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赋诗召见

八、赋诗召见

        这些人还有完没完,薛蟠心里头暗暗吐槽,真当自己是不世而出的才子,真有七步成诗的大才?只是这时候不能够直接拒绝,他想了想,低着头回道,“微臣诗文上的功夫,远远不及家里头的姊妹,更加比不上宝玉兄弟的文采,实在是不敢献丑,若是娘娘吩咐,微臣不如给大家伙磨墨,加油助威,以助姐妹们能够做出好诗文,如何?”

        他今日才不想出风头,今天乃是宝玉和众姐妹的主场,他只需要围观这一次的盛举就是了,元春听到这话,微微一笑,也不强要薛蟠作诗,“既然如此,你且边上候着,等会见宝玉的诗词就是了。”

        薛蟠于是和薛姨妈站在了一处,见着众人作诗,好像是一个旁观者在现场亲临一个历史现场,这样的感觉十分特别的,不管是往日如何,将来怎么样,这一刻风流婉约,文采斐然,又是繁花似锦,真真是一个升平世界,是别处,根本就见不到的。

        薛蟠正在啧啧称奇,好像是一个很没有见识的人,初进大观园——贾元春适才已经命名此园为大观园,样样都觉得新鲜,尤其是众女这样子被当做考生,在各自的位置下写命题作文,薛蟠等人只是监考老师,这种感觉更是让薛蟠觉得暗爽不已,这心里头自得其乐,凤姐再三喊薛蟠,薛蟠都置若罔闻,最后还是凤姐拉住了薛蟠,“大兄弟你这是发什么呆呢!娘娘的女官,抱琴喊你呢。”

        薛蟠转过身来,见到了穿着官服的女官抱琴,抱琴乃是元春从贾府带进宫里头伺候的丫鬟,如今也是正经的大宫女了,她年岁和司棋等人的年纪差距有些大,如今大约也已经有三十多的年纪了,薛蟠作揖,“姐姐找我做什么?”

        “嘴这样的甜,”抱琴笑道,“好了,你就呆在这里头,不许走,等会娘娘要见你。”

        “见我?”薛蟠不由得挑眉,“娘娘要见我做什么?”

        “自然是有事儿的,你且呆着,别走开,等会娘娘就要召见了。”

        众人都是惊奇,怎么还说要见薛蟠了,算起来,这满屋子的至亲,见谁大家伙都不会惊奇,怎么就是要见薛蟠了,薛姨妈忙对着薛蟠说道,“娘娘虽然是你嫡亲的表姐,可到底这君臣有别,你在外头开玩笑倒也罢了,在娘娘面前,可是不能胡乱说话,听见了没有?”

        薛蟠笑道,“必然不敢的,母亲请放心。”

        贾母笑道,“薛家哥儿不必担心,娘娘素来是和气的很,你只管回话就是了。”

        这一时元妃看毕了李纨三春及黛玉等人的诗,称赏不已,又笑道:“终是薛林二妹之作与众不同,非愚姊妹所及。”原来黛玉安心今夜大展奇才,将众人压倒,不想元妃只命一匾一咏,倒不好违谕多做,只胡乱做了一首五言律应命便罢了。

        时宝玉尚未做完,才做了“潇湘馆”与“蘅芜院”两首,正做“怡红院”一首,起稿内有“绿玉春犹卷”一句。宝钗转眼瞥见,便趁众人不理论,推他道:“贵人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才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又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他分驰了?况且蕉叶之典故颇多,再想一个改了罢。”宝玉见宝钗如此说,便拭汗说道:“我这会子总想不起什么典故出处来!”宝钗笑道:“你只把‘绿玉’的‘玉’字改作‘蜡’字就是了。”宝玉道:“绿蜡’可有出处?”宝钗悄悄的咂嘴点头笑道:“亏你今夜不过如此,将来金殿对策,你大约连‘赵钱孙李’都忘了呢!唐代韩翊咏芭蕉诗头一句:‘冷烛无烟绿蜡干’都忘了么?”宝玉听了,不觉洞开心意,笑道:“该死,该死!眼前现成的句子竟想不到。姐姐真是‘一字师’了!从此只叫你师傅,再不叫姐姐了。”宝钗也悄悄的笑道:“还不快做上去,只姐姐妹妹的!谁是你姐姐?那上头穿黄袍的才是你姐姐呢。”一面说笑,因怕他耽延工夫,遂抽身走开了。

        宝玉续成了此首,共有三首。此时黛玉未得展才,心上不快。因见宝玉构思太苦,走至案旁,知宝玉只少“杏帘在望”一首,因叫他抄录前三首,却自己吟成一律,写在纸条上,搓成个团子,掷向宝玉跟前。宝玉打开一看,觉比自己做的三首高得十倍,遂忙恭楷誊完呈上。

        元妃看毕了宝玉进献只诗,喜之不尽,说:“果然进益了!”又指“杏帘”一首为四首之冠,遂将“浣葛山庄”改为“稻香村”。又命探春将方才十数首诗另以锦笺誊出,令太监传与外厢。贾政等看了,都称颂不已。贾政又进《归省颂》。元妃又命以琼酪金脍等物,赐与宝玉并贾兰。此时贾兰尚幼,未谙诸事,只不过随母依叔行礼而已。

        元春这边看完了诗文,于是就下座更衣,众人都在外头等候,抱琴这时候又来传旨:“宣薛蟠觐见。”

        薛蟠跟着抱琴到了里头,等了一会,只见到适才穿着杏黄色凤袍的女子已然是换了一件大红色玉兰花并锦鸡的对襟锦袍,头上的凤冠也已经换下,只是带着一副翡翠的头面,面容姣好,若似满月,柳叶眉杏眼桃腮,不仅仅是漂亮,更是端庄温和,绝非一般的女子可以比较,长相也是和宝玉极为相似,薛蟠窥了几眼,随即低下头,元春笑道,“不必拘礼,咱们虽然是头一次见,可到底是嫡亲的表姐妹,算得上是至亲,请坐吧。”

        薛蟠称是,随即坐下,元春温和却又有好奇的望着薛蟠,“听说你有梦中仙人授药,可是真的?”

        怎么又是提这一茬了,薛蟠暗暗叫苦,“是有这么一回,故此进献了避瘟丹。”

        “那么本宫,若是想要问表弟你讨要药方呢,”元春笑道,“不知道表弟你是不是愿意给?”

  /shu/38958/22659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