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三、听戏

一百零三、听戏

        这话就说的有些不通了,须知道这个时代之中的大家伙,特别是大宅门和宫廷之中,最喜欢的娱乐活动是就看戏,需求决定了市场,大家伙都喜欢看戏,于是这梨园行当就是无比的强势发展起来,除却南戏之外,另外更是有川剧、秦腔、粤曲加上四大班进京之后形成的京戏,真真是流派纷纷,各展其长,十分的热闹。

        圣后最爱听戏,时常在政务繁忙之暇,听戏取乐,自己个喜欢,也要太监宫女们看,看戏的时候不拘身份,只要没差事的人,都可以站在边上看,故此宫里头是不会没有戏看的,何况这《长生殿》,也不是说什么禁毁的戏码,怎么就没得看了?

        何况这些小太监并不会懂什么男欢女爱的,也不用担心对着青少年有什么错误的引导作用,自然没什么不能看的了,薛蟠笑道:“这戏难不成宫里头没演吗?”

        “我是从未瞧过,”那个小太监笑眯眯的说道,“素日里头都是看一些喜庆吉祥的戏,这些戏是见不到的。还有什么好的?还要瞧一瞧!”

        那须生和青衣上来请安,贾琏放了赏,既然还要看,于是又问上来垂着手在边上伺候的班主有什么戏,薛蟠见到这个太监喜欢这些个,于是问班主,“要那些小生小旦别致的戏儿!”

        这话班主自然是心领神会,故此特意回禀道:“有的,自然有的,大人们想要看的戏儿自然都有,我这里还有《琵琶记》《牡丹亭》《南柯梦》的几出好戏,都是极好的,虽然我这草台班子,行当不全,但这旦角小生的戏,是最好不过了,若是不好,也不敢上来污了大人们的法眼。”

        素来这大户人家看戏是从来不会看这些草台班子的,都是要找三元四喜这种大班子,故此这班主也要抓住机会,今日若是奉承好了,只怕是好几年都有的吃用了。“还有一出《谷阳县》的折子戏,”那班主笑的有些淫荡猥琐,“实在是精彩极了,等闲外头人我都是不演的。”

        “什么谷阳县?”薛蟠也是看了不少戏的,怎么这出戏从未听到过,故此还饶有兴趣,“说的是什么故事呢?”

        “说的是那潘金莲和西门大官人的故事……”

        说到这里,薛蟠和贾琏哪里还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这明显就是要说西门大官人和潘金莲勾搭成奸的故事啊,难怪取名叫做谷阳县,这两个人的嘿嘿嘿故事,不就是发生在谷阳县里头吗?薛蟠忙打住:“得了得了,就别说这个了,这戏不看,大家不喜欢看!”薛蟠义正词严,宛如正人君子,“换别的来!”

        “那就看《牡丹亭》的惊梦?”

        这也不太合适吧?薛蟠心里头暗暗嘀咕,这到底也是说的不是什么健康的戏,他还想着怎么搪塞过去,那小太监发话了,“这《谷阳县》,薛大人,为何大家看不得?我倒是想看看这出戏演的是什么呢!”

        这戏可不好看,万一这几个太监,特别是这个身份不明的太监,在这里头见到了不得了的画面,日后有什么风波,可是要怪罪到荣国府这里头的,听到这太监要看,薛蟠忙道,“这戏可没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这西门大官人读书十分的不上进,这个做长辈的潘氏故此特意花了很多的心思来帮着西门大官人读书,不知道公公是否知道孟母三迁,说的就是这教书育人的故事。不知道公公是否要听这个?”

        “赶紧打住了,这出戏是不看的,”那小太监听得教书育人的事儿,就顿时有些不高兴了起来,还对着那个班主瞪眼睛,“这样的戏儿我在宫里头不知道见到多少个了,谁要看这个,赶紧着换了!”

        贾琏瞠目结舌的看着薛蟠,这他么的也可以这么瞎编乱造的?自己也没看过这《阳谷县》呢,倒是也想着看一看,这大好的机会就这样被薛蟠给打岔了,“那就选别的来,”薛蟠瞥了一眼那班主,“总是要文理细密的那些才好!”

        薛蟠的意思,班主听懂了,就是要带些男女爱情的戏儿,却不能很露骨的那种,于是自然就心领神会,先是上了《牡丹亭》的《游园》《惊梦》二折,这两出一演,那小太监顿时就不说话了,聚精会神的看完了这两出戏,直到睡梦之中幽会柳梦梅的杜丽娘被丫鬟春香叫醒,这两出戏才算是结束了。

        那太监点点头,“的确是好戏,我往日只知道这汤临川的四梦极为利害,却不知道这里头最利害的还是这《牡丹亭》!薛大人,你以为这杜丽娘,为何要先死再生呢?”

        这还有什么可说的?无非是揭露了封建社会礼教对于少女杜丽娘从身体到思想上全面的束缚,使得杜丽娘不得不早亡,但是由于坚持了正确的理想信念,故此她又复活回来,重新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而作出努力,实在是传统学问下中国传统女性对于封建礼教的一次巨大的冲击!

        不过以上这一段当然不能说,薛蟠干笑,“那是必然杜丽娘有一执念,这执念让她死而复生,最终可以达成自己的目标,人若是有这样的劲儿,不怕什么事儿办不成。”

        那小太监若有所思,听了薛蟠的话,“你这话倒是不错,虽然带着一股子的说教意味,可寓教于戏曲里头,倒是比那些腐儒要强多了。”

        这一番闹腾,也就个把时辰过去了,那首领太监还预备着看戏,却被身边的小太监们都劝住了,“时候不早,还是早些回宫复命吧,咱们的差事还没完呢。”

        “这就罢了,”那小太监意犹未尽的起身,满桌的燕菜倒是动也不动过的,“今日来这里头原本是你们荣国府怠慢大家了,上了这些个不能吃的菜,原本我是要回去禀告万岁爷,重重的责罚你们的,”那个太监颇为威严的说道,这站起来,薛蟠才发现这个太监看上去还是年幼,不过身量颇高。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603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