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六十七、又遇张如圭

六十七、又遇张如圭

        紫鹃乃是这荣国府的丫头,不能够说太多不合适的话,之前王嬷嬷养病的事儿也就是如此,若是紫鹃过分殷勤抑或者是张罗过甚,就会让人觉得她有越殂代疱之嫌,故此红楼梦之中,迎春的丫头司棋都敢为了一碗鸡蛋羹冲到厨房去打砸一番,可若是受气起来,只怕是潇湘馆会更多,但是从未见紫鹃也如此行事过,一来和紫鹃温和大度的性子有关系,二来,也是紫鹃的身份所限,很多事儿不便去做,如今王嬷嬷回来了,自然许多得罪人的话,很多得罪人的事儿,让她老人家出马就是极好的了。

        黛玉寄人篱下,虽然是贾母十分疼爱,可到底还是不能什么话儿都乱说的,用薛蟠奶妈王嬷嬷的话来说,“这点上,林姑娘可真是个不中用的。”就算是探春,若是有仆妇不尊重着,她即刻就要回了王熙凤,要王熙凤处置,王熙凤也不敢怠慢,可偏生黛玉就没有如此底气了。

        王嬷嬷回到了潇湘馆,顿时景象不同,恰好也是刚搬进大观园不久,一切都是新设,王嬷嬷顿时就先立了规矩,潇湘馆上上下下洒扫的丫头,看门的婆子这些人的月钱,都由王嬷嬷亲自去王熙凤处领了来,再由黛玉亲自发下去,这是一个规矩。

        不要小看这个,众人都从黛玉手里头拿银子,日久之后,自然会形成一个潜意识下的规矩,就是大家伙都是朝着黛玉拿月钱的,自然事事要以黛玉为主,也不会做出什么吃里扒外的事儿,红楼梦到底不是宫斗剧,没有那么惨烈的事情,但是人言可畏,积毁销骨,若是能少一些黛玉这身边人说的坏话,自然对着黛玉是一件好事儿。

        第二件规矩就是众人外头因为送东西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事儿打赏来的钱或者物件,一概要回禀王嬷嬷或者是紫鹃,要让上头知道,到底是哪里拿了赏钱或者是什么吃食回来,是谁给的,这都要让上头知道,若是什么吃食铜钱之类的,也就罢了,归属自己个用,或者是吃了都成,可若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那就不能自己个藏私了,要归着上头处置,若是贵重的物件,要还给人家,亦或者是日后黛玉也要还人情的。

        这两件事儿原本地下的人絮叨声甚多,几个看门的婆子仗着是荣国府的下人高人一等,还要絮絮叨叨,一下子却被王嬷嬷请了平儿过来给镇住了,这纪律呢是严苛了点,但是王嬷嬷出手也不小气,只要是当差当得好,必定是有铜钱赏赐给干活卖力的,一个月里头还有一两日让这些人轮换着歇息,上了年纪的婆子都贪杯,也会赏赐一些酒给她们在空闲的时候喝,只是不许喝醉,这样下来,众人都是心服口服,绝没有二话了。

        只是紫鹃觉得有些奇怪,王嬷嬷并不是这样杀伐果断的人,素日里头也是温和居多,怎么这生病在外头休养了些日子,回来倒是手腕尽有的很了,再者怎么突然之间王嬷嬷如此富豪,须知道一个奶妈,不可能有那么多钱素日里头固定的打赏下人请人吃酒的,于是紫鹃也忍不住好奇就问王嬷嬷,王嬷嬷笑眯眯的在紫鹃耳边悄声细语一二,紫鹃这才恍然大悟,才知道王嬷嬷这恩威并施的银子从何而来。

        两人自然不会和黛玉去分说什么,昔日薛蟠的奶妈来给山参的时候就和紫鹃反复言明,不许将这些事儿告诉黛玉,为地就是防止众人说闲话,也防止黛玉觉得失了脸面,反而这事儿做成了坏事。

        黛玉虽然聪明,可也不会在这些小事儿上用心,潇湘馆安稳,可她却又有了心绪不宁之事,整日里头发呆,也不爱出门和姐妹一起玩闹,湘云要拉她出去走走,也是懒怠出门,倒是让贾母以为又是身子不妥当,特意打发了太医来请脉,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大约是春困,调理几日也就无妨了。

        一日,原来次日是王子腾夫人的寿诞,那里原打发人来请贾母、王夫人,王夫人见贾母不去,也不便去了。倒是薛姨妈同着凤姐儿并贾家三个姊妹、宝钗、宝玉,还有湘云,一齐都去了,薛蟠自然要去的,而且还早早的就去了,不和薛姨妈等人一块。

        王子腾的府邸好像是售卖天下物产的东市,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就没有一日空闲的,薛蟠到了王府,只见到外头路上排成了长龙,都是要给王子腾送寿礼的,其中不乏穿着狮子麒麟补服的一二品武官大员,这队伍来回几里长,却不知道为何,动也不动,堵在了王子腾府邸门口,路边的行人不由得叹道,“如此显赫的场面,可真真是只有几位宰相门口才能如此了!”

        薛蟠没有什么武将认识的,自然也没人来打招呼,于是他自顾自的骑着马到了王府侧门处,殷天正一伸手,他下了马车,预备着进府去,可不妨耳边突然听到了呼喊声,“东翁,东翁!薛大爷薛大爷!学生在此,学生在此啊!”

        薛蟠听着那声音很是耳熟,转过头来果然见到人群之中有一张熟悉的脸,赫然是昔日在薛蟠府中为幕僚的张如圭,他也在队伍之中,见到薛蟠瞧见了自己,于是连忙从人群之中挤出来,过来对着薛蟠作揖行礼,“多年不见,东翁雄姿英发,风采依旧啊。”

        薛蟠不由得有些恶寒,什么风采依旧,说的好像自己很老了一般,“张先生也在此地呢?”薛蟠笑道,“还这样的客气,说什么东翁,应该是我称呼张大人了。”

        张如圭得了薛蟠的提携,又负责进京运送避瘟丹,得了薛蟠的卫生常识传授,再主持边军之中的防疫之事,平定香国之乱,他也得了不少军功,事后论功行赏,一下子就超擢到了武陵军判官的位置,算的上也是地方上有数的大员了。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0402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