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六、新官和旧官

一百六十六、新官和旧官

        “今个可是最好的日子,那里会挨打?”黛玉笑道,“必然是蟠哥哥正在作怪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素日里头就算是没事儿,也要取笑逗乐一番呢,何况是如今得了官儿,春风得意,万万是少不了的。”

        宝玉听到黛玉这么说,想了想觉得十分在理,“还是妹妹聪明,咱们一起瞧瞧去。”

        两个人一起进了梨香院,见到薛蟠和薛姨妈等人正在外头说话,先是见了礼,薛姨妈拉住了宝玉和黛玉的手,“这样的冷天你们还跑过来,赶紧着都进房里头暖和暖和。”

        黛玉见到薛蟠有些懊悔不已的样子,不由得奇道,“蟠哥哥这是怎么了?我今个早上听说,你得了一个好官儿,故此和宝玉一起来恭贺之,怎么见你的样子,好像是不太高兴,这又是为何?难不成这官儿不是自己选的?”

        薛蟠苦笑,“这可是被妹妹你说中了,这官儿啊,还真不是我选的,”几个人一起进了薛姨妈的正房,薛蟠将那任命文书交给了宝玉和黛玉来看,“你们瞧瞧,这是什么官儿!”

        “西城兵马司都指挥使?”

        王恺运惊奇的挑了挑眉毛,对着皇帝说道,“圣上,您的意思是?”

        “这个薛蟠,存了这得罪人,就躲着走的想法,朕却是偏偏不能让他如意,”皇帝抚了抚上嘴唇的短须,对着王恺运笑道,“今日一见,果然是十分聪明之人,知道朕心之顾虑,故此趁着今日这大势在握的好时候,居然活生生压服了甲班,咸宁那些人,没有选官,这多少也是件好事儿,自然了,朕也不会说故意拦着他们上进,但是这几个月若是能让他们静静心,好生想一想,这日后如何当差,也是好事一件啊。”

        “故此臣以为薛蟠可以为圣上所用,”王恺运点头说道,“他也是尚书大人的外甥,天生就是该听圣上的。”

        “故此不能浪费了他的才干不是?”皇帝笑道,“隆卿建言过许多次,朕还要亲自看一看,如今检验出来了,的确是偏才,饶是偏才,这才干也是利害的,知道阴谋怎么耍,也知道用这堂堂正正的阳谋,想要躲在这詹事府里头偷懒,那是不成的,朕如今夹带里头还缺人呢。”

        外头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为皇帝口中所言的这夹带里头的人,但是也不知道多少人没有被皇帝看中,偏生薛蟠就这样机缘巧合中了皇帝的青眼,“圣上这个任命,可实在是叫微臣佩服,”王恺运是真心佩服,他也颇有些欣慰,皇帝秉政这么多年,终于有了些大巧不工大象无形的风范,这一招使用出来,“可真是叫人猜不透。”

        “他这个小子,刚入京就惹出来了这么多的事儿来,若是从不惹事的角度来说,应该放任他在詹事府好生玩几年,只是朕想想,这样的人,从入京到咸安宫再到天竺,就没有消停过,这以后若是让他这样的空,只怕是事端更会想着去招惹,那么还不如塞一个有些活儿干的差事给他,免得到时候隆卿又要絮叨,朕不给他安排差事。”

        “这西城素来是勋贵所集居之地,这个兵马司,只怕是不好当。”

        “那也是没法子了,他自己个把这兵马司闹得天翻地覆的,如今也只能是让他来收拾摊子了。”皇帝促狭的一笑,“朕可是为他这件事儿,折损了王师傅你呢。”..

        王恺运微微一笑,他朝着皇帝鞠躬,“圣上,微臣之官职微不足道,等到微臣在外头游历妥当找到那样东西,再回来帮衬万岁。”

        永和皇帝叹了一口气,“王师傅心意已决,朕也不好勉强,你且不要远去,若非必要,还是留在洛阳城里头为好,若是有什么疑难之事,朕可以遣老庞出来问计于你。”

        王恺运点点头,翩然离去,皇帝又叹了一口气,随即振作精神,把放在边上的几个折子拿了过来,朱批了几个字,告诉庞德禄,“拿出去发下去,再叫宰相们进来,议一议这兰台寺的事儿如何处置!”

        “对了,先告诉吏部,就说这西城兵马司都指挥使御下不力,即刻革职查办,一干人等有劣迹者,着顺天府审查询问,再奏明。新的都指挥使朕已经选好了,让他发下去。”

        庞德禄一下子出去禀告了,不一会,礼王带着一干宰相们一起到了养心殿,大家伙都知道了皇帝要讨论兰台寺的事情,皇帝率先就定下了基调,“兰台寺的事儿不可以再拖了,拟旨:东方纳兰办事不谨,贬为胶州司马;左都御史也上了好几次折子要求去职,改任内大臣,负责编纂英宗实录的差事。”

        皇帝亲政有些日子了,但是能够这样任免部堂级的高官一言而决,还是头一次,他见到众人都不说话,表示臣服之意,尤其是礼王还马上就高声称是,遵旨遵旨,心里头就说不出的痛快。这一切倒是也因为外头风潮起来了,故此才能够顺势而为,无人敢阻拦这样的大事儿。

        “兰台寺的御史们要好生勘验一番,”皇帝威严的说道,“御史乃是国朝的监察者,若是这监察者不得其位,那么大越朝必然会出问题,政事堂会同吏部一起拟个方案出来,瞧瞧这御史们当差办案,有没有一个具体的章程出来,什么事儿该办,什么事儿不该办,都要列清楚。”

        “咸安宫祭酒王恺运管教不力,革职,冠带闲住,”皇帝下令继续说道,“你们好生议一议这左都御史的位置是该谁来料理!”

        宰相之中还有人觉得皇帝对着兰台寺的处置未免太过于带着感情色彩了,但是听到皇帝毫不犹豫的抛弃了王恺运,顿时就没有话说了,皇帝把自己的心腹之臣都免职了,兰台寺的东方纳兰不过是贬职,左都御史只是换了个差事,过几年又是可以复出,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20249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