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八、不拘一格降偏才

一百四十八、不拘一格降偏才

        反正王恺运的意思,就是要挑拨地众人都是不和,这样的话,他的效果就达到了,薛蟠显然不预备在这个时候还要跟着王恺运的意思走,起码他自己以为,在这个同班之内的人来说,不会因为这件事儿闹得生分,“大家伙都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那么自然也要互帮互助而已,咱们这些人,算起来,都是一样的,因此也没有必要说要争斗些什么,大家伙先选,等到后头大家这几个人再选。”

        薛蟠可是充分发挥了吃苦在前,享福在后的精神,这选官代表着将来前进高升的阳关大道,而薛蟠这么毫不犹豫的让了出来,须知道官场上这退一步海阔天空是不存在的,而是有进无退,薛蟠让出了这样的顺位,就表示已经让出来在旁人看来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好机缘。

        众人这是真感动了,薛蟠这一刻在这些人的心中也终于确定了领袖的位置,众人都说,“如此如何敢当,实在是不敢的。”

        薛蟠却是很坚决,一直坚持要如此,其余众委员昨日也还有些犹豫,这个时候见到众人如此,心里头大定,知道薛蟠的计划成功了,众人不是想说要什么收买人心,但是官场之上,得道者多助,把这些同学们的关系处好了,日后在宦海之中沉浮,大家伙同气连枝,就有了对抗风险的本钱。

        众人见到薛蟠和几个委员如此坚决,也不好再求薛蟠不必如此,不知道是谁起了头,这样异口同声的朝着薛蟠一起鞠躬行礼,“多谢班首!”

        “多谢班首!多谢委员!”

        这时候正是上演同学情谊戏码的好时候,可偏生又有人来打扰了,有人连连冷笑,“薛班首好大的本事,这么一番推让,倒是收买了整个乙班之人心!你想要做什么呢?这可是咸安宫,不是你外头的私人之地!”

        薛蟠抬起头果不其然见到甲班那边靠着咸宁郡王的一个阴着脸的绿袍少年说了这么一番话,薛蟠微微一笑,目视李少普,李少普当仁不让的站出来反唇相讥,“你这话不对,这咸安宫的官学生都是天子门生,皇帝亲军,那里轮得到大家班首收买人心?大家班首绝不是这种人,你若是再诬陷于我乙班的官学生,等会子圣驾面前,说不得我要告你一状!”

        咸宁郡王阴沉沉的望着薛蟠,薛蟠微微一笑,也不去理会那边的犬吠之声,“这会子还有些空,大家瞧一瞧,自己想要去哪个衙门当差,若是选好了,也和大家伙说一说,同学们知道你想去的地儿,若不是十万紧急,也不必说为了这么一个差事而和同学们闹得僵了,须知道这差事可以再选,可是这人若是生分了,那就是很难弥合了。”

        众人都道,“很是,很是,很该如此,咱们就该听班首的。”

        皇帝更衣之后,就在后殿休息了一会,庞德禄捧了茶上来,见到皇帝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不由得陪笑道,“万岁爷今个心情不错,是不是见到了咸安宫的官学生个个出众呢?”

        “自然是出众了,”皇帝微微一笑,颇为自得,“想着这么多英才马上就要入仕,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些新鲜人来了,朝廷上又有了新景象,朕自然是高兴的。”

        太监来报,说是王恺运到了,王恺运进了来,朝着皇帝拱手,“圣上,薛蟠这个人,的确是不错,虽然是未曾面圣,臣也没有对他说什么,可他已经知道,要怎么办了。”

        “他这也算是将功折罪,”皇帝歪在炕上,摸了摸手上的扳指,“在天竺坏了好事儿,这么快就回来了,可这会子到底是比这天竺的事儿还要有用些,今日的确是不错,这一番义正词严,让人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真真是有了王师傅你的些许风采了。”

        “不敢当,圣上,今个的事儿,事出突然,微臣也不知道薛蟠还来了这么一出,”王恺运笑道,“御前薛蟠失了礼仪,实在是要请皇上恕罪。”

        “这有什么,等会朕还要找他说话,”永和皇帝摇摇头,“怎么这事儿他和你没说起过?那么也就是他自己个的意思了?适才在大殿内听到他这么说话,虽然是他那些个自己选的委员说是一起公举的,只是朕倒是觉得,是他自己个的主意,”王子腾屡次在皇帝面前提起薛蟠之名,永和皇帝原本就知道这么个人了,加上咸安宫这里发生了诸多皇帝无法控制的事宜,泰半,都是这个薛蟠引起的,所以他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这个人如何,“王师傅,你和薛蟠此子相处的时候不少,你以为此人如何?”

        “可以为皇上所用之偏才!”

        “什么叫做偏才?”皇帝还以为王恺运会和王子腾一样,满口夸奖于薛蟠,却不想王恺运说出了这么一个词儿来,“王师傅你的意思是?”

        “此人有才干,毋庸置疑,但是似乎更多牵扯于儿女情长,且杀伐果断,还没有看出来他有这样的品格,须知道若是能为圣上所用的大才,不仅要有才干,还要有决断,薛蟠在天竺对着英国人还算是果断,但对着自己的人,还是有些妇人之仁的,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头从小溺爱的缘故。”

        皇帝点点头,示意王恺运继续说下去,“若是换成微臣在天竺主持乙班的话,出了雅鲁藏布大峡谷谷口,第一件事儿,就是蛰伏下来,守株待兔,等着甲班被孟加拉总督击溃的时候,吞并甲班之兵,统一号令,攘外必先安内,等到自己的人都稳妥了,再徐徐图谋之,这样的话,也不至于说后来又出现这么多要对付他的事儿,对于自己的敌人,还是稍微宽容了些,自然这或许是他讲的什么顾忌同学情谊,不过这话,微臣是不信的,应该是出于他的本心。”

        “薛蟠此人,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在颜面上不给人面子,但是实际上又不可能真的痛下杀手,这样的话……”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1911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