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八十五、没有银子步步难行

八十五、没有银子步步难行

        这里贾母和众人上了楼,在正面楼上归坐。凤姐等上了东楼。众丫头等在西楼轮流伺候。一时贾珍上来回道:“神前拈了戏,头一本是《白蛇记》。”贾母便问:“是什么故事?”贾珍道:“汉高祖斩蛇起首的故事。第二本是《满床笏》。”贾母点头道:“倒是第二本好些?也还罢了。神佛既这样,也只得如此。”又问:“第三本?”贾珍道:“第三本是《南柯梦》。”贾母听了,便不言语。贾珍退下来,走至外边,预备着申表、焚钱粮、开戏,不在话下。

        薛蟠在侧,听到这这三处戏,实在是不吉之兆,若是从箴言的角度来说,白蛇记说明祖先创业艰难,满床笏说明是家族荣耀,南柯梦说明世事无常,只怕是最后这锦衣玉食只怕也是犹如南柯一梦,醒来一切都不见踪影,老人家最是忌讳这些名称上的兆头,故此贾母虽然不言语,只是到底还是觉得有些不悦了。

        这时候凤姐不在身边,众人一时间还领会不到贾母的意思,薛姨妈喜滋滋的和湘云说着话,怀里头又搂着宝玉,倒是没有注意到贾母,唯独是薛蟠见到了,他微微一笑,瞧着众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个,偷偷的起身出来寻了贾珍,“珍大哥哥,听了你说的戏,老太太可是不高兴了!”

        “怎么不高兴了?”贾珍忙问道,“可是哥哥那里说错了!?”

        “老人家最是喜欢这好兆头,你怎么点了一出南柯梦出来?赶紧着换一个出戏来!”

        《满床笏》这是一个典故,说的是唐代名将汾阳王郭子仪六十大寿时,七子八婿皆来祝寿,由于他们都是朝廷里的高官,手中皆有笏板,拜寿时把笏板放满床头。后来这个主题被画成画,编成戏剧,写入小说,在民间广泛流传。至本朝,《满床笏》成了从官场到民间的重头戏。“满床笏”这一典故被用来借喻家门福禄昌盛、富贵寿考。旧时中国民间有钱人家,要把郭子仪的画像悬挂中堂,称作“天官图”,以祈全福全寿。

        这出戏好,可后头的南柯梦一连起来,可就是不太好了!贾珍得了薛蟠的提点,这才惊觉,“这可如何是好?可到底是佛前点的。”

        “南柯梦就演半本,不如后头再加两出好的,”薛蟠提了建议,“神佛的意思顾及了,再也要合了老太太的意思。”

        贾珍听薛蟠说的有道理,于是连忙下去问戏班子,薛蟠先溜了进来,薛姨妈正看不见薛蟠,“你这会子又去哪里了?老太太在这里头呢,你也不过来伺候!”

        “这里头闷了些,我怕老太太觉得气闷,所以问外头得了扇子不曾,要预备着给老太太扇风呢。”

        鸳鸯笑道,“都预备下了,老太太的东西哪里还能忘记了,倒是劳烦薛大爷记挂着。”

        贾母笑吟吟的望着薛蟠,“你们家哥儿的确是好,处处细心着。”

        “他也就是在这样的小地方上下些功夫了,”薛姨妈笑道,“其余的也不过如此。”

        丫头们都是在各人的后头扇扇子,众人坐着喝茶,贾珍这会子又进来了,“回老祖宗,戏班子的班主说他们行当不全,这南柯梦啊只能演半出,倒是被我好生骂了一顿,什么戏班子行当不全,真是叫笑话,不过这个班主倒也乖觉,又说要献两处更好的戏,是他们拿手的,要请老太太和姨太太们看一看。”

        “如此倒也罢了,还献了什么戏?”

        “一出是麻姑献寿,一出是六国大封相。”

        麻姑献寿自然是众人都知道的,只是这“六国大封相”倒是不太清楚,贾母问道,“讲的是什么故事?”

        戏酒上的事情,贾珍是最精通,他于是说明道,“说的是以前古时候,苏秦才华超众,被六国一起封为宰相的故事,里头还说了他嫂子昔日狗眼看人低,欺凌苏秦,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好故事。”

        这倒是值得一看了,贾母点头,这才稍微高兴了些,“这可是好戏。”

        贾珍见状才退了出来,自己个又朝着西楼这边自己独自看戏,不一会,贾琏也到了,见到贾珍若有所思于是问他怎么了,“文龙这个人,琏儿你以为如何?”

        贾琏想到了昔日薛蟠对着自己如此不客气,就差点当面伸手讨钱了,想到这一件事儿,他倒是有些不悦,“手短是有的,只是到底还是不那么大家子气,怎么,珍大哥要问什么?”

        贾珍把今日适才的事儿和贾琏说了说,“这个人看东西倒是透彻的很,又很是帮衬人,看起来,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如今又这样的年轻,又有尚书大人青目,哎,咱们就比不上了。”

        贾琏笑道,“别人说这话也就罢了,咱们兄弟二人何必还说这个,都是一样的,日后这两府都是交给咱们,爵位也是咱们世袭着,就算是什么差事儿都不必当,咱们这一辈子也就是舒坦极了,何必要去羡慕别人?”

        贾珍心里头暗道,我这府上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可你那边,日后这荣国府的家私到底是归给了哪一房还是有讲究的,不过这时候自然也不必说这个,“你少给我说这样的话,”贾珍对着贾琏指了指手指头,“你若是这样舒舒坦坦的不求什么,怎么老是跑平安州去?外头搞什么花样,你打量着我都不知道呢?”

        戏台上的刘邦酒后怒斩白蛇,一番话儿说的是慷慨激昂,可这边西楼上的人倒是浑然不在意,贾琏笑道,“哥哥又知道了什么?可不能胡乱诈我了!”

        “你这小子,还不说实话,罢了,你自己个有自己的门路,只是但凡有出息的差事儿,不能忘了你哥哥我呀。”贾珍对着贾琏说道,“如今这时局,没有这些差事,只怕是什么银子都拿不到的,若是没有银子,我这日后怎么再请你看戏喝酒找伺候的人呢,你说不是?”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2218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