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狂生十五年

一百六十、狂生十五年

        李少普确实不肯,“我这实在是上佳之作,那里是不好了,班若是不愿意喝酒,这就罢了,我大不了多喝几杯就是,怎么还来说我的诗文不好了?”

        于是众人起哄,一起又灌了薛蟠一杯,“罢了罢了”薛蟠看样子自己喝酒是必然要喝躲不过的事儿了,于是叹道,“咱们不如这样,写了诗词来,我先喝一杯,若是好的,编辑自己喝一杯,不好的,自己个罚三杯,如何?”

        薛蟠也是认命了,今日是必然躲不过喝酒的,于是众人都说好,那杜金也笑道,“我在天竺所见所闻倒是也有感触,作诗一,还请班和各位同学赏鉴。”

        “帐有炊烟戍有楼,山无林木水无舟。

        王瓜入市家家病,箐雨经梅日日秋。

        野妇长裙多赤脚,僰僮尺布惯蒙头。

        兵荒满眼图谁绘?卉服先教递邮。”

        众人都说好,薛蟠也说好,李少普不服,“这诗不错,可我倒是觉得不如我的,怎么班却又说好呢?”

        “杜同学乃是武将出身,本职是兵事,能做诗就很是不错了,你自己个成日里头舞文弄墨的,若不是十分好的诗,自然那就不算好,总是要更精进些才好,你若是这会子能够射箭中靶,倒也不用中靶心,我也是大加赞扬的,”薛蟠笑道,“还不罚了酒,你再做好的来!”

        李曼笑道,“原本也该如此,咱们归国在蒹葭关的时候,见到故国美景真真是有些难以自制,也有一。”

        “夙雾才醒后,朝阳未吐间。

        翠烟遥辨市,红树忽移湾。

        风软一江水,云轻九子山。

        画家浓淡意,斟酌在蒹关。”

        大家轰然叫好,“这西南边塞之风,活生生被李兄给写出来了,这其中没有哀怨之意,但是多了一些淡泊名利欣喜之余恬静的性子,真是大家风范。”

        薛蟠却又说不好,众人奇道如何不好,“男儿志在四方,如何就拘泥于这普通的风景呢,不好不好。”

        众人都十分鄙夷薛蟠,李曼忙请众人一起敬酒,薛蟠才喝了这么一杯。

        这一番觥筹交错,大家伙可都是热闹极了,原本像是马致远还谨慎自持的,也不免酒意上头,大家伙勾肩搭背高声呼喝起来,劝酒的劝酒,划拳的划拳,抽空吃点东西的吃东西,喝的有些多了借机和人说着悄悄话缓一缓的,曹成高声喊道,他坐在薛蟠的斜对面,这距离可是有些远了,故此要大声喊道,“我也得了一,这一若是不好,日后我就再不作了!”

        “这一唤作是出关!”

        “凭山俯海古边州,旆影翻飞见戍楼。

        马后桃花马前雪,出关争得不回头?”

        这一下果然大家都说好,纷纷鼓掌起来,“这气势,实在是有勇士一往无前之气概,利害利害!”

        “班,”凑趣的人自然很多,不少人喊道,“如此好诗,还不祝贺曹兄!”

        薛蟠也很光棍,站了起来朝着曹成举杯,一仰脖子就这样喝完了杯中酒。

        大家伙又是鼓掌叫好,薛蟠愿意喝酒,众人就接二连三的献了诗词上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之前准备的还是真的这个时候文思泉涌,一下子就什么诗词都做出来了,众人如此热热闹闹一番,薛蟠是虎死不倒架,虽然是已经头晕目眩很有些醉意了,但还是强自撑着,和众人谈笑风生,不一会,卢连山窥见薛蟠脸色,笑道,“班的酒差不多了,今日咱们如此乐事,却不能少了班的大作,班,不如你做一诗词出来,今日这诗词之会就停了,咱们自己吃酒自己乐呵,如何?”

        “甚好,”薛蟠打了一个酒嗝,笑容可掬的说道,“可我这大作是不能白做的,大家伙自己说,若是好的,你们怎么喝。”

        李少普笑道,“若是真的好诗词,咱们就算喝一缸也是心甘情愿的,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这千百年后,咱们当了多大的官儿或许是没人知道,但是这好诗词却是可以千古而不磨灭,到时候后世人说起来,咱们在座的这些人说不得也记得一些呢!”

        “你说的,一缸?”

        “诶,少普必然是说的醉话,一缸酒,拿来洗澡不成,”金宁笑道,“班若是有好诗句,咱们一体,每人各喝三杯,如何?”

        “这倒也罢了,”薛蟠起身,摇摇晃晃的踱步,“今个是无论如何也要做出好的来,”他慢慢踱步,众人都看着他不一言,过了好一会,薛蟠才顿足,“有了有了,得了得了!”

        “绝域从军计惘然,

        东南幽恨满词笺。

        一箫一剑平生意,

        负尽狂名十五年!”

        这诗不算太应景,但是里头的气势极大,也的确是符合薛蟠狂生的性子,气势是最重要的,有时候诗词工整与否倒是其次,这意境是最需要的。众人都说好,但是李少普不服气,“班那里来的剑,那里来的箫,这不成,这诗不对!”

        “那依你之见,要换成那几样东西才好?”

        “箫不如改成琴,”李少普摇头晃脑,“班空城计弹琴退查理,可实在是比这箫要高级多了,至于班这剑没有,自然是还有火枪,枪!如此一来,可就是应景齐全了!我可真是文坛的翘楚,”李少普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可谓是二字师了!”

        众人都笑,“很该如此。班你快认了这个师傅罢了!”

        这一番觥筹交错,闹到了午后,李马鹿等人劝了再三,这欢聚的宴席才散去,各自的主人家被仆从们搀扶着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头休息,臻儿见到薛蟠差不多是烂醉如泥了,不由得抱怨,“喝了这么多的酒,只怕回去太太又要责罚我了!”

        “怕什么!”薛蟠笑眯眯的说道,“横竖有我呢,今日大家伙高兴,没人说咱们不该喝酒,就算是太太面前,她还不许我在外头应酬不成?”

        臻儿和李马鹿一起将薛蟠拉回了住所,又倒了茶来,薛蟠喝了一口,“好酒!”

  /shu/38958/219846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