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求子药方

九、求子药方

        “娘娘说笑了,微臣只要是有的,必然一概要进献给娘娘的,”薛蟠脑筋迅速的转动着,他做着内务府的差事,又因为避瘟丹之事,和御药房也打了交道,出售给内廷好几次药材药丸等物,知道这宫里头的规矩,只要是宫里头的主子们,无论是吃什么东西,用什么药,怎么吃的,都是要一一记载在案的,而且用药要御药房来统一调配,没有说谁自己个私下可以吃药的道理,当然了,什么薄荷脑杏仁茶之类的东西,自然不在此限制范围内。

        本朝体制,后宫内外虽然不是隔绝,可凡是药物吃食这些,可以送出来赐给亲贵之家,这是天家的恩赏,谁都是高兴的,为的不是好吃,而是一个面子,那刘姥姥来打秋风,第二次的时候鸳鸯就送了一大盒内造的点心,吩咐刘姥姥“不管是自己个吃,还是摆盘请街坊邻居一起,都是极好的”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可要是外头送药送药方送进去,那是千难万难的,薛蟠想要进献药方,这是太吓人的事情了,吃的平安倒也罢了,可若是吃出什么好歹来,只怕是不可收拾了,至于安福海处见到的那个嬷嬷,传授了几套太极拳算不得什么,另外说要进献给圣后的那个王母益寿丸,薛蟠再三言明这不是自己给的,是安福海自己找的,和自己个无关,他碎碎念直到安福海十分不耐烦的承诺下来,这才愿意写了给安福海,至于贾元春这里头,薛蟠不想听她要什么方子,唯一的想法就是回绝。

        “虽然是进献,但是只怕是内外有别,微臣很多东西不敢进献,也不能进献。”

        元春坐了下来,接过了抱琴手里头明黄祥云五彩万寿无疆盖碗,笑道,“你虽然年轻,倒是办事很是老成,知道这里头干系重大,故此本宫也不会问你要什么药材,宫里头御药房万药俱全,不需要什么药材,本宫要的是药方,这事儿,而且只怕是只有文龙表弟你才有,别人,本宫一来不信任,二来也不会去问。”

        元妃虽然是语气轻柔,但语意坚定,显然她的性子并不能从外头看上去的那样柔和,薛蟠心里头暗暗思度,那还姑且听一听是了,大不了到时候推脱没有罢了,“娘娘请说,微臣若是知道,必然是能够帮衬的。”

        元春点了点头,满意的笑道,“你这话我就信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是说了这话,本宫就全寄托在你身上了。”

        说完也不和薛蟠再交谈,只是起身,宫女们簇拥着一起出偏殿而去,薛蟠瞠目结舌,“您不是要问我的事儿吗?”嗨,这怎么就走了?

        抱琴站到了薛蟠面前,笑吟吟的说道,“娘娘要出去听戏,再陪陪家里人,没空陪你在这里头墨迹,你这小滑头,别想着躲懒,你当着娘娘适才没听出你的意思?你一准儿等会就给我说,没有方子!今个你必须要想出方子来!”

        薛蟠苦着脸,“姐姐诶,您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又不是华佗,那里是什么,什么药方都能开,什么病都能治的?”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抱琴笑道,“你既然得了梦中仙人传授仙方,那么必然就不会只有一样,若是只有一样避瘟丹,那岂不是浪费了这天大的机缘?故此啊,你必然还有什么好东西藏着掖着,别说是娘娘这里头原本就知道了,就算是圣上之前也在娘娘这里说起过,说起你的福气,是其余人都一概比不上的,故此啊,今个你务必要写了方子出来,若是没写出来,嘿嘿。”

        “没写出来,会怎么样?”薛蟠忙问道,“娘娘怎么惩罚我?”

        “今日这戏,和大宴,你自然是不能去了,只能是在此地写好了才算完,”抱琴笑道,“另外呢,你也是知道的,如今贤德妃娘娘协理六宫,加封凤藻宫尚书,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手里头有实打实的实权,”抱琴觉得薛蟠说话幽默,于是也不免开了玩笑起来,“薛家哥儿如今当着内务府的差呢,要不要大家娘娘给你这里稍微减一些,再把款项发放的慢一些,如何呀?”

        薛蟠忙摆手,“好姐姐,好祖宗!这事儿如何当得!咱们可是自家人呢,我还没说请娘娘多照顾我这边的生意,帮着我多赚些银子,你倒是好,这会子还说要削减了我薛家的生意,这可不成!”

        薛蟠的话儿里头有些不满,抱琴噗嗤一笑,“和你逗着玩呢,你且放心,有娘娘在,你的生意只管做下去,好了,不和你说这些废话了,我且问你,”明明是偏殿内除却薛蟠两人外,其余并没有人在,可抱琴还是谨慎的到处看了看,“娘娘的意思,要生子的药方!”

        元春点了四出戏:第一出《豪宴》,第二出《乞巧》,第三出《仙缘》,第四出《离魂》。她对着贾母笑道,“在宫里头倒也听戏,只是如今事务缠身,却不得空,到了家里头才得一见,可以舒舒坦坦的坐着听了。”

        贾母连忙称是,戏子们忙张罗扮演起来,一个个歌有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做尽悲欢的情状。

        薛姨妈有些不放心薛蟠为何不出来,但是这是在元妃的驾前,不好到处去找,王夫人见到薛姨妈的脸色,知道自家姐妹想要问什么,于是笑道,“蟠哥儿不知道去了何处,这会子正有戏呢。”

        “文龙表弟门里头得仙人传授药方,这实在是天大的机缘,今日本宫遇到了,自然不能就这样错过了,”元春笑道,“故此我让抱琴伺候着,让文龙贤弟写一副字儿给我,也是当做我一心向佛,崇尚仙道之心。”

        别人不知道,宝玉黛玉宝钗等人都清楚,得了吧,薛蟠那几个字,只能是勉强说写的清楚认得到而已,若是要论这写字有仙气,只怕是就连贾兰也可以远远胜过薛蟠。

  /shu/38958/22670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