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七十七、退去

一百七十七、退去

        薛蟠要请甄士隐入府和香菱团圆,宝玉也笑道,“是了,香菱素日里头最喜欢念叨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够见到其父母,薛大哥哥也派了好些人到南边姑苏去找,只是都不得一见,今日伯父到了,合该一见。”

        甄士隐镇定下来,摇摇头,“机缘未到,不便相见,免得彼此伤心难过,没想到香菱在你府上过的不错,可她这结局已然定下,只怕是薛施主你也无力变更。”

        薛蟠才懒得理会这已经成定局的宿命说,之前还会反驳,现在倒是不想动嘴皮子了,实在是累,装睡的人叫不醒,何况是这些个坚信这一套的人,根本就无法劝说的,“这话莫名其妙了,难不成我对着香菱好,你这个当父亲的反而是不高兴了?没有这个道理吧?饶是你已经得道,我也不要求是鸡犬升天,但也无需要苛待家人罢?”

        “得道?”甄士隐摇摇头,“想要得道超脱,又是谈何容易,我也不过是稍微朝着前头多走了几步罢了,不敢说自己个得道了,我听闻晦明法师说薛施主你实在是一个奇特之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哦?你也认识晦明法师?”薛蟠笑道,“我和她在天竺谈笑风生,也不见得有这样多箴言之说,既来之则安之,你们都是一伙的,自然知道我的脾气,还是赶紧进府叙旧罢!若是不食荤腥,我那里也有上好的果子,有素斋,香菱可是想你想的紧呢。”

        “施主说笑了,大家那里是一伙的,”甄士隐摇摇头,“不过是认识的道友罢了。”

        “至于英莲,”甄士隐深吸一口气,“时辰不到,还不能见面,今日既然是施主来了,我自然也只有推让的道理,不看在施主收留英莲的份上,也要看在施主是变革者的面上,今日就罢了。”

        “什么变革者,”薛蟠笑道,这类似的话似乎自己也在晦明法师那里听到过,“大师你的意思是,我是这里头的变数吗?”

        “然也,最大的变数就在你这里,”甄士隐说道,“之前我也不信,今日一见,施主果不其然,的确是变数极多,算起来,通灵宝玉都不如你通透聪慧,天机紊乱,施主出手扰乱了天机,日后却是不知道如何了。今日我不过还是好说话些,可若是换了其余的道友,那就不是这样简单了。”

        薛蟠笑道,“还要动手不成?只怕是大师还不知道,今个我已经得授西城兵马司都指挥使,在西城这一块,就算是顺天府手里头也没有我这么多将兵了,好好说话,我还有素斋招待,若是不好好说话,那也只能是用刀枪招待了。”

        “不过还是要谢过大师提醒,”薛蟠朝着甄士隐微微鞠躬,“我心里头有数了。”

        甄士隐避开了薛蟠的行礼,“施主福大命大,如今我却是受不得你的礼了。”

        他朝着贾宝玉点点头,随即飘然离开,殷天正请示薛蟠,“要不要拦住此人?这样神神叨叨的,只怕是日后又要来滋扰。”

        薛蟠摇摇头,“他就算是出家得道了,那也是香菱的父亲,这节算起来,只怕不会是敌人,不过也不能这样简单的就将他放走,”他促狭的朝着甄士隐的背影喊道,“大师,我为了收留香菱,可是不小心担负了打死冯渊的罪名,这机缘这因果,大师预备着怎么还啊?”

        甄士隐险些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施主稍安勿躁,日后自然会还上这段因果。”甄士隐头也不回,说了这么一句话,左拐右拐,突然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殷天正倒是十分惊奇于甄士隐的动作,“奇了怪了,这个人看上去也不是什么武学高手,怎么这步伐如此轻盈飘逸,一下子就不得见了,真是利害极了。”

        薛蟠微微一笑,“不要急着还,还是慢慢欠着才好。”

        宝玉听不太懂薛蟠和那甄士隐说的什么话儿,于是连忙又问薛蟠,“大哥,他所言的青梗峰、大荒山是什么地方,怎么我听着好像有些耳熟,似乎在那里听到过这些个词儿,是不是在梦里头?”

        “你就不必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薛蟠咳嗽一声道,“都不是什么好去处,没什么风景,光秃秃的,树木石头流水一概都没有,就算是去玩也没什么意思,你还是老实呆家里就是了。”

        听到风景不佳,宝玉顿时就没了兴致,薛蟠又要告诫,“外头拐子多的很,今日这个人还算是旧相识,倒也无妨,可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你这日后遇到了什么坏人,把你绑了去,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的,万一只要勒索金银不害命的倒也罢了,可万一有害命的,到时候我瞧着你怎么办,日后没人跟着不许出门!”

        “我这不是带了茗烟了吗?”

        “茗烟只能算是半个人,”薛蟠不屑一顾,“帮不上什么忙,拖后腿的倒是居多些,臻儿你笑什么?你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的。”

        一行人来的快,回的也快,和甄士隐说了这么一番话,回到梨香院的时候,里头的人还一点也不知道外头居然又遇到了这么一件事儿,到了梨香院面前,薛蟠先是叮嘱宝玉,“进去就说到处转了转,不许说出门了,也不许说见了那神神叨叨的人!”

        宝玉听命进去继续看戏不提,薛蟠先叫了宝玉的长随李贵来他就是宝玉的乳母李嬷嬷之子,先是呵斥了一顿,“二爷出门都溜达了一圈,你还躲在这里吃酒,万一瞧着若出了什么事儿,第一个打板子该死的就是你!日后且小心伺候了!”

        李贵不防自己个才偷懒一会,宝玉就偷出去了,这会子早就冷汗淋漓差点吓死了,听到薛蟠吩咐忙答应下来,薛蟠想了想,还是要再叮嘱一二,“日后若是出门,遇到僧道尼,一概不许那些人近宝玉的身!”

        李贵苦着脸,“老太太特意吩咐了,叫大家出去若是遇到这些个出家人,一概要施舍的。”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2090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