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零九、不接茬

二百零九、不接茬

        裴知事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众人那有些不善的目光,依旧是沉稳的站在薛蟠的公案前侧角落上,脸上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色。

        想着这薛蟠为何能够如此长驱直入,轻而易举的进了大堂,又将众人约束在堂前,他自己个到处闲逛,把兵马司的底细给差不多都摸透了,靠的全是这个裴知事的功劳,自己人,才是最知道内情的那个人,竹翁端木筠冷冷的瞥了那裴知事一眼,朝着薛蟠说道,“指挥使大人,您初来乍到,下官等没有及时迎接,实在是罪过甚大,这一节,请大人务必赏脸,晚间大家这些个,凑了些银子在如意楼办了席面来,给大人接风洗尘。”

        “好说好说,”薛蟠笑道,“原本是该我先请的,不过是你们既然安排了,本官自然是从善如流,听你们的安排就是。”

        如此说了一些废话,薛蟠又喝了一口茶,开始说了自己当这个官的事儿,“这原本是御命,故此本官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罢了,只是这兵马司的差事,我是一概不清楚,也不知道你们具体着该怎么办,你们各位办什么事儿,我也不来多问,本官当差办事儿秉持的一个原则,就是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来办,本官差不多,在兵马司的差事儿上一窍不通,算是外行人。”

        众人忙打着哈哈,只是心里头倒是觉得薛蟠的话儿不算错,这样谦虚,倒也不是外界说的那样胡来之人,对着薛蟠的敌意消弭了几分,“故此你们几个的差事儿,在本官没有熟悉兵马司的事务之前,是绝不会擅自改动的,以前是如何,将来还是如何。”

        “是,”何振平自诩是在兵马司副指挥使几个人里头资格最老,有些话儿他也很不客气的说道,“大人这样体恤下情,下官原本是不应该多嘴的,只是昔日这缉拿盗贼之事,原本就是兵马司指挥使大人亲自所辖,其余的人,不能插手,如今大人上任,这事儿该是大人亲自当着才是,原本大家几个,应该要为上官分忧,但是这年底的事儿,原本到处就是繁杂的很,大家伙都觉得人手很是不够了,恨不得自己个分成好几个人来办事当差的才好,故此也不敢说自己个把这千斤的担子接下来,若是接下来了,把事儿办砸了,西城的地面上鸡犬不宁,那就是下官的过失了。”

        薛蟠虽然从裴知事那里知道了众人打什么鬼主意,可真的从何振平口里听到众人居然是安排了这个玩意给自己,还是忍不住拉了脸下来,这些该死的东西,刁难自己居然到了这样的份上,把这最繁杂,最容易办不好的缉拿盗贼之事交给自己,难道自己是刑警转世的吗?这一辈子居然要做这样最繁琐最辛苦最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薛蟠不悦的对着其余几个人说道,“这事儿是真的你们几个一起的意思吗?难道预备着都丢给我?”

        端木筠连忙说明,“大人,这是旧例,大家断不敢破,”他说了好一番大道理,倒是有些意思,说是西城这块地上,原本就是勋贵大家极多,说实话,所谓的地痞无赖或者是那些小霸王们,都是和这些勋贵之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不是哪一家总管家的侄子,就是那一户旁支子弟,等闲的人,根本不敢得罪,但是地面上起码的治安和太平还是要维护的,不能闹的太出格,若是没有一点品级,只怕是这些勋贵之家的大门都进不去,更不用提要捉拿、警告这些人了,故此副指挥使,人家也不一定理你。

        薛蟠何等利害,绝不是那么一两句话就可以糊弄的掉的,他摇摇头,“这话说的不对,若是要去交涉,你们觉得资格不够,要本官出马的,本官自然去,本官虽然年轻,”他一脸正气,“但是强项令还是做的的,可若是我要亲自去捉拿盗贼,维护治安,本官说句不客气的,那还需要你们这些官儿做什么,那些俸禄银子为何不我一个人都领走?”

        矮胖的马力看上去最是奸猾,那绿豆眼睛转来转去的,一笑,眼睛就眯成了一道缝,“那大人若是什么事儿也不干,这来兵马司也是不成的吧?”

        薛蟠笑道,“自然不可能什么事儿都不敢,不过呢,本官初来乍到,这差事儿啊,都还不太清楚,就算有十分的心,只怕也使不出三分的力气,大家伙,既然说是这缉拿盗贼的事儿,要交给本官,大家伙都是这个意思?很好,那也要等着本官熟稔了兵马司的差事儿事务之后,才好接下来这一番事儿不是?”

        “大人在天竺不是也是带兵打仗过吗?”褚明远微微嗤笑,“这带兵打仗,和捉拿盗贼,是差不多的,下官昔日在朝鲜带兵,也是经历过的。”

        “那此事交给褚大人,如何?”薛蟠笑道,“你既然觉得两者同理,不如顺带着一并接去就是了。”

        “这可不好,”褚明远淡然说道,“下官不是指挥使,只是副指挥使,若是什么时候能够坐上大人的位置,自然是竭尽全力,也要做好分内之事。”

        这话说的十分无礼,不仅说薛蟠没有做好分内之事,还红果果的说出了自己有在垂涎薛蟠的位置,换做是旁人,只怕这个时候早就气的七窍生烟了,其余的人都变了脸色,偷偷窥探薛蟠预备如何,但是薛蟠微微一笑,虽然说话低声细语的,但口气还是坚定的很,那就是这事儿,绝对是不接的。

        凡是不知道底细的人叫你做的事儿,一概都不能做,薛蟠今日很好的践行了这一个原则,不管是他们利冷嘲热讽,薛蟠一概就当做没听见,只是笑吟吟的坐着喝茶,等到四位副指挥使说的差不多了,薛蟠这才慢慢开口,“好了,你们说完了,该轮到本官说几句了。”

        “你们都是知道的,本官这边不是正经的差事儿,”薛蟠笑眯眯的说道,“在詹事府那边,也是当差的。”

  /shu/38958/22325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