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三十七、要得要得

三十七、要得要得

        做官当差者,最怕的就是事有不谐,即刻就被上司退出去当了替罪羊收拾了,薛蟠反复强调说明有什么事儿,只管查的清清楚楚,有什么责罚,也只管板子打去,不用忌讳任何人和任何关系,起初众人还有些畏畏缩缩的,但是那韩标德被当庭打了二十下板子,这个倒不算什么,其中有一位传闻都是川北侯的私生子,日后必然袭爵的私生子——因为川北伯自己家中并无子嗣,这一位私生子日后肯定是要认祖归宗的,这样的人物,还是薛蟠亲自下令惩治的,挂在兵马司的中庭之中当众鞭打三十,那川北伯的私生子大骂薛蟠说薛蟠不知道天高地厚就连自己个也敢打,薛蟠微笑,“本座在咸安宫之中,对着那咸宁郡王也是想骂就骂,在天竺也是想打就打,不留半分情面,你算是什么东西,如今成了阶下囚还不老实一些?”左右的人要堵住他的嘴,薛蟠犹道不必,“就让外头的人听听,这一位大少爷是什么德性!”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那私生子就是委顿如烂泥忙不迭的在鞭子底下低头求饶了,薛蟠也不管不顾,在刺耳的嚎叫声之中喝完了茶,施施然的起身,吩咐将他丢在大牢里,“看来精神头还不错,今日就不必给饭了!”

        显然论起狠毒来,谁都比不过薛蟠,众人也才想起来薛蟠昔日的英雄往事,那可是鞭打盐运使,脚踢嘉义县男,正面硬抗咸宁郡王,在川西顺手收拾了川西节度使,在天竺又是几次凌虐嘉义县男和咸宁郡王等人,回京第一天就捅破天,把那十几年来赫赫战名的东方纳兰拉下马来,顺带着把兰台寺的左都御史给换了,这样的凶人,如今看来什么倚仗都没有,但是偏生都成了这么多的事儿,也不知道如何,众人想起他的英雄事迹,也只能暗自揣测,薛蟠必然是有一个通天的巨木可以依靠,才敢如此放肆。

        按照常理来说,薛蟠这样的人,必然是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的,这不用别人猜测,只要看抓了多少人去干苦力,有多少人去詹事府被迫参加那什么修身养性班就知道了,可这一次薛蟠看了看众人的口供和笔录,点点头,吩咐了出人意料的话,“叫这些人,去太液池边上帮衬一日,就都放了回去。”

        “都放了?”裴知事奇道,“怎么都放了?”

        “不过是一些纨绔子弟的寻常保留项目,没有什么大恶,比如这调戏妇女,或者是吃什么东西不给钱,这不算是大罪过,应该要放了他们才是,咱们关了两日,又叫他去干活干一日,也足够惩罚了,不许抓了这么多人,”薛蟠好像还是为了众人考虑,“抓了这么多人,若是都拿来自己个管着,实在是太辛苦些了,这些没有大恶的人,抓了这几日,只怕是日日提心吊胆的怕咱们会拿他怎么样,也是惩罚过了,都放了吧,”薛蟠大手一挥,“不过这保证金是都要交的。”

        薛蟠的命令传了出去,兵马司衙门外原本这水泄不通的人群,顿时就散去了一大半,纷纷回家去拿银子取人了,也有门外不懂世故的人发问,“诸位,诸位大哥,咱们何必在这里头求这小小的兵马司呢?谁家里头没有什么干系呢?就不能找家里头的干系吗?!”

        “你呀,那里知道这缘故,这一位新上任的薛大人,年轻气盛,素来是软硬不吃,家里头又有钱,不要咱们送什么银子,他这个位置是宫里头钦点的,什么关系都用不上!还好这一位爷也不是乱来的主儿,只是认钱不认人,这不是就叫大家拿银子来赎人了!”

        “这一套倒是搞的山大王一样,还要赎身的银子呢!”

        “嘘,赶紧着别多说了,回家去凑银子吧!”

        薛蟠当然不是一往无前不顾及身后事的傻子,若是把这些人一锅端了,那么所承受的压力必然是巨大的,王夫人自然是不会说的,但王子腾在都中多年,世交亲戚甚多,有些纨绔少年他虽然是看不上眼,但是迫于压力,总是要问自己的亲外甥求情的,薛蟠不好回绝,再者那贾琏也厚着脸皮来求人,包括内务府许多昔日生意上的关系和需要打点的人,也有子弟陷入了这一次的乱局之中,这些人来说项,自然是不能回绝。

        而且如果想要自己所做的差事阻力最小,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区别对待,之前的确存在了胡乱抓人的现象,已经放了不少人了,这会子又交纳保证金放了好一批的人,最严苛对待的那就是劳作和读书的两拨人,这一些人,人数最少,自然,阻力也就不会很大。

        这个阻力不大也是暂时性的,薛蟠这个人没有什么长远的计划,他更喜欢见招拆招,现在暂时的将阻力减小到最低程度就好,只要是交银子,那么肯定是很多人愿意的,这么多人抓进去,谁拿了银子即刻放人,这可是一种很醒目的广告效应。

        “指挥使大人,外头也有人问,修建太液池堤坝和在詹事府读书的人,交多少银子才放人?”

        “这些人自然是不能轻易放了,这没有将他们改造回对大越朝有用的人,如何能够放人?这银子自然是要交的,先每人交五百两银子来!”薛蟠吩咐道,“詹事府的那些学生们先交五百两,咱们这边劳动改造的,少一些,三百两,他们虽然是义务劳动,可自己的饭食,还是要自己个付的,叫他们都交来了,咱们这边绝不会虐待他们的,也不会胡乱伤害。”

        薛蟠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不交银子,那么就不好意思了,只能是虐待和伤害他们了,这又是一大笔银子,众人都是喜气洋洋,特别是那个老蔡,一拍大腿,“指挥使大人这脑子,属下是真的服了!又抓了人!又树了威风,又赚了银子!”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021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