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七、世交也要拿银子

二百二十七、世交也要拿银子

        那仆妇不卑不亢的说着话儿,虽然薛蟠坐着,她站着,可到底好像是主仆易位了一般,话语虽然是温柔也不严肃,可这话里头的意思,可就是不那么好听了,“伯爷在家里头可是好生生气,也是夫人再三拦着,这才没有闹出更大的事儿来,伯爷听说大家今日要来府上给老太太请安问好,于是也就特意叮嘱,要奴婢来请薛大爷的安,把这事儿说开了,请大爷给大家伯府一些体面,看上两家世交的份上,还是要轻轻发落的才好。”

        世交?薛蟠挑眉神奇的望着那仆妇,什么鬼世交,薛蟠才不认识这什么武清伯叶家的人,也不知道和以前还有什么往来,这个世交从何处而来,还真的是有些莫名其妙,这位阿姨,难不成是顺口的话儿说说罢了?这些客套话在别人那里或许还不会有什么计较,但是若在薛蟠这里,他可不会顾及你要什么脸面,该驳斥的还是要驳斥的。

        武清伯府的仆妇显然看懂了薛蟠那挑眉的意思,微微一笑,“贵府上过世的老爷,昔日和大家伯爷都是一起在国子监读书过的,昔日也是好友,只是这些年,贵府的老爷都在南边,又这样英年早逝,故此就少了一些联系。”

        这话只可以相信一半,薛蟠的父亲不是骤然离世的,家里头的事儿肯定会交代的清清楚楚,就算是薛姨妈不交代,张管家这样的老人也会提醒薛蟠逢年过节要注意注意这些世交的来往,比如武清伯这样的人家,就算是昔日圣后还没有秉政,垂帘听政理国,权柄并没有如日中天,但是凭借着皇后的母家,谁也要和叶家打好关系才好,若是自己的父亲和叶家真的是有些干系,昔日一起读书过的交情,怎么会这么多年,自己个一点也不知道?

        这大概率是谎言,大约是武清伯昔日和薛蟠的父亲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不过或许也有可能,毕竟这安福海,和自己父亲也是相识,但是薛姨妈却完全不知……薛蟠想了想,这仆妇的话不能太当真,也不能够不当真,不然真的有干系的话,那今日不给面子可就是不好了。

        只是这个度还要再把握把握,薛蟠抬起头看了一眼贾母,只见到贾母笑眯眯的不说话,“昨个闹事的那些人,我还以为是冒充伯府的家人,原没想到的确是武清伯府的,这一节我还真的没想到。”

        “这原本应该是要严惩的,这在城里头,拿着棍棒打打架,这原本也是寻常事儿,可动刀动枪,把这些白刃都拿出来打架,这个性质也就是太吓人了些,这还是当着兵马司上下所有人在场的时候,肆无忌惮的打了起来,若是有什么人员伤亡,这年关将至,报到上头去,可就是不好看了。”

        薛蟠的意思是武清伯你还要感谢我,把这样不得体容易引发舆情的事儿给按下来了,不然的话这事儿闹起来,就是很轰动很不好看了,那仆妇垂手站着也不接话,知道薛蟠这后头必然还有话儿讲。

        仆妇没有接话,薛蟠也只好自己个自顾自的说下去,“原本是要重重的责罚的,还以为是有贼人敢冒充武清伯府的家人招摇撞骗,如今既然是确定是伯爷府上的,我自然不能随便重重的处置了,两家世交,应该要互相帮助才是。”

        薛蟠答应了下来,那仆妇不免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是薛蟠一口咬死不愿意放人,那么说不得,将来撕破脸就不好了,“多谢薛大爷,大家家伯爷必然是会给薛大爷一个体面的。”

        “什么体面?”

        那个仆妇笑道,“伯爷原本是生了大气,说这事儿务必要让宫里头娘娘知道,还是夫人拦下了,这事儿不是小事儿,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薛大爷肯照顾,伯爷心里头必然高兴的很,这件事儿也就不必再提了,请大爷放心,大家伯爷不是小气的人。”

        贾母眯着眼看了那仆妇一眼,薛蟠心里头有些不高兴了,这事儿自己是半点都没做错,秉公执法这四个字是担得起的,这仆妇的意思,薛蟠既然要从轻发落,这事儿也就这样算了,武清伯不会再因为此事来怪罪薛蟠行事不周,他大人有大量,这件事儿就这样算了。

        “如此倒是要多谢武清伯了,”薛蟠微微一笑,“给了我这样大的体面,不过这件事儿我还没说完,本官可以不深究,但是这持械聚众斗殴的事儿,的确是在的,不好更改这一次的事儿,虽然是轻轻的罚,可也不能说是不罚,若是不罚,嘿嘿,”薛蟠拿起盖碗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这可是本官第一次当差,第一次处置的事儿,若是这个开头炮不响,日后我还怎么当差,底下的人会服我吗?还有这外头的人,要怎么看我这个兵马司指挥使呢,这一切可是都要深思熟虑的想进去啊,我这新官上任,若是三把火没有烧起来,这以后的日子,可就难办了,嬷嬷,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武清伯府的仆妇微微一笑,“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可到底,薛大爷这把火,不该,也不能烧到武清伯府这里头。”

        这话说的就很是无礼了,贾母低眉捻着佛珠的手,都不免顿了一下,王夫人适才已经发问过,这会子原本预备再说,只是见到贾母不发一言,她也只好不说话,薛蟠笑道,“这是自然,武清伯乃是圣后亲弟,又是如今皇后的父亲,乃是圣上的岳父大人,我又如何敢去滋扰武清伯呢,自然是不会的。”

        那个仆妇脸上路出了隐秘的自得之色,薛蟠点点头,“昨个关了一夜,自然是不好再管着了,这事儿还要劳动嬷嬷亲自说,实在是不成体统,这样吧,午后我到衙门,您派人过来,再预备下一笔银子,我就让孔夫子那些人先回家去,这到底,也是马上过年了。”

  /shu/38958/224851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