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七十二、坐歪了

七十二、坐歪了

        “咸安宫官学乃是太宗皇帝谕旨亲设,为的就是要求国家之良才,并且是要对着大越朝忠心耿耿的良才,我虽然不才,但执掌咸安宫,谨小慎微,绝不敢说有什么寸功,但也不至于说不尊朝廷法度,这一句话,我不敢承担,至于薛蟠是否有罪,御史大人,你今日不宜过问。”

        “这是为何,”东方纳兰冷然说道,这王恺运瞧着不是无脑之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儿来,可见这心里头不是失心疯,那就必然是有什么阴谋,换作是站在边上的裴知事,这会子已经脸露笑容了,但东方纳兰还是要先问清楚,再做图谋,今日这意外的惊吓,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唯一做的就是需要谨慎!“还要祭酒大人明言,若是说不出一个理儿来,只怕明日说不得我也要上折子弹劾于你了。”

        “大人你今日审讯的是乃是薛蟠殴打兵马司裴知事一案,是不是这个事儿?”

        “不错!”

        “那大人的确是管不住,”王恺运慢条斯理的说出来了自己的理由,“敢问御史大人,这五城兵马司乃是缉拿都城之中盗贼,救火,维护治安之衙门,端的是事杂且烦乱,故此,这衙门的事儿,很多很多,又怕是天子脚下有人借着五城兵马司的权力为非作歹,故此特意设了这上级的衙门来管辖,我且要问你,御史大人,五城兵马司是归着那个衙门管着的?”

        东方纳兰险些要脱口而出,但随即醒悟,这个问题是要命的问题,根本就没办法回答!他脸上通红一片,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但是那裴知事到底见识浅薄了一些,这时候他还以为东方纳兰没有来得及及时说,于是连忙要插话儿:“五城兵马司是归着兰台寺管的,王大人你也是多年的老差事了,怎么还不知晓这事儿?”

        王恺运微微一笑,朝着那脸色变幻莫测忽白忽红的东方纳兰说道,“是的,五城兵马司的顶头上司就是兰台寺,怎么,东方大人不知道吗?”

        薛蟠猝不及防,也和东方纳兰一样呆在了原地,他虽然知道一些官场上的事儿,但这些衙门之间的关系,还真的是不知道!他这会子才知道了五城兵马司的顶头上司是兰台寺,也就是说,难怪了,薛蟠原本就在狐疑,一个区区的西城兵马司如何敢对着自己放对!

        这么电光火石之间,薛蟠想通了为什么裴知事能够迅速的将东方纳兰这尊一本参倒了整个政务院全部宰相的大佛请来,他迅速的开口说道,也不等着东方纳兰反驳什么,“原来如此,”薛蟠拍着手,微微冷笑道,“难怪东方大人这么快就赶来了,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祭酒大人不说,我倒是还不知道,那么说来,东方大人的确没有资格审理此事!”

        “大胆薛蟠,这时候还口出狂言!”裴知事冷笑连连,“东方大人乃是佥都御使,监察一切官员不法事宜,如何管不到你!”

        “就是因为五城兵马司的上级部门乃是兰台寺!”薛蟠虽然之前不知道这一回事,但这个时候并不影响他要将此事要借题发挥,将此事化作利箭,一根根连绵不绝的朝着东方纳兰射去,“五城兵马司的官员被打了,难道要兰台寺的御史出头吗?这出头也可以,横竖老子给不成器的混账儿子出面,也是天经地义,但是想着不偏不倚的当着审理案件的官儿,那是想都不要想,难怪东方大人一来就咄咄逼人,一副先入为主的口气说出来了!心里头存了要偏袒下属衙门的想法,怎么能自诩公正!”

        薛蟠哈哈长笑,声震大堂,所有的人都忍不住脸上巨变神色,这话一说出来,可一下子就抓到了最要紧的把柄,“这儿子受了委屈,做老子的出面要出这一口气倒也罢了,这算不得什么,可你东方御史没有资格坐在公堂之上,堂而皇之的来料理此案!”薛蟠目光炯炯,眼中的光芒有些让人不敢直视,“所以大家祭酒大人才说,这事儿你御史大人怕是不能审讯!”

        “王师傅已经去顺天府了?”大明宫之中,处处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始上灯,晦暗之中的宫灯特别的明亮柔和,皇帝放下了伏案批折子的朱笔,揉了揉手腕,抬眼问身边的庞德禄,“那边什么个情况?”

        “回万岁爷的话儿,王师傅已经去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奴才已经派了人在顺天府盯着,有什么事儿,即刻就要他们回报的。”

        “也不要这么着急,”永和皇帝笑道,“宫门下钥,晚间若是贸然开启,只怕是惊动了内外,这就不好了,有王师傅在,什么事儿都不用担心,不过说来也奇怪,”永和皇帝半仰面,瞅了一会天花板上的藻井,闭目养神一番,“你送王师傅出去的时候,他怎么说来着?他这样了无牵挂的人,那里会对着一个官学生如此感兴趣?”

        “奴才也不知道,”庞德禄陪笑道,“王大人没说,不过他说这为了日后的生计,要去赚些开销的银子来,故此这才要自动请缨出去。”

        “这倒是奇怪了,”皇帝复又想起白日里头王子腾和自己说的话,“兰台寺一直桀骜不顺,不尊圣上谕旨,反而自诩公正平和,政务院的面子都不卖,更别说是微臣这个兵部尚书了,这些都无妨,但不遵圣上谕旨,实在是可恶,东方纳兰自以为扳倒了议政王,造成甲申易枢,轰动天下,其实不过是一个借风做浪的小人罢了,这一事儿是牵动兵马司,这幕后之人是谁还不知道,就知道是东方纳兰跳出来了,借这件事情圣上何不敲打敲打兰台寺的人?不要以为自成一系就可以目无君父!”

        说来说去,还是这一个“目无君父”的词儿触动了皇帝之心,他点点头,“是该清理清理有些人了,不然真的还以为,这个宝座是别人坐的!”

  /shu/38958/213489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