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二百二十八、赏

二百二十八、赏

        “既然是武清伯府上的家人,自然就不好再关押着了,原本还以为是贼人,如今瞧着竟然也不像,可这样直接就放了,也不是件事儿,我对着地下的兄弟们,难以交代,所以嬷嬷叫人打发着送银子到兵马司吧。”

        “银子?”武清伯这一位吴嬷嬷听到薛蟠这么说,不由得有些惊奇,这当面要银子的还真真是遇到的第一人,“薛大爷要的这个银子,是什么银子?”

        “嬷嬷可别多想了,”薛蟠笑吟吟的说道,“这不是我要的银子,是兵马司要您府上交的银子,孔夫子这些人持械斗殴,这事儿是错不了的,如今看在伯爷的份上,可以先不处置,如今也到了年下了,若是这大过年的,还把伯爷这些得用的家里人都关着,我这个晚辈,未免也太不会做人了,故此自然可以先回去,但是这些人,我听说都是江湖上有名儿的人物,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若是这人放了,他们不声不响的四散而去,那到时候叫我怎么抓?”

        “故此啊,这银子也不是赎金,也不是什么打点关系要用的银子,我这样的晚辈若是打点关系还要问伯爷伸手要钱,岂不是要被人骂死?决计不会的。”

        薛蟠转了转手上的红宝石扳指,“这银子呢,唤作是保证金,就是抵押在大家兵马司,保证过了年,他们几个随叫随到,绝不会违背兵马司的命令。若是这些人年后好好的回来再配合大家兵马司处置这事儿,那么这个银子自然是退回来,一分也不会少的,可若是他们要潜逃出去,那么不好意思,这个银子,兵马司就是没收了。”

        薛蟠这样得意洋洋的说了一番话,凤姐在边上瞠目结舌,不由得对自己这个表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居然是当着这武清伯府的人这样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说要银子的事情,须知道这位吴嬷嬷,只怕是不仅伺候过当今皇后,说不定昔日还是伺候过圣后的,等闲人家的诰命夫人只怕都没有这吴嬷嬷体面,虽然是武清伯这样行事无稽,要一介仆妇来说这事儿,到底是有些难听,但若是论起来各家各府里头这女人的地位,只怕是没有一户人家比的过武清伯府的,只有武清伯府这里,才是女人家说话最算话的地方。

        可薛蟠这样大喇喇的说银子的事儿,好像是给了武清伯府的面子,但又没有给的十足,这一下子,真不知道是如何收场了,那个吴嬷嬷脸上的淡定笑容渐渐的消失了,凤姐看的清楚,干笑一声,连忙说道,“哎哟,薛大兄弟,这话是从何说起呢?实在可不能这样!咱们这几家都是交好,武清伯老爷都这么说了,吴嬷嬷也这样说了,难不成这都还不成吗?既然是伯爷得用的家人,想必也不会说辜负伯爷的大恩大德,做那私下潜逃之事,大兄弟你说是不是呢?”

        “这话是没错,只是呢,我也不知道这孔夫子品行如何,万一若是潜逃了,那伯爷脸上,只怕就是不好看了。”

        吴嬷嬷深深的望了薛蟠一眼,朝着薛蟠微微鞠躬,又转过身来朝着贾母行了行一福礼,“老太太,今个时候不早了,奴婢等告退。”

        许久不说话的贾母这时候才开口笑道,“这时候还早的很,也不留下来用了饭再走,难不成是嫌弃大家这家里头吃的不好吗?”

        “却是不敢如此,”吴嬷嬷笑道,“只是答应了伯爷,求着薛大爷,薛大爷答应了什么还要赶紧着回去告诉伯爷了,却是不敢耽搁了。”

        吴嬷嬷转身预备着离去,凤姐再三挽留也没有松口要留下来用饭的意思,薛蟠这时候却是站了起来,“有件事儿,吴嬷嬷,我倒是还想再多说一句。”

        吴嬷嬷转身,“薛大爷请说。”

        “这件事儿算起来是公务,自然,咱们两家是有交情的,只是吴嬷嬷这样来荣国府请安问好,礼数呢是够了,可到底我如今住在亲戚家是不错,可吴嬷嬷这样子一箭双雕,来请老太太的安,又顺便来说我的事儿,这道理可是有些说不过去啊,”薛蟠背着手笑盈盈的望着吴嬷嬷,“这吴嬷嬷的心思这样不纯,虽然是来请安,可到底是为了这公务上的事儿,这公务上的事儿,又拿到内院来所,叨扰大家老太太,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素来武清伯府乃是最重礼仪,今个的事儿,想着吴嬷嬷办的不好,”薛蟠笑道,“下一次还要注意个才好。”

        薛蟠明显的说了两个意思,第一点,那就是你不该把外头的事儿搬到内院来说处置,历来没有这样的规矩,不是说薛蟠歧视女性觉得女性不能掺合外头的事儿,他的意思是,不应该把外头这些糟心的事儿拿进来叨扰家里的人,外头的公务外头解决就好,何须要带到家里来?故此薛蟠在家里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外头的烦心事儿从来不和薛姨妈宝钗等人说。

        第二点,说就是吴嬷嬷来这里请安问好的动机不纯,你既然是来请安,就不要把这事儿带出来,而且还把贾母差不多背了黑锅了,好像是借着贾母的声势和地位,隐隐带着威胁之色要借住在此地的薛蟠要听从贾母的意思,或者是囿于现在这个氛围使得薛蟠同意放人。

        这两点都让薛蟠很不喜欢,虽然他是预备着放人,但绝不是这样简简单单的就放人的,有些话,该说的还是要一定说。

        吴嬷嬷脸色不豫,朝着薛蟠又是微微一福,“薛大爷的话儿,我会告诉伯爷的,至于那句礼仪的话儿,我却是不敢领受,还请薛大爷说话慎重些才好。”

        “是了,”薛蟠微微一笑,“无论是谁,说话还是要谨慎些才好,今日你们几个也来见了我,这见面礼是必然要给的,赏!”薛蟠吩咐鹤儿,“告诉张管家,每人赏内造玄缎一匹!”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2500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