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零九、王子腾出手

一百零九、王子腾出手

        显然史鼎没有外表看上去如此威严肃穆,这些话说的,又亲自来扶薛蟠,并不是虚晃一枪,可见是真心不愿意薛蟠跪下请安问好,“自家亲戚闹这些做什么?存周兄,”史鼎拉住了薛蟠的手,对着贾政笑道,“难不成有这样好的外甥,就不让我认这个亲戚吗?”

        贾政的字是存周,故此史鼎如此称呼,听到史鼎这么说,贾政忙道,“愚弟绝没有这样的意思。”

        “咱们这四大家,从来都是同气连枝的,不仅仅是以前,现在也是如此,你们薛家以前久居金陵,和大家这三家素来少了些往来,如今却是不妨,你既然是到了都中,那么日后自然可以来往密切些,算起来,你既然是认识云丫头,那么称呼我二叔,也不算是见外了。”

        这话说的可是很稳妥很像是一个亲戚家的长辈了,薛蟠有些受宠若惊,他入都以来所见之勋爵亲贵,比如咸宁郡王、嘉义县男等等,无一不是气焰嚣张的很,就是比如这贾珍贾赦之流,虽然如今爵位不显,但是对着亲眷多少热乎,那是绝对没有的,贾政也不知道是事儿忙,还是不耐烦管琐事,说是要管教薛蟠,可素日里头就少见的很,倒是这史鼎,放佛是邻家大叔一般,很是亲切温和,这么一来,薛蟠到底是一下子就对着他有了好感,人就是这样,对着态度温和的人很难生出什么不喜欢的意思来,“二叔好,侄儿这厢有礼。”

        薛蟠又要作揖,也还是被史鼎给拦住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薛蟠的穿衣打扮,又看了看薛蟠的样子,“这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人换一代人,如今这些少年郎,一个个是越发的出众了,就比如这存周兄家的宝玉,还有这薛蟠贤侄,真是风华玉树,矫矫不群,实在是比咱们这些个老头子要强许多了。”

        “小辈,不可如此谬赞,”贾政忙道,“还不快谢过你二叔。”

        薛蟠笑道,“委实是不敢当二叔的夸奖,我这不过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除却一些胡闹让长辈们担心之外,却也没什么可过奖的。”

        几个人又分别坐下,“贤侄谦虚了,”史鼎眼神一闪,笑道,“谁不知道,如今这年轻一辈的人里头,就是贤侄最是出众了,咸安宫乙班班首,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

        有人吹捧自己,薛蟠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适才二叔说外头因为小子而闹出了许多纷争来,我这些日子杜门不出,绝不沾染外头的红尘闲事,怎么会有什么衙门因为我的缘故而起了什么纷争呢?这委实是有些让人想不通。”

        贾政有些不悦,他轻声的呵斥道:“你还在这里头说这样的话儿!你可知道,因为你这胡闹的事儿,顺天府和兵马司打起了官司,兰台寺和兵部隆卿兄那边,也在御前争持起来了!”

        薛蟠不明所以,听到这样的话儿更是云里雾里,他连忙叫天屈,“委实是不知道这里头的事儿。”

        边上的清客连忙詹光劝解,“表少爷在家里头不出户,只怕是还真的不晓得外头的事故,”几个清客你一句我一句就把外头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薛蟠才知道这么两三日的功夫,外头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顺天府率先发难,虽然这顺天府尹在薛蟠投案自首的时候见势不妙就溜出去了,素日里头的性子也是绵软的很,开玩笑,不绵软怎么能够在京都这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之地当着亲民官的,但性子绵软并不是说就是泥菩萨没有性子的,兵马司来闹腾算不得什么,可这东方纳兰居然敢亲自驾临顺天府越俎代庖光明正大的来行事判案之权,这侵犯到了自己衙门的权力就算是泥菩萨也忍不住要怒火万丈发作起来。

        顺天府当然不愿意招惹兰台寺,但炮轰兵马司还是简简单单的,一下子就上折子弹劾兵马司本职做不好,其余不该做的全做了,敲诈勒索蛇鼠一窝狼狈为奸,这样的事儿,只要用心收集不胜枚举,薛蟠都知道兵马司的人和社会上的地痞流氓狼狈为奸,且最可恶的是他们还负责救火的职能,只要是不给钱,或者是给的钱不够,他们就不救火,直接就眼睁睁看着火烧完才算数,最多就是阻隔邻居不至于蔓延火势而已,这一点真的是太可恶了。

        而且五城兵马司的存在就是削弱了顺天府在洛阳城内的职权,你五城兵马司缉拿盗贼,那么我顺天府也要缉拿盗贼的,原本你交给大家就是了,奈何这五城兵马司上头有很利害的上司衙门兰台寺,很多时候顺天府根本就管不到五城兵马司,这手里头都没有缉拿贼人之权,那么这个顺天府的武官序列,比如这推官这些管理治安的必然就失了权柄了。

        于是顺天府朝着五城兵马司攻击起来,趁着薛蟠这件事的机会,弹劾五城兵马司不作为乱作为,该干的事儿不干,不该他干的事儿瞎干,一时间大有要请旨取缔五城兵马司这几个衙门的事儿。

        兰台寺自然不肯,于是跳出来反驳顺天府你就没有冤假错案了?你难道就是当代包公铁面无私吗?你照样也是烂事儿一大堆,于是这又互相攻讦起来,好不可开交。

        这原本也没什么,什么衙门没有和别的衙门打过口水仗,可就在今日早间,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静的王子腾上折子弹劾兰台寺东方纳兰不尊律法,擅动刑法,违背谕令,越权处置,仗着兰台寺御史的身份欺压其余衙门,种种罪行十五条,皆是触目惊心,这么一下子,就掀起了滔天巨浪,如果说之前顺天府和兰台寺只是小打小闹之外,王子腾这么一下,可就是下了重手了。

        这些罪名里头样样都很惊人,特别是越权处理这一件事儿,王子腾就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本朝这些年兰台寺最大的问题所在。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6345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