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一、坛主

六十一、坛主

        原来是在这里头等着我呢,薛蟠哑然失笑,“宝玉,你可真不是省油的灯!怎么,趁着今日有我在这里头坐红椅子,就预备着让你大哥哥我出丑是不是?”

        科举考试出榜张贴的时候,通常会在最后一名的名字上用朱笔画一个勾,表示名单就此完结,最后这一位也就是垫底的意思,因为那个红色的勾很像是一张红色的椅子,故此都用红椅子来代表最后一名垫底的那位,薛蟠如此调侃,众人都是明白,宝玉想要来找一个垫底的,湘云笑道,“二哥哥如此看来,还真以为薛家哥哥是会垫底不成?须知道薛家哥哥诗文才华力压咸安宫众人,所做诗句一概都好,怎么倒是二哥哥瞧不起了?”湘云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到时候不仅是二哥哥又是垫底,只怕是薛家哥哥又要一举夺魁。”

        薛蟠摆手,笑道,“你们这些斯文人,却又来戏弄于我,明摆着今日不过是吃饭赏花,怎么却又要作诗了?”

        “这作诗原本是咱们这诗社该做的事儿,今日薛大哥哥乃是东道主,自然是社主掌坛,”黛玉也来凑热闹,促狭的对着薛蟠眨眨眨眼,“自然是要做的,只是如何做,怎么做,自然是社主说了算。”

        众人都说好,并且抛下了薛蟠自顾自的说起了今日该做何诗,倒是把薛蟠落在了一边,薛蟠趁着左右没人,想着起身用尿遁走人,不想这湘云眼尖的很,一下子就冲出来,手里头拿着手帕就拦住薛蟠,“薛大哥哥这是要去何处呢?这会子大家伙都议论着做什么诗呢,你这个东道,如何好溜走呢,”湘云拉住了薛蟠的袖子,将他拉了回来,又按在了位置上,“快请先喝一杯,大家伙都听你的吩咐呢。”

        黛玉瞧见湘云如何,不免笑道,“云丫头倒是当着拦路虎来了,这好端端的,怎么还要拉住了坛主,这可实在不敬,你自己个也喝一杯赔罪是了。”

        湘云大大方方的,“不过是一些甜酒酿,又喝不醉人,怕甚,喝一杯就是,”她一仰脖子,就喝了一杯甜酒,朝着众人展示了一下杯底,“二哥哥虽然平时里头不着调居多,可今日这事儿,的确是好,我还未曾见过薛大哥哥作诗,今日是无论如何,也是要见一见的。”

        探春捂嘴笑道,“薛家哥哥素来是不和大家这闺阁里头的小女子一起玩这诗文上的东西的,到底是外头当官的爷们,觉得咱们这都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胡闹,不愿意作诗,也是寻常。”

        这是拿话来激薛蟠了,若是换做是林黛玉如此熟稔,亦或者是湘云这样大大咧咧的,使这激将法,薛蟠是脸皮厚的不动如山,就算是你说破嘴皮,薛蟠也权当做不听见,只是探春这样说,薛蟠知道探春是个有主意的,又十分在意这些礼数上的事儿,若是薛蟠如此大喇喇的不说,只怕是探春以为自己很是倨傲无礼。

        求月票!

  /shu/38958/230216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