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九十五、救生

九十五、救生

        薛蟠正带着一群人也朝着后头走去,这厢见到了宝钗,很是惊奇,“妹妹怎么来了?”

        “园子里听说金钏投井了,慌得和什么一样,我出来找姨娘,她也在家里头垂泪,只是却不知道到底如何,故此我也就过来瞧一瞧,”宝钗将这事儿略微说了说,又问薛蟠,“哥哥怎么来了此地。”

        “巧了我自然也是为了此事儿,”薛蟠笑道,他是很讲义气的,为何金钏会被赶出来的这事儿不必对着宝钗说出来,只需要说明:“宝玉叫我照顾金钏一二,我故此派了人盯着,这刚出事儿我也就来了。”

        “可是投井了?”宝钗忙说道,“身子找到了吗?”

        “什么投井,不过是金钏在井边玩,不小心跌进去罢了,”薛蟠笑着摆摆手,吩咐和宝钗一起来的仆妇,“回去告诉太太,就说是金钏不小心落水的,这会子已经救上来,没有什么大碍了。”

        薛蟠这样吩咐,仆妇们自然要回去回话,等到王夫人派的人回去之后,宝钗才对着薛蟠疑惑的问道,“可是真的不小心?”

        “自然是不小心,只能是不小心,难道是被逼的跳井自杀吗?”薛蟠笑眯眯的说道,“这话儿若是传出去,对着姨妈这仁善人的身份,可是有所侵害的,我适才已经叫王嬷嬷在里头看着了,叮嘱金钏几句话,叫她不许浑说。”

        薛蟠对着身后的晴雯吩咐道,“你去园子里头告诉大家伙一声,不过是不小心跌倒罢了,并不是什么偷喝,叫地下的人都注意些个,若是胡说被太太知道了,只怕是到时候要吃板子的。”

        晴雯冷哼一声,虽然有些不情愿,也只能是这样先回去告诉大观园众人了,薛蟠也让宝钗回去复命,宝钗还是先去瞧了金钏,见她浑身湿透,脸色不好,却到底没有性命之忧,只是仿佛受了惊吓,满脸泪痕,一句话儿也不说,宝钗问候了几句,只是低头不愿意接话,金钏的母亲忙请宝钗出来,“请宝姑娘在外头喝茶,这到底是鬼门关里头回来的,房里不吉利。”

        宝钗见到王嬷嬷还在外头,于是又请王嬷嬷帮衬着照看一二,王嬷嬷见到左右无人,拉住了宝钗的手问:“可是这边太太叫你来的?”

        “是姨娘叫我来的。”

        “那你可是要说好的。”

        宝钗出了金钏家,复又出来,见到薛蟠还在外头,于是问薛蟠是不是也要去见王夫人,薛蟠摇摇头,“我就不去了,免得她问起来,我如何在这里头,我倒是一时半会不好意思说是了。妹妹你就说她失足是了。”

        宝钗笑道,“这还用哥哥吩咐吗?适才我也就是这么和姨娘说的。”

        “我这就出去衙门办点事儿,晚些再回来,若是有什么事儿,你叫臻儿出来告诉我,”薛蟠笑道,“这会子姨娘只怕是吓坏了,你好生安慰一二罢了。”宝钗进了王夫人院子,只见宝玉在王夫人旁边坐着垂泪。王夫人正才说他,因见宝钗来了,就掩住口不说了。宝钗何等聪明,见此景况,察言观色,又想到薛蟠适才说乃是宝玉托着自己,早知觉了七八分。只是她素来都是有十句只是说三句的人,见到这时候不便自己继续呆着,于是和王夫人禀告:“只是在井边玩耍,不小心掉了下去,所幸有人见到,”宝钗也不说是王嬷嬷就在边上看着所以第一时间见到了,“马上救了上来,只是呛了几口水,受了些惊吓,也就罢了。”

        王夫人感激的望着宝钗,“我的儿,到底还是你稳重一些,适才还是你说只怕不见得会出事儿,果然承了你的吉言,可见这遇事不慌,还是要看你的。所幸也没什么大事儿,若是有事儿,真的是金钏儿跳井死了,”王夫人埋怨的看了宝玉一眼,“瞧着这以后如何收拾!”

        宝钗笑道,“姨妈是仁善人,如何会有下人会自尽的道理,如今可是被我说对了。”宝钗见到宝玉呆头鹅一般,王夫人又看上去有些不自在,也就是告退了。

        原来宝玉会过雨村回来,听见金钏儿含羞自尽,心中早已五内摧伤,进来又被王夫人数说教训了一番,也无可回说。看见宝钗进来,方得便走出,茫然不知何往,背着手,低着头,一面感叹,一面慢慢的信步走至厅上。刚转过屏门,不想对面来了一人正往里走,可巧撞了个满怀。只听那人喝一声:“站住!”宝玉唬了一跳,抬头看时,不是别人,却是他父亲。早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只得垂手一旁站着。

        贾政道:“好端端的,你垂头丧气做什么?方才雨村来了要见你,那半天才出来!既出来了,全无一点慷慨挥洒的谈吐,仍是委委琐琐的。我看你脸上一团私欲愁闷气色!这会子又嗳声叹气,你那些还不足、还不自在?无故这样,是什么原故?”宝玉素日虽然口角伶俐,此时一心却为金钏儿感伤;如今见他父亲说这些话,究竟不曾听明白了,只是怔怔的站着。

        贾政见他惶悚,应对不似往日,原本无气的,这一来倒生了三分气。方欲说话,忽有门上人来回:“忠顺亲王府里有人来,要见老爷。”贾政听了,心下疑惑,暗暗思忖道:“素日并不与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且这一位王爷,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好脾气之人,素来朝野都知道的,更不会是轻易登门,他一面想,一面命:“快请厅上坐。”急忙进内更衣。出来接见时,却是忠顺府长府官,一面彼此见了礼,归坐献茶。未及叙谈,那长府官先就说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贵府,皆是奉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先生做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

        贾政听了这话,摸不着头脑,忙陪笑起身问道:“大人既奉王命而来,不知有何见谕?望大人宣明,学生好遵谕承办。”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304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