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四十四、分银子

四十四、分银子

        皇帝长眉微微一挑,“和朕有干系?是什么干系?”

        “这外头如何维护治安,地面安靖,这自然不必说了,原本就是兵马司的职责,微臣虽然是薛蟠的舅舅,却也不必为他邀功什么,只是,这詹事府乃是培育储位东宫之地,薛蟠觉得,这拿着公中的衙门来赚银子,圣上宽仁为怀,自然是不会见怪的,只是这臣下却没有自顾自赚银子的道理,这詹事府里头收来的学费,已经预备下了一部分,要交给圣上,供给宫中使用,他这人微言轻的,又不能在折子上说明此事儿,故此委托微臣请皇上的旨意,这银子该怎么交进来。”

        说句实话,别说是王子腾从未见过这样的事儿,皇帝也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事儿,难道还有人要给皇帝分润赚来的银子,感觉好像是某些打劫的江湖豪侠,在一起坐地分赃的感觉,皇帝也从未见过有人这样红果果的好像要给自己进献银子的事儿,若是进献美女,亦或者是进献祥瑞,或者是一些奇珍异宝,都是有的,但是这样要直接给银子的,皇帝还真是从未见过。

        “这事儿?”皇帝有些好笑,想着迅速的说自己个乃九五之尊,天下之主,还缺银子不成?这薛蟠说起来,可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富翁之腹了,他想着要开口拒绝,但随即想到了别的什么事儿,“薛蟠这人,倒是知道忠君。”

        皇帝不置可否,想来也是不介意拿这个薛蟠进献的银子的,王子腾起初听到薛蟠这话的时候也觉得是笑话一件事儿,皇家何等有钱,那里还缺你这进献的这点银子,直到薛蟠说了那么一番话,王子腾才有些明了醒悟。

        “听说宫里头内务府赚钱的厂子都是那安公公管着的,安公公是圣后老人家的人,自然不会和圣上太亲近,虽然这圣上衣食无忧,不愁吃不愁穿的,但是这想要一些银子使用在别的地方上,特别是那些不能明说的用处,想要多拿些银子来,只怕是不能的,咱们这银子来的悄无声的,给了圣上,不管是自己个赏赐,亦或者要做什么用处,这都是极为方便的,比问内务府要现银,总是自然松快些,这话儿我不敢和皇上说,和舅舅说一说倒是无妨,舅舅虽然是天子宠臣,却也不知道,也没想过这一层吧?所以舅舅你也还要学习一个嘛。”

        “你这话倒是奇了,”王子腾对着薛蟠吹胡子瞪眼,“你舅舅如何当官,倒是要来请教你了。”

        “自然了,”薛蟠得意洋洋的笑道,“舅舅不管家,自然不知道这出门七件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是要花银子的,万岁爷自然不用为生活担忧,但是这外头若是想要办什么事儿,手里头没有银子总是不方便,昔日虽然这盐业办来了许多的银子,但都进了户部的库房吧?就算是进了内库,那也只怕不是万岁爷亲自管着,舅舅你可别告诉我,圣天子垂拱而治,不用做一些不太光明正大的事儿,若是这么说,那外甥自然也不用交这个银子了。”

        王子腾摇摇头,“你这小子,可实在是利害的很,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学来了这么多的阴谋诡计,你说的不错,昔日倒是我想岔了,就算是圣上,想要外头如何,也是要用银子的。”

        永和皇帝说是如何缺银子,却也不见得,毕竟他亲政许久,又换了两个户部尚书,不可能说外朝上还指挥不动国家的财富,但那是国家的钱,而内库想要用银子,避开安福海,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薛蟠这个进献的银子,只怕是还有些用处的。

        皇帝想到了一些深层次的事儿,不由得沉思了起来,王子腾静静等待着,皇帝想了想,先问王子腾,“这詹事府的银子,薛蟠预备着给宫里头多少?”

        “已经预备下了两万两银子,”王子腾听到皇帝如此问,就知道皇帝已然心动,“这些人抓着读书,这银子自然是要陆陆续续交进来的,薛蟠言明,除却交给顺天府帮衬的银子,交给詹事府日常用度的银子,其余的银子,都交给圣上发配使用。”

        “怎么,薛蟠他自己个不留着点吗?”

        “万岁爷说笑了,”王子腾笑道,“若是论起有钱来,只怕微臣还比不过这外甥,他自己家里头有银子,倒是不会做这中饱私囊的事儿来。”

        皇帝也不蠢,自然知道薛蟠这大家伙都分一点的意思在何处,“他倒是谨慎的很,就怕自己个这修身养性班办不下去,”和顺天府詹事府加上兵马司一起干这个事儿,差不多就可以按住许多想要搞倒薛蟠的势力了,再加上若是皇帝也愿意受这个银子,那么基本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西城兵马司的事儿办的不错,”皇帝显然乐意接受这样的飞来横财,“若是办得好,自然五城兵马司都可如此行事,只是薛蟠这折子写的清楚明白,每个人犯罪如何,寻衅滋事如何,罪轻的如何惩处,罪重的如何惩处,目前看来没有乱抓人受刑谋求钱财之事,薛蟠这样写的清楚,朕是信得过他的,只是若是换成了旁人,只怕是不能如此简单,也做不到如此秉公执法,朕看哪,这事儿虽然好,却也不能着急,还是先缓缓的好。”

        “万岁爷圣明无过,”王子腾也不赞成此事儿大张旗鼓的办起来,“若是衙门都想着要大家伙交这个银子,只怕无罪者倾家荡产,有罪者交钱从容逃过刑罚,如此下去,只怕是真的应了那句,衙门无钱莫进来了。”

        “只是这折子到底办的好不好,”王子腾笑道,“圣上还是要给个答复的,这留中不发,外头的议论,可是越发的多了,薛蟠的性子不怕议论,却是怕这各方的压力,圣上是知道的,这抓来读书的人,抓来干苦力的人,可都不什么寻常人。”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021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