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六、宽宥一二

二百二十六、宽宥一二

        宝玉有些好奇,“这可真是奇了,素来是请安就是请安,至多要见一见家里头大家这些个人,怎么还把外头的事儿带回来了?这可不成,”宝玉起身,朝着黛玉使了使眼色,“咱们也出去瞧瞧。”

        薛蟠笑道,“许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说不定人家只是想要见一见我罢了,走吧,凤姐姐也一起走。”

        四个人一齐出了黛玉房,穿过隔间,到了外头,贾母独坐于紫檀木八仙过海床榻之上,后头是寿山石刻的金丝楠木屏风,上头还有匾额,长条的案桌上摆放着钧窑汝窑的瓷器,后头还有一副画儿,是宋徽宗的芙蓉锦鸡图,贾母穿着一袭深紫色的喜相逢锦袍端坐于上,珍珠和翡翠分别伺候在两边,鸳鸯站在贾母身侧,拿着一个填漆的托盘,上头放着五彩官窑的小盅;两边一共十六张楠木交椅,几个妇人模样的人也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靠着贾母坐在地上的小木凳子上头,鸳鸯瞧见了后头薛蟠等人进来,连忙告诉贾母:“老太太,薛大爷来了。”

        薛蟠上前朝着贾母作揖请安问好,“老太太好。”

        “好好,”贾母笑眯眯的点头,“昨个听说你去衙门理事了?可还顺当?”

        “一切安好,劳烦老太太费心了,”薛蟠回道,“这年关快到了,衙门里头横竖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儿,故此我今日也就不出门去,安心呆家里头,又过来瞧瞧宝玉和林妹妹,没想到说有人要见我,”薛蟠打量了那几个仆妇,“故此前来见老太太了。”

        刚才贾母发问的时候,那原本坐在地上的几个仆妇就已经起身,垂着手站在一旁,贾母笑道,“是武清伯府的几个媳妇,听说你住在这家里头,故此说要见你,这几位是以前伺候过皇后娘娘的,不是一般的媳妇,蟠哥儿你且见过罢。”

        武清伯再怎么样不成体统,可家里头到底是先后出来了两位皇后,地下仆妇们这样的规矩还是极大的,这几个仆妇朝着薛蟠行礼,真是一丝都不错,而且是端庄严肃,叫人看不出一点错儿来。贾母这样提示薛蟠这些人伺候过皇后,或许还可能是昔日皇后在母家的教养嬷嬷,不好以轻易寻常仆妇对待,故此身子也侧了侧,示意并不敢生受大礼,又拱手做了半个揖,“不敢当,请起请起。”

        为首的仆妇眼皮子微微低着,只不过是偶尔抬起眼,眼光十分柔和,却也似乎能把人看的清清楚楚,她起身打量了薛蟠几眼,贾母又笑着先容,“后头这是琏儿媳妇,那个是宝玉,还有一位是我那外孙女。”

        为首的仆妇转过身来朝着贾母微微鞠躬,“我这一双眼睛真真是看不过来了,老太太家里头真真是钟灵毓秀之地,这样出色的哥儿姐儿都是老太太府里头的,真真是有福气的。”

        贾母极为喜悦,招着手让薛蟠宝玉等人坐下,“也难为你这样说了,你家里头那皇后娘娘才是人中龙凤呢,多少世面都见过了,也能对着这些小儿辈说这些夸奖的话儿。”

        那个仆妇微微一笑,等着薛蟠众人一概坐下后,“这可不是吹嘘的,实在是奴婢肺腑之言,哥儿姐儿都是极好的,老太太好福气,别说是哥儿姐儿了,”那仆妇话题一转,“单单说这一位薛大爷,大家家伯爷昨日都还在家提起过了,说是了不得的年轻俊才,实在是利害的很。”

        薛蟠听到这话微微一笑,接过了琥珀手里的茶,凤姐和黛玉对视一眼,贾母奇道,“怎么,伯爷也认得大家这宝玉的表哥不成?”

        “原本是不认得的,”那仆妇笑道,“只是昨个薛大爷在衙门里头理事,似乎和大家伯府起了一些冲突,把伯爷得用的几个人都给抓进了衙门,伯爷昨个听到了,才打听到是薛大爷办的差事儿,这一回才认识了。”

        贾母不妨还有这么一出,连忙朝着薛蟠看去,见到薛蟠神情自若,只怕是这事儿虽然不全然是真的,但也必然是有几分相近的话儿,不然薛蟠不会如此淡定,“有这么一回事儿呢?”贾母原本身子前倾,兴致勃勃的朝着那几个仆妇先容着黛玉等人,听到这仆妇说了这样的话,顿时身子就朝着后头靠枕靠去,眯着眼,手里头转了转碧玺的佛珠手串,笑眯眯的不说话了。

        薛蟠是真佩服贾母,若是换做是寻常人,比如王夫人,这个时候就忙道,“蟠儿,这事儿是怎么了?怎么还和武清伯府上起冲突了?可不能如此啊。”

        所以王夫人的火候还远远没有到家,贾母这样不发一言,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外头的事儿根本究竟是什么,王夫人是薛蟠的姨妈,正正经经的长辈,故此这么说一说薛蟠倒也无妨,可贾母不好说什么,再者,鸳鸯也从贾母的眼角之间瞧出了她的一些冷漠,知道贾母心里头是有些不高兴了。

        贾母心里头不高兴,也是自然的,这到底是外头的事儿,何况也不是贾家的事儿,这样巴巴的来说这个事儿,自然是这一次这些武清伯府的仆妇们来的唯一理由,贾母还纳罕呢,怎么会突然说来拜见自己个,原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薛蟠对着王夫人微微一笑,“姨妈请勿担心,不过是小事儿,说起来,一来是公务,”薛蟠转过眼,看了看那仆妇,只见到那仆妇面容沉稳,双眼观鼻,“不值当在家里头说;二来嘛,”薛蟠将盖碗放下来,和茶几碰了一下,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到底是一些下人,算的什么要紧事儿。”

        那个仆妇不卑不亢的复又弯腰行礼,“是下人原本是没错的,薛大爷说的极是,只是这些人是伯爷得用的人,虽然是下人,到底也是比别人尊贵一些,伯爷这两日动了大肝火,府里头慌得不得了,还请薛大爷,宽宥一二才好。”

  /shu/38958/22481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