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三十四、吃的这一套

一百三十四、吃的这一套

        王子腾见到王仁不对着自己求什么,乐见薛蟠被这样缠住问东问西,薛蟠却是有些受不了了,虽然我是不怎么喜欢看戏,可和家里人这样轻松自在的看戏,不用说注意张罗什么场面,这也是很难得的,可这样的良辰美戏,却又被王仁这个喋喋不休的啰嗦鬼给破坏了,王仁虽然是很健谈,也很会奉承人,可看人脸色这一方面,做的还是很一般,薛蟠木着脸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可王仁还是喋喋不休,薛蟠瞥见王子腾一副风轻云淡的坐在位置上看戏,十分的闲适,越的忍无可忍,于是不得不使出嫁祸江东的计谋来,“仁大哥,咱们今日里头可都是客人,那里你是要一直和我说话来着?二舅舅今个难得休沐在家,仁大哥若是有什么事儿,只管告诉舅舅是了,”薛蟠还不忘给王子腾下套,“什么事儿都难不倒他老人家的!”

        王仁听到这话果然笑嘻嘻的对着王子腾开口道,“文龙表弟说的半分不差,侄儿今个来,原本是不愿意说的。”

        王子腾是何等利害的人物,听到这话淡然开口,“既然是不愿意说,那就不必说了。”

        薛蟠险些笑出声,于是连忙咳嗽一下,拿起了盖碗掩饰假装喝茶,王仁顿时脸上通红一片,似乎有些羞愧的样子,但随即又笑道,“外头那自然是不好意思说的,只是二叔这里,侄儿倒是要厚颜说一说了,算起来,我这自幼少了老爷的教导,都是二叔帮衬着指点我长大的,如今自然是不肖,外头许多事儿,自己办不好,居然还要来麻烦二叔。”

        说到了这里,王仁语气哽咽,眼角都沁出了几滴晶莹的泪花,薛蟠简直是有些惊讶于王仁的演技,这么一下子就逼得出泪花来,这一套王子腾必然是吃的,因为薛蟠明白王子腾其人重亲情,护短,对着家里人十分看护,适才薛姨妈如此反驳王子腾,王子腾无可奈何之余却也是接受了,显然他没有把外头的官威带到家里头来,也愿意以普通人的身份来和家里人相处,故此王仁这么一来,吃软不吃硬的王子腾显然是又要上钩了。

        果不其然,王子腾听到王仁如此表演,不由得冷哼一声,“成日里头在外面混账,不知道搞什么名堂,自己个不求上进,还带着家里头同一辈的子弟胡闹,今日有什么事儿了?这会子不必说了,”王子腾挥挥袖子,“先看戏就是,等看了戏,我再和你这个混账理论!”

        这么一番话说出来,薛蟠就看到王仁脸色大定,于是不再多说什么,安静如鸡的坐在位置上好好的看戏起来,不一会,这一出戏就演完了,大户人家的规矩,从来都是要继续演到晚间的,只是今日专门是为待客之用,王子腾见到薛姨妈有些累的样子,忙叫停了戏,让她们几个女眷喝茶休息,自己带着王仁去外书房问话,薛蟠预备着躲懒打个盹之类的,不曾想也被王子腾叫住了,“蟠儿一起来!”

        薛蟠无可奈何的只好跟了上去,两个人一起和王子腾到了外书房,管家奉茶上来,王子腾冷哼一声,不悦的望着王仁,“什么事儿你说罢!”

        若是尊上者开始过问你的事情了,那么说明他准备插手这个事情,这到底不仅是薛蟠懂,王仁也是懂得,听到这话,他心里头大喜,脸上却还带着一种悲伤害羞不好意思的表情,“说起来倒是侄儿不懂事,前些日子外官有人来拜,说是和咱们家是昔日太爷爷时候就有的老交情,说要请侄儿出去一聚,我想着既然是老交情,我虽然年轻,却也不能够不见不是,日后若是二叔问起来,也好交代不是?”

        于是王仁说了这么一番话出来,说是这一位外官,乃是晋中节度使,算起来,虽然是在山西省,但离着京畿之地,算不得什么很远的地方,山西不太富裕,故此这晋中节度使日子也不太好过,节度使的儿子到了都中和王仁打交道一番,就已经将囊中的花费尽数用完了,王仁说这花费都是两家一起用掉的,论理也不该让他一个人开销,但是自己个钱不够,故此只能是来先问王子腾借一点,王仁说的斩钉截铁,拍着胸脯保证,“只是借来周转一二,等到年底光禄寺了俸禄银子来,必然就还了二叔的。”

        这事儿薛蟠听着可笑,两个二世祖自己花钱花天酒地的,难道还要问王子腾要银子,王子腾焉能给你们日常消费报销单子?这不是把王子腾当着傻子耍吗?王子腾会给钱那真是见鬼了,按照薛蟠的想法,只怕是先揍王仁一顿才好。

        可王子腾的反应,居然出了薛蟠的判断,他微微皱眉,“你这事儿可是真的?若是在我这里讹钱,必然是不饶。”

        “千真万确,侄儿怎么敢糊弄二叔呢?”王仁连忙诅咒誓,“若是敢骗二叔,我这就不得好死!”

        “这事儿我一问便知,”王子腾冷哼一声,“你且不要得意,还以为诅咒誓不过是牙疼咒,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若是敢欺瞒于我,必然这咒会灵验的,”他也不和王仁废话,吩咐管家,“支三百两银子给他,带着他出去,去见那个节度使的儿子,我就不知道了,他一个节度使的儿子,要入京来做什么!”

        王仁千恩万谢,连忙跟着管家出去了,薛蟠这会子可惊奇了,“舅舅,这仁大哥就是来打秋风的,您就算是给银子,也给的太痛快太大方了吧?这么白花花的三百两银子出去了,我瞧着都是肉疼的很,差不多好些时候的开销呢。要我说,就算要给,也是要见过了那节度使的儿子,到底是不是真的之后才再给的好。仁大哥难怪时常来找舅舅,这一下子爽快的拿了三百两出去,可不叫人时不时的来打秋风呢!”

  /shu/38958/218003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