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九十七、只干分内事

一百九十七、只干分内事

        詹事府如何会缺银子到这样的地步,自然是因为没有油水了。这朝中诸部衙门,哪一个不是手里头权力大的很,不知道多少人趋之若鹜了,就说薛蟠舅舅王子腾所掌管的兵部,差不多是掌管天下中低级武官的升迁罢黜考核等,端的是位高权重,在兵部衙门预备着等候参见、选官、述职的武官一年到头就排队没有结束的意思,这到了腊月更是夸张,年底跑关系预备着希翼胸前补服更高级一些的武官在都中简直是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到处钻营十分可怕,甚至都有外头的将军、总兵等摸到了梨香院这里来,知道薛蟠乃是大司马的外甥,还预备着这边送礼攀关系,这还是兵部的一项职权,此外还有后勤粮草之责,这里头的开销花头更是吓死人了。

        比如上次吏部来宣布命令的那个苏拉,就是让他外放一介知府,只怕都不愿意去的,可是詹事府这种地方,能有什么油水,能有什么外快?什么冰敬、碳敬的,自然更不必说了,不过这为官不正之道,可以潜规则,可以偷着干,却不能明说,薛蟠也不好意思明说,只是说道,“自然是俸禄银子太少了些。”

        “那里是少了,薛大人,”刘知事眼中通红,“今年这七月到现在的俸禄,半年来,一分一厘都没有过!”

        这可真的有些吃惊了,薛蟠知道京官素来是最穷的,不像是外头地方官员还有许多进项,大部分都是靠着地方官员入京的时候纳贡而来的,不然靠着那点俸禄,实在是过的有些紧巴巴的,但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詹事府居然是油水没有也就罢了,这俸禄都没有了!而且这俸禄居然不是一两个月没法,而是居然断了大半年!

        薛蟠干笑一声,望着朱詹事,“詹事大人,刘知事这是在说笑吧?”

        “并不是说笑,”朱詹事摇摇头,“的确就是如此的。”

        “俸禄该是户部的,”薛蟠狐疑的说道,“这银子原本也不算多,咱们詹事府人不多的罢?那怎么户部说不给来着?”

        “户部那边说因为连年西南打仗,故此国库空虚,在京百官都要扣俸禄三个月,”刘知事委委屈屈的说道,“因为咱们詹事府没有什么差事,银子也用不到多少,故此,再叫大家多忍耐三个月,再把大家扣了三个月,说倒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暂时性的,等到国库的银子富裕了,再一并放。”

        薛蟠有些不信,詹事府能有多少俸禄银子,能够让堂堂一个国家财政部和钱堆子的户部如此厚颜无耻的说没钱?这必然是有刁难的意思在里头,刘知事到底年轻,说话的时候忍不住就愤怒起来,“还不是那些起子仗着咱们詹事府没有差事,宫里头不看重,才这样作践咱们!就算是这上上下下都算起来,几个月的俸禄,能有多少银子去!摆明了就是欺负人!朱大人在那郎中的值房门口一连等了好几日,都不得入内一见!如此托大,实在是……哎!”

        薛蟠见这刘知事大约是三四十岁的样子,身上的官袍虽然不是破烂,但也的确是很陈旧了,神色愁苦,显然也是为衣食所忧的人,朱詹事摇摇头,“咱们这詹事府也不是一日两日了,素来都是如此,本官都已经习惯了,薛大人,”他看着薛蟠,“你如今可知道为何本官要今日特意,这临时的请你过来了罢?”

        薛蟠才不想知道,但是他也只能点点头,“大人是想叫我问户部要银子来?”

        朱詹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这是何意啊?”薛蟠阴着脸说道,“大人在户部那里可是没关系,若是要帮别的事儿还成,但是想要问户部要银子,只怕是做不到。”

        素来这问别人要银子是最难的,何况是户部!户部的人天生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错觉,那就是你们这些人问大家要了银子去,一定是浪费的,一定是没有把银子花在刀刃上的,故此本来就是极为讨厌别的衙门来要银子,不管是有理或者是无理的,薛蟠和户部打过几次交道,但那都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他这个皇商,乃是内务府和户部双重领导着,自己若是因为为了詹事府出头,坏了自己的生意,这可是万万不行的。

        朱詹事微微一笑,显然是知道了薛蟠的意思,“这俸禄不俸禄的,原本也没有那个衙门把这个事儿看的太重,只是刘知事这么一说,故此本官顺带着说一说罢了,”朱詹事坐了下来,依旧是笑眯眯的模样,看上去分外的老奸巨猾,“本官这一次拿了六品的官儿出来,就是想着能够招来一位真真正正的大才,看看能不能把大家这詹事府,几十年破败如今的詹事府,给重新振作起来。”

        薛蟠预备着谦逊一番说自己个只是一个无能之人实在是担当不起您老的重任,我也不是谦虚,还是另请高明吧,但是朱詹事连忙说道,“薛大人不必谦虚,虽然之前不相识,但是知道大人选官选了詹事府,本官已经叫人在外头把你所有的事儿都收集起来了,这江南办盐政、进献避瘟丹、入读咸安宫,才压众人,又出征西南,杀死马德里思汗,这桩桩件件,寻常人是一辈子都干不出来一件事儿的,可是薛大人你倒是,这样轻轻松松都干出来了。”

        朱詹事目光炯炯的望着薛蟠,“自从知道了薛大人你的事儿,我就知道,这詹事府能有薛大人来,这机遇就到了。”

        “可别这么说,”虽然好话听着真是让人舒服,薛蟠却也没有说到被拍马屁到晕头转向的地步,“我可实在不敢当,大人想要做什么,就请直说罢了,若是下官能办的,那必然是没有推脱的道理,若是办不了,那是怎么样都办不成的,这一节还是要请詹事大人见谅。”

  /shu/38958/222376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