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一、刽子手

一百二十一、刽子手

        平东伯就很明显的表示出来,对于皇帝我不敢不满,但是对于你王恺运,我还是有能力的,把我这家里头的小子丢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显然就是你的不对,而且在已经让占西国立国的情况下,这对大越已然是大功的情况下,居然还没有把他们放回来。当然了,大家伙自然是尊重皇帝的,都是永和皇帝最为忠心的臣子,自然是不会有丝毫大不敬的意思,但是对着王恺运发泄些怒火,还是可以的。

        “那么说来,”薛蟠若有所思,“外头的意思,要王祭酒去位之后,才会说要继续让家里头的人入读咸安宫了?”

        “大家伙的担心也是正常的,”李马鹿说起来了王恺运自从执掌咸安宫来的光辉事迹,平扶桑之战,是上战场的,虽然文职的官学生不用厮杀,可到底还要见惯这些血腥,至于武将的子弟,自然就不必说了,领一支队伍厮杀是太寻常的事儿了,这一次死了不少人,但更多的官学生是不敢上战场,不敢去参加这两班大比,这可是比死了还难受,不仅要被天下人嗤笑,以后再也不可能担任正式的官员,更是要被家族除名。

        此外还有在黄河修筑长堤的两班大比项目,这原本不算很辛苦的工作,横竖也就是在洛阳京畿附近,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好死不死,那一年钦天监居然都没有监测出来,突然之间黄河洪水泛滥,不仅将大堤冲垮,更是将几十个咸安宫官学生冲入了滚滚黄河之中,这一次也是死了不少人。

        这样劣迹斑斑,只是因为之前算不得什么王恺运的过错,大家伙心里头怨恨,但也是因为有圣后威势和永和皇帝信任,故此王恺运屹立不倒,依旧是这样变着花样来折磨官学生们,每一次大比不弄死几个,都很难让王恺运满意。

        薛蟠倒吸一口凉气,这王恺运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每一次都恨不得死几个人才叫好?关键是这么多年这么多届的学生死下来,他依然可以屹立不倒,除却他妖师的名号让人忌惮之外,是不是还有圣后和永和皇帝存了要用这样的法子来削弱勋贵们力量的意思?

        薛蟠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再想下去这里头的纠缠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薛蟠根本就不敢戳破这一层窗户纸。

        大明宫养心殿之中,皇帝微微皱眉,他放下了手里头批折子的朱笔,揉了揉酸胀的手腕,“这些个人,这么一哄而上,想要做什么?”

        “万岁无需忧虑,”边上一个长长的白胡子的老者坐在一边,听到永和皇帝发问,从容不迫的说道,“无非是觉得自己孩儿在天竺这么一趟浴血奋战出生入死的,实在是太危险了些,故此要找王恺运的霉头,敲打一番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儿。”

        这说话是乃是皇帝昔日还未亲政时候教导自己知识的帝师翁常熟翁师傅,他对着这件事儿不以为然,“无非是勋贵们想着出口气罢了,圣上,老臣虽然愚昧,但是看人是极准的,王恺运其人,心气不正,才学虽高,但道德不正,只可以为吏,不可为官,更不能放在咸安宫官学祭酒这样重要的位置上,咸安宫官学出来的,都是天子门生,乃是圣上一等一要预备着重用的大好人才,这些人才关系到大越江山的万年永固,圣上大政的施展,若是这些人有样学样,和王恺运一般,空有才学却无品德,行的要都是那歪门邪道,剑走偏锋,就绝对不是国家之福。”

        这话永和皇帝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从自己亲政之后,翁常熟就时常絮叨,不要重用王恺运,也不要去用他的计谋,圣天子垂拱而治,堂堂阳谋就无人可以抵抗,为何要做那些阴谋诡计,实在是君子所不齿。

        “翁师傅的意思,是叫王恺运走人吗?”皇帝揉了揉眉心,无奈的说道。

        “大势如此,他也该到了走的时候了,”翁常熟毫不避讳的表现出自己对于王恺运的不满之意,“王开元此人毫无节操,朝秦暮楚,说掉头就掉头,昔日被圣后老人家所厌弃,承蒙皇上不弃,这才收留下来,又交给了他咸安宫官学如此重要的差事,可他却不知道潜心做知识,也管理不好管官学生的事儿,先是去顺天府干涉兰台寺办案,又将自己个陷入了如今这纷纷扰扰的局势之中,给咸安宫官学抹黑,又让圣上操心,实在是不堪重用,如今勋贵大臣们都觉得咸安宫这两班大比的风险太大,这一次虽然没有死人,乃是圣上福泽庇佑,但官学生都是各家各户日后的希翼,万一折在了咸安宫之中,实在是叫人心疼了些,这些人是报着这个意思,故此要让王恺运负责而已。”

        皇帝沉默不语,但似乎隐隐有些意动,于是翁常熟继续说道,“还请圣上早作定夺,东方纳兰此人犯了朝野的忌讳,也该祛除之,”翁常熟也极为厌恶东方纳兰,须知道那时候圣后为了抬举皇帝的人马,故此让翁常熟也入了政事堂担任宰相一职,可没过多久,就因为东方纳兰的一本弹劾折子,害得自己被尽数清除出政事堂,白白蹉跎了这么些年,若不是此子,自己经营政事堂多年,只怕是朝廷上早就是众正盈朝了,怎么还会现在这样,自己无法能够帮助到皇帝?让朝中的许多人,还是以圣后马首是瞻!

        皇帝显然也想着要除掉东方纳兰,不然不可能会留中不发,“东方纳兰若是除了,可外头的人还是对着王恺运不满,若不给外头一个交代,只怕是兰台寺也是不满,不满于圣上有所偏向,圣天子有所为有所不为,选重去轻,乃是仁圣之道也。”

        这话的意思翁常熟说的清楚了,那就是王恺运犯了众怒,没必要继续让他在这里呆着,再者处于要解决兰台寺的考虑,适合用王恺运来立靶子,彰显自己不偏不倚的态度。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7218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