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坐镇外头

六、坐镇外头

        薛蟠冷冷的看着这一拨不知道是天高地厚呢还是真的有所仰仗敢如此肆意狂言的乞丐,如果按照薛蟠这阴谋论的想法来说,肯定还是后一种居多,必然是有所仰仗的,其实这件事儿不算难,薛蟠开口,看在这西城兵马司的面子上,各方势力让一个角出来,薛蟠招呼一声,这还是可以做得到的,只是薛蟠不愿意和这些江湖上讨生活,特别是讨这种不正规生活的人多打交道多深入,而且也不愿意为了这些人,平白落了人口舌。

        而且又是被人胁迫的意思,薛蟠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今日这个场景,说不得也是要处置好的,薛蟠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要这么说,本官自然就应承下来,好了,你们赶紧退去,到了正月二十八日,你来兵马司衙门寻我,如何?”

        那个老头乞丐十分喜悦,“薛大人公侯万代!小老儿这就退下,绝不会给大人添堵,给府上添乱!”

        “你到时干脆的很,是条汉子,”薛蟠笑道,“难道不怕我翻脸不认人吗?这说话不算数,可也是有的寻常之事。”

        “薛大人的人品,小人还是信得过的,再者,大人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做了承诺,哪里又会反悔,这件事儿对着其余人千难万难,可对着大人,不过是一句话儿的事儿,大人不值当为了这样的小事儿反悔,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今个多有得罪,日后和大人打交道的时候,小人们会一一报答的。”

        乞丐们来的快去也也快,那老者一摆手,就让底下的那些乞丐们都散去了,薛蟠朝着殷天正使了一个眼神,殷天正顿时领命而去,薛蟠起身,不耐烦的说道,“我当着这个官儿,不知道多了多少烦心事!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辞了才好!”

        臻儿吐了吐舌头,“大爷说的轻巧,这辞官哪里是自己说了算的,只怕是没有那么便宜。”

        “怎么不是我说了算?”薛蟠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前进着,“昔日这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故此挂冠而去,我大可效仿先贤,直接辞官,回家吃自己的不就是了?”

        臻儿也是摇头晃脑,今日他也穿了一套崭新的衣裳,伺候在薛蟠鞍前马后的,十分的威风,他笑道,“我不认识这位陶大人,只是想着这一位和大爷必然不一样,大爷您可是当着好几个官呢,难不成都一概辞了?若是还有剩下没辞,只怕是上头官儿要怪罪,到时候一股脑儿给您撸光了,到时候看你是不是还能坐得住。”

        倒还是臻儿看的明白透彻,薛蟠叹一口气,“你这话可是说的再对不过了。”

        薛蟠带着人一起回到了西街口,和贾赦贾政说了这事儿,言明乞丐们都已经退去,贾政贾赦也不问薛蟠付出了什么,贾赦拍手,只是喜道:“好好好!今日这样的好日子,不能让这些卑贱之人搅乱了大好事儿。”

        贾琏悄悄拉住了薛蟠,“你使了多少银子,回头报账给我,这可不能叫你吃亏了。”

        “不是银子的事儿,”薛蟠摇摇头,“这事儿已经解决了,不必担忧。”

        几个人在西街口布置完毕,赖大又来请众人,“时辰尚早,请老爷,大爷二爷们都到里头歇息。”

        于是众人骑着马一起又回到了荣国府,到了荣禧堂里头,今日更是金碧辉煌各式各样的东西都是极好的,众人也不在正厅,到了西里间喝茶说话,今日各个都是喜气洋洋的,尤其是贾赦,脸上红光满面,虽然也是一宿未睡,可精神抖擞,一点也看不出来年过半百的年纪,“圣恩浩荡,让娘娘归宁省亲,实在是天大的恩典,今日务必要一样样办的妥妥当当的,不能有任何纰漏。”

        “自然是如此了,大老爷说的极是,”贾珍笑道,“里里外外我和琏儿都料理妥当,家里头又有凤哥儿总拿全局,管辖丫鬟仆妇们,各处都已经停当,适才外头的那事儿,文龙也已经处理妥当了,绝不会有什么其余的事儿。”

        贾珍这么说,薛蟠也点点头,“等会只怕老爷们和哥哥们要殿见娘娘,不方便吩咐办事儿,我就守在外头,若是有什么不太要紧的事儿,我就一概打发了,免得惊扰里头。”

        贾赦奇道,“怎么你不在里头拜见吗?哦,”贾赦话说出来才明白,薛蟠并不是贾家子弟,自然是不能够入荣禧堂拜见贾元春的,“文龙也不必着急,家里头这边事儿你帮衬着照料,娘娘必然有赏。”

        薛蟠暗笑,他才不想说要入内拜见元春呢,三跪九叩的大礼,未免是有些令人吃不消,虽然这一位也是自己嫡亲的表姐,他还不如在外头厮混着才好,虽然这会子大包大揽说等会要照顾外头,可到处都已经预备下管事仆役妥当,处处都有人照料,只是需要应付什么突发事情罢了,若是没有突发事情,薛蟠自然可以偷懒了。

        几个人正在说笑的时候,外头赖大又来禀告,“宫里头来了消息,娘娘凤驾出神武门了!”

        众人连忙起身,整顿了一番官袍官帽,在座的各位都是勋贵世袭的,就算是贾政原本只是七品的小官,但因为是元妃之父,故此加恩也给了一个四品典仪的虚衔,可以穿红袍,满堂堂都是红袍官儿,倒是薛蟠一个着青了,薛蟠跟着众人出了荣国府大门,又和赖大到了东街口,这边安排了芦棚等物给侍卫太监们歇息,薛蟠也就在此地坐镇。

        忽听外面马跑之声不一,有十来个太监,喘吁吁跑来拍手儿。这些太监都会意,知道是来了,各按方向站立。贾赦领合族子弟在西街门外,贾母领合族女眷在大门外迎接,半日静悄悄的。忽见两个太监骑马缓缓而来,至西街门下了马,将马赶出围幕之外,便面西站立;半日又是一对,亦是如此。少时便来了十来对,方闻隐隐鼓乐之声。一对对凤龙旌,雉羽宫扇,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金黄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执事太监捧着香巾、绣帕、漱盂、拂尘等物。一队队过完,后面方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鹅黄绣凤銮舆,缓缓行来。贾母等连忙跪下。早有太监过来,扶起贾母等来,将那銮舆抬入大门往东一所院落门前,有太监跪请下舆更衣。于是入门,太监散去,只有昭容、彩嫔等引着元春下舆。众人期待已久的元妃省亲,终于到来了。

  /shu/38958/22640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