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十二、预起诗社

九十二、预起诗社

        “这怪罪我可不受,”听到黛玉埋怨,李纨笑道,“我也说了是要凑好日子的,再者说了,家里头大喜事儿,咱们帮不上忙倒也就罢了,可万万是不能添乱的道理,故此啊,我也只是这么说说罢了,也不许怪我,日常里头不想着你们,我虽然自己不擅作诗,但其人,最是喜欢附庸风雅,如何肯一日就忘怀了此事呢?所以我帮着你们想着,日后得空了,必然是要立诗社的。”

        诗社这一件事儿,上一次原本也办过,只是到底还不算是太成功,毕竟前头还有长辈们一块,她们在前头听戏,后头作诗,虽然有闹中取静之用,但多少还是放不开些,薛蟠笑道,“这也简单,到了明年开春,就必然空下来了。”

        “哥哥说的不错,”薛宝钗说道,“如今这冬日里头,到处都是没什么景色,等到了开春的时候,那时候赏花赏景都是极好,哥哥不是说要带着大家去西郊游玩吗?不如那个时候就把诗社重开就是了。”

        “如此就是极好,”李纨忙道,“那这个东道,薛大兄弟,可就是不能推脱了,”李纨对着薛蟠笑道,“一应的银子支出,都该是大兄弟付。”

        “这有什么难的,”薛蟠不以为意,根本也不放在心上,笑道,“无非是东道嘛,自然是我请。”

        “这里头除了哥哥,哪里还有在外头赚钱的,”宝钗笑道,“自然是你这个财主请了。”

        “大兄弟这样说,我可就放心了,”李纨笑道,“原本这姐妹们每个月统共就没几两银子月钱,我这个大嫂子若是借着诗社要问她们收刮银子来,也是于心不忍,原本想着要凤哥儿来当这个东道,可她未必愿意来,和咱们也不是一个路数上的人,故此我还没叫呢,既然是薛大兄弟愿意当东道,咱们这诗社就应该要兴旺发达了。”

        薛蟠笑道,“这事儿大嫂子不说,我原本也要告诉你的,家里头的姐妹都是才学了得,素日里头都不得出门,就算是出门那也是极少的机会,在家里头闲的无聊,也是不好的,这个诗社大家伙都喜欢,自然要长久的办下去才好,。我不在家里头的时候,她们也热闹热闹,我若是在家里头,也自然要参加,不过,”薛蟠转了转眼珠子,“我自己个既然是出钱的,出钱的就是大爷,东道自然不必作诗了。”

        黛玉不依,“蟠哥哥在外头都做得好诗,怎么到家里头和大家一块就不愿意了?是不是觉得大家这些女子才疏学浅,不可和你同日而语,故此不愿意作诗呢?”

        薛蟠笑道,“可不敢如此,林妹妹的才学胜过我百倍,我哪里说是有瞧不起的意思?只是这才疏学浅,偶尔有灵光一现,却没什么得意之作,故此也就不献丑了。”

        宝钗笑道,“可不成,哥哥起码也要在家里头做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样的佳句,大家姐妹们才肯放过哥哥你哩。”

        李纨也说要请薛蟠作诗,“大兄弟在外头见多识广,万里路都行过来了,那里是不会作诗的,姐妹们在家里头时常闲聊,都说大兄弟的诗词做的极好,奔放豪迈之余,更有许多的细腻烂漫在里头,实在是当代屈指可数的好诗词了。”

        这个评价真的让薛蟠汗颜,倒不是说汗颜自己的那几首诗不够如此的评价,毕竟都是清代民国时期大家之佳作,的确是极为利害的诗词,他汗颜的是自己个这人,到时被吹捧成当代大家了,这万一露陷,可不是什么好玩的。

        不过历来诗人也不是说每一首诗词都是名篇的,这一点倒是大家伙知道,毕竟这作诗写文章,灵感最重要,“若是命题之作,只怕是做不好,可若是随性所做,我倒是也不怕献丑了。”

        “你倒是和宝玉一样的性子,”黛玉笑道,“不过这事儿要大嫂子说了算,毕竟她才是坛主!”

        “这诗社倒是轮着来才好,”李纨笑道,“也不必我这每次都当着坛主,我虽然年纪大了些,可也是雄心勃勃的,自己也想着下场作诗呢。”

        “对了,今个怎么不见宝兄弟?”宝钗问黛玉道,“林丫头出来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跟着过来?须知他可是最会凑热闹的,咱们在这里头说了好些话了,都不见她人影。”

        “出门去保龄宫拜佛了,”黛玉说道,“替着老祖宗和太太烧香呢,说中午饭还要在哪里吃素斋,这些日子都去族学里头读书,叫苦好几日了,说没有那秦鲸卿,只怕是一日都呆不下去,故此今日老太太特意让老爷给他假,替着出门拜佛去。”

        “云丫头呢?也不得见?”

        “今个早起就又回去了,”黛玉说道,“虽然才住了几日,那边打发了人来接,说是家里头有要紧的事儿,要她回去,故此今日早上也就回了老太太说家去了,说年下事儿忙,只怕是没什么空再来了,总是等着年后再见。”

        黛玉虽然不管事儿,但留心之处,样样都说的清楚,薛蟠点头,“我还说预备着要请大家伙吃饭,这云丫头走了,她倒是没福气吃了。”

        “日后有的是功夫,”李纨笑道,“不是说老太太还要请你吗?先吃了老太太的就是。”

        薛蟠奇道,“昨个来说已经不请了,说年下忙的很,怎么这会子,大嫂子还不知道呢?”

        李纨有些惊讶,“我听说厨房那里,早就预备下了,怎么又说不请了?”她意识到应该有其他的缘故,故此按下自己的疑惑,反而劝薛蟠,“估摸着的确是忙,我听说,今日宫里头来人了?只怕咱们的琏二爷要应付这些个呢。”

        “若是宫里头来人了,那就必然在后头看园子了,”宝钗笑道,“贤德妃省亲,园子要先看过,也是寻常之理。”

        薛蟠有些奇怪,这说好要宴请,一般来说是不会改变原本定下来的事情的,特别是荣国府,招待亲戚定下来的事儿,还有改变的道理?

  /shu/38958/215070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