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十八、复兴詹事府的契机到了

十八、复兴詹事府的契机到了

        第二个问题,兵马司此处牢房关押场所不够的问题,其实还是没有解答的,当然,这显然也是个大问题,再问顺天府借关押的地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若是关押也关押在顺天府里头,那么大家伙就会怀疑到底是谁在处置这兵马司的差事儿,而且顺天府根本也不可能全部将自己身子全部的身子拿来趟浑水,但是兵马司的地方,并不是十分的宽敞,特别是牢房,素来只是作为中转之战,若是有罪的,那么转到顺天府去处置审判,若是无罪但是影响了治安影响了京城地面和谐稳定的,呵斥一番,或者是打几十个板子,也就放了,不可能长期关押大量的罪犯,哦,不是罪犯,用后世的术语来说,不是罪犯,而是犯罪嫌疑人。

        但是显然这事儿薛蟠已经预备妥当了,薛蟠不准备和裴知事说明什么,他吩咐臻儿备下马车,想了想还是稳妥安全起见,自己可是十分谨慎小心的,万一有不法之徒效仿博浪沙刺杀秦始皇那么可真的就是不好玩了,于是连忙又吩咐:“叫殷天正等人带上十几个人跟着我出门去!”

        薛蟠出门浩浩荡荡的带着人马走了,其余安排在此地的眼线不免惊奇,这会子派人出去到处抓人,这已经是十分的吓人的惊诧之举了,可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主官亲自出来抓人的事儿吗?这年轻人是如此的沉不住气吗?

        不过看着出门捉拿贼人还这样骑着马车,可真是世家少女雍容的做派了,众人嗤笑,少了一些关注,就是指望着谁会给薛蟠当头一棒,亦或者是当面落了他的面皮,这少年人,最在意的就是面皮,若是这面皮没有了,只怕是再也没有什么脸面出来大摇大摆的当差理事了吧?

        许是因为各方势力都预备着在此做什么鬼花样出来,故此,谁都预备着等别人来刁难薛蟠,倒是一时间忘了要去主动薛蟠的茬,就想着薛蟠不长眼到了一处,被混乱的人群打倒冲散亦或者是羞辱,这么今天这大乱的场面,就已经成功了,而且不是小成功,而是圆满的成功。

        谁知道薛蟠根本就不是去抓人,大家都错怪了薛蟠的性子,他可不是那种受不得激就要亲自出马教训那些不长眼人的二世祖,他带着这么多人浩浩荡荡的到了西南角十分安谧幽静的詹事府,浩浩荡荡的队伍,将门子小李子吓了一大跳,连滚带爬的进去通传,还以为有什么人要朝着詹事府杀来了,那刘知事惊魂未定的出来一看,见到如此显赫的队伍里头,赫然有一位自从帮着大家伙要来了三个月俸禄就再也不来衙门的左中允大人,于是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二,薛蟠问刘知事,“储端大人在何处?本官有要事儿见他!”

        刘知事连忙引着薛蟠到了签押房之中,朱詹事还是和去年冬天的时候一模一样,坐在书桌之后,慢条斯理的喝着茶,只是身上的衣裳崭新了不少,房内的火盆也烧的旺旺的,室内不复去年那可怜兮兮的冰冷模样,他抬头见到薛蟠进来,起身相迎,“左中允来了,什么风把你给吹进来了?”

        “朱大人说笑了,”薛蟠朝着朱詹事拱手行礼,“这詹事府也是下官正正经经的第一个衙门,我还是大人的下属,怎么说是我素日里头难得来的。”

        朱詹事请薛蟠坐下,“文龙说的极是,”他笑眯眯的喊着薛蟠的字儿,“咱们都是同僚,老夫适才不过是开玩笑罢了,也不仅仅是你,詹事府许多同僚是不来点卯的,这也是寻常之事,不过大家伙都很是感激文龙你帮着大家伙要到了三个月的俸禄,这过年才算是勉勉强强过了个好,说是等着什么时候文龙来了詹事府,要一起过来谢一谢文龙呢,今日来的巧,刘知事,”朱詹事吩咐他,“出去找找看,咱们这些同僚们,有几个没有在外头兼职赚外快的,都叫进来,让他们来面谢文龙。”

        刘知事预备着领命而去,却被薛蟠拦住了,“朱大人,下官有些不恭敬的说句话儿,您接下去,只怕是要把大家伙都叫回来了。”

        “哦?”朱詹事笑眯眯的说道,“原本也是使得,该叫大家伙都感激你才是。”、

        “大人小瞧下官了,这点子钱,下官是不会放在眼里的,”薛蟠若无其事的说道,“大人也不必放在眼里,这接下去咱们詹事府马上就要有金山银山了,何须要再计较这么一点俸禄呢?”

        刘知事的腿原本是想着跨出去,一来去通传,二来也不好听上司们私下交谈的话儿,听得多麻烦就多,可听到金山银山四个字,这腿就好像是牢牢扎根在了朱詹事的签押房里头,再也动不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薛蟠,只是这时候到底还顾忌着朱詹事,没有立即扑在薛蟠跟前,问这金山银山去那里搬?

        朱詹事一下子变了脸色,随即平复了下来,“文龙这话的意思,是何意啊?”

        “大人不是要我帮衬詹事府想想日后的出路吗?我这几日是想到了一个法子,故此过来找储端大人,瞧瞧这事儿怎么办,若是办好了,接下去这詹事府衙门,就要成为四九城里头一等一让人羡慕的好衙门了。”

        刘知事听到这话忍不住就即刻发问了,“左中允大人,您到底要大家办什么事儿,只管吩咐下来,下官绝没有不遵的道理!”

        薛蟠对着刘知事表忠心的话儿点点头,笑而不语,只是望着朱詹事,朱詹事不是省油的灯,他自然知道,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文龙你的话儿意思,说明这差事儿的确是不错,只是只怕这差事儿,也有难处罢?”

        “储端大人睿智,”薛蟠笑道,他也不瞒着,因为这事儿,根本不可能瞒的住,“这事儿是有些风险,但是只要做成了,詹事府的复兴,就是从您手里头开始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27327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