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一、梨花诗会

六十一、梨花诗会

        探春是个心思重的,特别注意礼仪规矩,若是下人有一丝半点不尊重她的意思出来,不管是多少积年的老嬷嬷,多少得脸的老仆,她都不肯轻易放过,必定要摆出姑娘的身份来压服亦或者是处罚了才好,探春性格的这一个特点,可能和她并非王夫人所生,而只是赵姨娘所生这个庶出的身份有很大的干系,特别是赵姨娘不得脸,贾环也是一个靠不住的弟弟,她若是不刚强一些,只怕是更加要被人看扁了去,故此平日说这个,薛蟠不必在意,可探春这样说,薛蟠倒是不能够不说明一二了。

        “这诗文一道啊,我原本就不擅精通,诸位妹妹都是文采斐然之人,我何必班门弄斧呢?三妹妹说笑了,”薛蟠如何会上当,自然这场面话儿说的极溜,“我这三板斧的玩意,实在是不能当大雅之堂,原本是想着借由头出去翻书现学现卖一番,可巧,却又被云妹妹给拦住了,”薛蟠朝着湘云凌空点了点,“云丫头,实在是个调皮鬼!想着我作弊都做不成了!”

        湘云得意洋洋,“薛大哥哥又来诓骗我等,想着我最爱薛大哥哥的那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实在是豪迈的紧!我倒是觉得李太白苏东坡之后,鲜少有如此豪迈之语了!今日我可是第一次要见见薛大哥哥如何作诗了。”

        黛玉望了湘云一眼,又朝着薛蟠看来,薛蟠摇了摇手里的折扇,“这话说的,不过是狂妄之言,倒是被妹妹觉得是豪迈之语了,不过得妹妹如此夸赞,我这心里头啊,倒是美滋滋的,”薛蟠拿着扇子在左手掌心里头拍了拍,“得了这夸奖,三妹妹又使了激将法,我倒是不好意思不做了。”

        探春微微一笑,也不说话了,迎春对着薛蟠温柔笑道,“如此甚好,请大哥哥来定今日诗社之主题。”

        众人在这里头说话,林之孝家的知道众人必然要作诗,背下了笔墨纸砚等物,等到薛蟠吩咐,于是就将桌子等物都抬了出来,薛蟠等人起身,一起离了宴席,到了这边另外一处作诗,既然要薛蟠划定范围,这完全就是可以作弊的咯,薛蟠转了转眼珠子想了想,“今日大家伙都是来赏梨花的,自然要用梨花为题了,再者加上我素来是不拘小节的,也不喜欢这限韵,”宝玉插话喜道,“妙极!”“故此,大家伙就以春日梨花为题,做诗词,均可,如何?”

        湘云笑道,“如此的话,二哥哥又占了便宜了!”

        宝玉忙说道,“坛主吩咐,命令如山,万万不敢违背的。”

        “只是坛主如此命令,大家伙不敢不从。”探春也点头说道,“林姐姐,宝姐姐,你们乃是大才,论起来,你们若是做得出来,自然就好了。”

        宝钗黛玉相视一笑,也不说话,于是薛蟠定下来了主题,又不限格律,众人分开各自苦思冥想,不一会到底是湘云捷才,长笑一声,“我竟得了!”于是走到了案前,挥笔写下,众人忙看湘云所做:

        漫脱春衣浣酒红,江南三月最多风。

        梨花雪后酴醾雪,人在重帘浅梦中。

        宝玉忙说好,“这红酒白雪,真真是极为鲜艳之色,今日咱们聚会之景,可是写进去了!”

        黛玉却是不放过,“不过是甜酒酿,云丫头就依然喝醉了,还在浅梦之中了。”

        湘云笑道,“林姐姐只管笑话我,我却是要等会要好生赏析林姐姐的诗呢。”

        不一会众人都有了,一一抄录出来,迎春:

        紫绡挥断泪阑干,窗下秦筝独自弹。

        三月梨花风又雨,小楼燕子怯春寒。

        探春:

        美人信有错刀投,更折梨花寄暮愁。

        难学冥鸿不回首,明代何况促兰舟。

        宝钗笑道:“姐妹们都是做绝句,我倒是不同了,”众人一看,果然是和众人不同,宝钗写了一首律诗,宝玉最是心急,连忙就读了出来:“

        积雨经旬鹤未过,小楼闲眺费吟哦。

        帘开燕子归来晚,门掩梨花落处多。

        新水小桥通蕙畹,旧山别院入烟梦。

        云开树杪看浮棹,画出春帆送绿波。”

        适才湘云所做是众人喝酒聚会之景,可宝钗所作,倒是指了指这清凉台乃至大观园之景,众人都说好,探春笑道,“这门掩梨花化用前人诗句: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真真是绝妙!”

        众人赏析了一番,又来看李纨所做:

        二十年来老病愁,江山佳处几回头。

        齐梁旧事风吹去,柳叶梨花恨未休。

        这倒是有些愁苦之色在里头了,众人面面相觑,宝钗机敏,觉得只怕是李纨响起了昔日之事,连忙打岔笑道,“大嫂子这婉转风流之句,还真是少见,只是若不是大嫂子当场做出来,我必然是以为是林丫头所做,她素日就爱这断肠惆怅之句,林丫头你且说来,你所做之诗得了不得?”

        黛玉原本还拿着酒杯坐在椅子上沉思,也不知道想着什么,衣角上飘落了许多洁白如雪的梨花花瓣都恍然不知,听到宝钗喊自己这才惊醒过来,笑道,“我得了一首词,这会子正斟酌呢,只是见到这会子蟠哥哥还未得,我先做了出来,免得垫底。”

        她走了过来,写下一首卜算子:

        残梦绕屏山,小篆消香雾。

        镇日帘栊一片垂,燕语人无语。

        庭草已含烟,门柳将飘絮。

        听遍梨花昨夜风,今夜黄昏雨。

        众人叹道,“果然这林丫头的词风流婉约,旁人所不及了!”

        惜春也做了一首,众人看来:

        淡扫蛾眉朝画师,同心华髻结青丝。

        一杯颜色和双泪,写就梨花付与谁?

        这倒是也有隐隐哀怨之意了,还带着一丝些个禅意,湘云大摇其头,“四丫头你才几岁年纪,就写的如此悲切这是要做什么?这里头的禅意,我倒是也瞧不明白呢。”

        李纨笑道,“我这寡妇失业的,才多了些愁苦,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那里来这样不高兴的事儿呢?”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021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