙班之班首!你若是敢将我羁押在顺天府之内,你就不怕外头我那些同学们过来围困顺天府吗!”

        推官心里头倒是对着薛蟠暗暗佩服,没想到这个人,还真的有些胆气说自己个的身份,并不是和其余的官二代那样,张嘴闭嘴就是自己家里头大人如何,薛蟠若是要说,单单说一句“兵部尚书王大人乃是我的舅舅”,那倒是有些让人瞧不起了,可见这少年人,自己个有身份有地位,和仰仗家里大人的权势,是完全不同的。

        东方纳兰这时候恢复了镇定,听到这话,不免连连冷笑,“大越律令严明,刑法森严,就算你是王子,若是犯法,也是和庶民同罪,绝没有什么身份高些,处罚就轻些的道理!这些话儿若是别人在,自然也就顺着你了,可偏生是本官!”东方纳兰义正词严,一脸正气浩然,“本官且告诉你,昔日本官一本参倒整个政事堂,难不成你薛蟠的权势要比政事堂的宰相们还要强些吗!别说是你,就算是王尚书大人,还有你那些不成器的咸安宫官学生同学们一起来了,也断然没有让本官放你回去的道理!”

        薛蟠气的浑身发抖,“好,好,好!”他一连哆嗦着说了三个好字,“东方御史果然是好生利害!”

        这会子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这么一胡闹,差不多到了黄昏的时候,公堂之内,渐渐的开始昏暗起来,各人的脸色各异,都说不出来的有些诡异,东方纳兰见到薛蟠似乎也没什么办法了,不由心里头大喜,这没办法,或者是说已经将薛蟠困在此地,那大事儿就成了一大半!

        只是外头还没有传来消息,这就是有些奇怪了,东方纳兰决定要再加一把火,“来人!点起蜡烛灯火,今日本官要住在此地,倒是要看看,这薛蟠薛班首,到底是预备不预备说实话!”

        “那东方大人,”薛蟠镇定了下来,奇怪的望着东方纳兰,“今日可是消停不了了,只怕是大人想着的事儿,必然可以办成。”

        “你信不信,等会你就要悔恨了,今日将我留在这顺天府里头,”薛蟠朝着东方纳兰点点头,“你别悔恨!”

        薛蟠说完了这话,于是又告诉推官,“赶紧着给大家伙预备饭食,对了我要吃得月楼的瑶柱烧鸭子,麻烦推官大人给我去买一件来,恩,鸭八件也来一个,今日才回京,这京都之中许多的吃食可就是许久没吃,真真是想念极了。”

        东方纳兰冷冷的望着薛蟠要吃的要喝的,也不阻拦,他根本就不想着将薛蟠隔绝内外,他巴不得要将薛蟠在此地,马上要被羁押的事情,给传播的越远越好。

        “这事儿难道就没法子收场了?”守着推官这处大堂的两个衙役这瞧了一个下午的唇枪舌战,不由得啧啧称奇,对于他们来说,这诉讼于公堂的事儿算不得什么新鲜的,但是这两边都是官儿,在公堂之上不顾及什么面子体统大吵特吵的场面,还真是少见的很,特别今日这戏码,简直就是包公审陈世美是一样的劲爆,有一个刚正不阿不畏权势的御史大人,还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世家子弟,实在是有意思的很,若不是推官吩咐要大家伙轮着去吃饭,只怕都不舍得出门去,这会子里头还在大吵特吵呢,那薛蟠少年虽然是性子冲动,口才的确是了得,也丝毫不畏御史的威势,唇枪舌剑,丝毫不落下风,一下子奔袭千里,一下子高城据守,一下子又云里雾里太极推手施展出来,实在是有意思的很,几个衙役在窃窃私语,“这一直闹着可没法子收场的,难不成这御史大人还要赖在咱们顺天府不成?”

        “咱们管这么多做什么?横竖推官大人都没发话呢,咱们就站着,瞧瞧好戏还不好?”两个人在边啃着馒头,边小声的交谈着,“横竖咱们顺天府这么多年了,可没有今日热闹,多新鲜啊,这么多年了,可没人有敢在大街上朝着官儿甩鞭子,就冲着这事儿,我都要给这位薛大人竖大拇指!”

        “这话说的不错,虽然瞧着有些傻,但到底是傻大胆,寻常人不敢做的。这倒是罢了,可这御史到了咱们顺天府,怎么大府二府都没有出面?须知道这佥都御使,可是利害的很,一本弹劾上去,只怕是大府的位置都要摇摇晃晃的,这么闹了大半日了,大府二府难不成都不在?”

        “只怕是出面为难,故此就权作不知道了,”一个年长些的人嗤笑,“你们还不知道,这些官儿啊,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来了来了!”几个人围着说话,不防有人突然跑了过来,“外头来人了!”

        “什么人来了!”衙役连忙问,“是不是薛大人那些同学们来了?气不过这边受了委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3278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