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七、外头横的薛蟠

一百一十七、外头横的薛蟠

        贾赦不赞成是正常的,等闲人都不会觉得为了贤德妃省亲就特意的建一个园子,是一件不浪费的事情,特别是元妃才回来多久,原著之中说是一夜,但按照时辰算起来,只怕是24小时都没有,这样片刻之间,专门就要修建一个巨大的园子来给元春下榻,实在是太不划算了,起码在薛蟠这样的生意人看来,这事儿,是蚀本的。

        只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何况荣国府当家的如今可不是贾赦,而是贾政一房,这椒房贵戚天下最最难得的荣宠,就算是砸锅卖铁,也是要将这事儿办好的,没瞧见贾琏就很上道?只是去筹谋银子的事儿,就算再焦头烂额也不敢劝贾政说,不要建园子,若是贾琏这么说,只怕是板子必定要吃的。

        “也不知道他们从那里寻摸到了银子出来,”薛姨妈也很是好奇,“前几天你回来那一天,凤哥儿不是也问我借了一万两?这一万两拾掇拾掇边角料也就罢了,可这建园子还要许多银子呢,也不知道他们从那里来的。”

        薛蟠想到后来凤姐因家里头无法维持下去,只能是和鸳鸯悄悄商议,将贾母一些用不到的器具都偷偷拿出来当了换银子使用,不过这事儿如今说不得也就发生了,不过这法子也只能是解燃眉之急,毕竟建园子,不可能靠着贾母的私房银子来帮衬填窟窿的,“这府上虽然不比以前的,可到底也不会说这样就艰难了,谁知道是凤姐姐是不是看着太太心善,来打秋风要些银子去使呢。”

        薛姨妈倒是信了薛蟠的前半句话,“想来也是,他们虽然不和咱们这样做着生意,但家里头宅子田租店面什么的可是样样齐全,虽然一时间周转不开,也不至于说就是没钱了。”

        这话说的太乐观了,薛蟠可不是这样看好大观园这个项目的,一个家族想要兴盛,那么必须要靠自己十分突出的产业,这个年头想靠着田租庄子的出息来养活一大家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怎么样算,荣国府这个巨大的家族都算不到收支平衡,收支平衡无法做到,那么资产当然就是在逐渐减少,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是日积月累之后,大型的投资就很难到位了。

        但也没必要说是这么直接说人家的不是,何况这也是薛蟠猜测的事儿,当不得确定的,说完了这么一番有关于荣国府的八卦,薛蟠起身,说要去账房瞧一瞧生意上的事儿,却被薛姨妈给喊住了,“我且问你,杨枝的事儿你预备如何呢?”

        “什么我预备如何?”

        “你装什么傻呢,”薛姨妈嗔怪道,“她老子娘可还等着我回话呢,到底是要不要放杨枝家去,原本杨枝是家生子,就是要在家里头伺候的,一来她老子娘当差很是勤勉,杨枝的兄弟也在家里头,二来咱们家从来也都是宽柔对着下头的人,不会说苛待的,你若是不喜欢她,放出去也成。横竖人家也是感谢你的。”

        薛蟠听得有些刺耳有些不舒服,他动了动脖子,挠了挠头,“我前个晚上问她,若是她愿意留下来,我就没有不准的道理,但是不知道为何,她不愿意说,一下子就跑出去了。”

        “你这个脑子真是死脑筋!”薛姨妈骂道,“女孩子脸皮薄的很,谁都是和你一般这样脸厚的!你这么说,那个姑娘家的会说什么!真真是外头那样利害到家里头就一点都不像话了!笨到家了!”

        薛蟠被薛姨妈这么一顿痛骂,有些挂不住脸,也颇有些不好意思,“哼,我那里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若是真个想走,我这留得住人,也是留不住心!”

        说完也就转身出去了,薛姨妈朝着门帘那里指着薛蟠的背影笑骂,“外头小霸王一样胆大包天,家里头对着这些丫鬟倒是老老实实的,一点动手动脚的事儿都不做,真真是不知道这胆色都那里去了!”

        丫鬟们听着无不窃笑,这太太的心思也委实是太心急了,人家要求家里头的大爷都是要规规矩矩的,到了自家太太这里,却嫌弃薛蟠不够动手动脚太懂规矩,“不成,”薛姨妈觉得这事儿靠着薛蟠这样拖下去,自己个想要达成这子孙满堂的愿望,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去,“这事儿可不让这个混账东西拖下去了,”薛姨妈当机立断,“若是交给他自己个办,可不知道能不能办得好,去,把杨枝给叫来,我自己个和她说。”

        却不说这当家主母出马,是不是可以顺顺利利的解决了此事儿,薛蟠被薛姨妈说的有些不好意思,躲着出了门去,到处走了走,可巧所到之处,都不见人,不是说去别处下棋了,就是又去李纨处一起做针线活了,薛蟠今日不知道怎么地,就不想去人多的地方凑热闹,于是随处逛了逛,今天已经见了不少的人,想来想去,这人不必见了,倒是可以到外头去走一走,从梨香院出了门,叫上了李章和马三豪等人,骑了马出门去了。

        外头的纷纷扰扰和薛蟠没什么关系,他这一日倒是随意走动一番,算不得什么正经的要紧事儿,到了天桥瞧了瞧到处可见的杂耍,又听了会说书人讲“荣中堂大破鬼子兵”的书,外头晃荡了好些时候,到了午后的时候家里人来报,说是有客人来了。

        “什么客人啊?”薛蟠懒洋洋的说道,“叫张爷爷陪着不就是了?怎么还巴巴的叫我回呢。”

        “小的也不知道,只是晓得说是很要紧的客人,所以要请大爷回去呢。”

        有客人来总是要接待的,薛蟠懒洋洋的起身,回到了梨香院,张管家脸色凝重,“是宫里头来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老奴没问出来,只是说要见大爷。”

        薛蟠听到这宫里头三个字儿实在是怕死了,宫里头来人,真是一点好事儿都没有!

  /shu/38958/216936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