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五十二、王嬷嬷打听来的

五十二、王嬷嬷打听来的

        “什么端倪来了?”薛蟠原本懒洋洋的,这会子趁着大家伙都没有来拜访,薛蟠想着还是先打个盹,等到午后大家伙都得空了,再随意的走一走,瞧一瞧这初春时节大观园里头的景色,预备着小憩一下呢,王嬷嬷偏生又来说极重要的事儿了,“快告诉我。”

        王嬷嬷凑在薛蟠耳边絮叨了几句话,原本薛蟠神色从容,可听到王嬷嬷的话儿,不由得猛地变色,“这事儿可是真的?”

        “只怕是八九不离十,”王嬷嬷也是神色凝重,“若不是如此办了,如何这个园子建的这样顺顺利利?之前可是还要问咱们太太借银子建园子呢,咱们太太借了一万两,大爷您进园子也瞧见了,这园子,可是几万两银子建的下来的?”

        薛蟠倏然起身,在屋里头来回踱步,思考着王嬷嬷告诉的这个消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只怕不算假的,而是要想一想,到底这里头有几分真!

        王嬷嬷继续说道,“之前还是窘迫如此,也不顾及在亲戚这里头什么的颜面,问咱们太太借银子了,想必是真的要借钱,必然不会是说二奶奶要借着由头找银子使,可这突然又从哪里得来了银子?必然是发了一大笔财,我这些日子到处打听,虽然知道的不算太多,可也知道这府上的账面上突然就得了好些银子,也不不知道是从何处来的。”

        薛蟠摇摇头,“你这不过是揣测,却不能当真,也不能当依据。”

        “这账房里头的事儿,外人如何得知,别说是咱们了,只怕是除却二奶奶和琏二爷他们几个,就算是珠大奶奶,这些个不管事不当家的,也是不知道里头的事儿了,除非咱们去问二奶奶差不多,哦,对了,只怕是平儿也是知道的。”

        “平儿就算是问她,也是不会说的,这到底是向着他们夫妻两个,”薛蟠慢慢的说道,“我倒是想着,这事儿,老太太知道不知道?”

        “想必是不知道的吧?”王嬷嬷说道,“老太太最是疼林姑娘了,那么舍得就把这林姑爷留下来的家私给这府上建园子了?”

        薛蟠摆摆手,“这事儿不见得,一来老太太虽然疼林妹妹,可她到底是这府上的老祖宗,凡事儿都要先顾着这府上,二来,我虽然不知道,可凡常理想着,这林姑老爷留下来的家私,必然不是交给林妹妹自己个看着的,若是要放,必然是放在老太太处,这既然是老太太放着的,琏儿和凤哥儿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是越过了老太太就偷拿了这么多的银子物件,这不是老太太同意的话,我才不信,他们就敢做这样的事儿。”

        “可大爷这话有些不通啊。”

        “那里不通了?”

        “不管老太太如何照拂自己个府上的,也万万没有说要把这女儿女婿的家私给这府上的道理,若是没有后嗣子孙也就罢了,林姑娘可是还住在这府上的,难道还把女儿女婿的家私给谋了,给自己儿子孙子这里头?万万是没有这样的道理。”

        “你这话是不错,可若是那两个最会做鬼的人,”薛蟠慢慢说道,“说是借呢?”

        “借?”

        “说只是因为要建园子,暂借银子出去建园子之使,日后等到宽裕了,自然再拿回来填补上,”薛蟠想到了这一种可能,他沉着的分析道,“林姑娘如今才几岁?日后就算要出嫁预备嫁妆,那也是好些年之后了,这银子放在老太太的库房里,只怕是白白生霉,为何不暂时的借出来,给这府上修建园子解燃眉之急?这是必然可能的说辞!”

        贾母就算是再疼黛玉,也不会说因为疼爱黛玉,而耽误了东西二府迎接元妃省亲的大事儿,当代之人,很难理解这种仪式上的事情为什么会如此重视,但只要想一想,当代社会里头,若是高官书记到某一处地方来视察,怎么会不谨慎迎接?至于什么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自然也是不在话下了。

        元妃省亲乃是大事儿里头的头一等的大事儿,不可能因为没有银子修建迎接凤驾的园子而耽误了,贾母自然是疼黛玉的,她膝下唯独只有贾敏一女,而贾敏早逝,也只唯独留下了黛玉一女,贾母对着大雨素日里头的疼爱,不可能是假装的。

        这样合情合理的说明,也就只能是凤姐弄鬼,知道林家还有这样一大笔的银子,想了法子来周全要两全其美,这法子原本不算差,贾母身为黛玉的监护人,在黛玉没有长成之前,自然是有资格可以处置林家的遗产,就算是借出去了,的确也是如此,白白放着可惜了。

        按照薛蟠做生意人的角度来说,金钱没有流动起来,就是没有发挥正常的价值,可这法子算是两全其美,但还有最大的隐患,薛蟠今日抽丝剥茧,一下子就想到了,“荣国府还的起这银子吗?”

        虽然不知道这林家到底有多少银子,可林如海原本就是勋贵世家,就算只剩下了空壳,可到底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再加上坐在这天下最肥的位置上呆了四五年,不要刻意搜刮财富,只需要礼尚往来,受了盐业商人们素日里头的孝敬,这就是十分惊人的数目了,想着薛蟠昔日得了林如海的照顾,就已经不知道赚了多少银子了,何况一直有人受着这两淮巡盐御史的照顾?两淮盐运使已经被薛蟠打服,林如海在那任上就是对着盐业大权独揽,这灰色收入,必然是极多的。

        具体不知道多少,但只怕不在百万之下,这银子这么多花下去建园子,靡费之极,就算是元春在宫里头见惯了好东西好物件,到了大观园里头也不免惊叹奢华如此,这不计成本不计代价建的园子自然是好的,可这银子到底是借出来的,日后能还的起吗?就靠着荣国府现如今寅吃卯粮的局面?可以?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0216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