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一十六、香冢、落红

一百一十六、香冢、落红

        薛蟠这时候在想事情,倒是真的没注意到林黛玉来此,“刚从外头回来,倒是有些心事,你怎么在我后头,倒是吓了我一跳。”

        黛玉笑道,“我见你这眉头紧锁,神色有些不悦,却不知道是谁惹了你,让你如此?”

        薛蟠见到黛玉言笑晏晏,巧颜笑兮,那些许烦闷,不经意间已经消失无踪了,“也没有别的事儿,你在这里头做什么?大太阳的,站在地下,只怕是要中暑了。”

        “哪里就这样娇气了?”林黛玉笑道,“这些日子得了哥哥你的传授,得空了就打打那太极拳,倒是觉得身子好了许多。我适才瞧见这榴花明媚,落地满红,实在是觉得可惜了,想着若是放在水里头,流出去了,这处水干净,保不齐外头,不干净的东西依旧将这花儿给糟蹋了,那畸角儿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埋在那里;日久随土化了,如此才是干干净净的。”

        可巧遇到了黛玉葬花,薛蟠挑眉笑道,“妹妹倒是好闲情雅致,来,我陪你同去是了。”

        于是两人一起到了黛玉葬花之处,这里头青松成荫,芳草鲜美,大观园处处富丽堂皇,此处许是人迹罕至,倒是有自然之美,少了许多人工斧凿之痕迹,适才黛玉已经是将花都扫起,放入了青囊之中,此时还没有用花锄掘开泥土,薛蟠自告奋勇,“这等力气活,还是我来办是了。”

        薛蟠三下五除二,就挖开了一个土坑,黛玉抿嘴微笑,将花囊放入土中,原本之前瞧着她心绪尚好,只是这时候又觉得不知道为何悲从心来,她接过薛蟠手里的花锄,将泥土推回到坑中,喃喃自语: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这诗句委实是伤感了些,薛蟠摇摇头,欲劝,却又不知道如何劝起,于是等着黛玉起来,笑道,“妹妹好诗兴!这诗句是妹妹自己所做吗?外头不曾听过,可有题目?”

        黛玉点头,“乃是我初春时节偶得之作,唤做是‘葬花吟’。”

        薛蟠点点头,“的确是好,什么时候妹妹得空了,请抄录一份给我,素日得空之时,可细细赏玩。不过有句话儿,我倒是要和妹妹说一说,不以花落而哀,不以柳青而喜,这才是好呢,妹妹心思细腻,是好的,可若是纠结于一处,那也是对自己无益的。”

        黛玉奇道,“蟠哥哥说的话,倒是有些意思,倒是有些先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道理了。”

        “这不以己悲,是最难的,”薛蟠看着黛玉收拾好了,“此地可是有了名称?其余的地方处处都有名字,可这里头却是没有。”

        黛玉笑道,“还真是此处无名,”她看着薛蟠,“不如蟠哥哥取一个?”

        “香冢,如何?”薛蟠微微思索,笑道,“此处既然是你葬花之处,日后这花儿自然是化土而去,但凝香不散,又有妹妹这绝世佳人来此吊唁,实在是香风习习,极为风雅之举。”

        黛玉点头道,“蟠哥哥此言,真真是再对不过,香冢此言,深得妹妹之心呢,只是这有名却是无诗,未免太无聊了些,哥哥还再做一首诗才好。”

        薛蟠摆手,“妹妹的诗不已经是极好的了?怎么还要我再做?”

        “这名儿是哥哥取的,自然也该让哥哥来赋诗一首,亦或者这诗没有,那么对联也是要来一副的。”黛玉促狭的说道,

        薛蟠想了想,击掌笑道,“有了!我想到两句诗,刚好可以赠给妹妹,和妹妹的这心境不同,你且听来。”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薛蟠拿着花锄等物也不等着黛玉说话,径直就去了,黛玉听闻这两句诗不免如同惊雷在耳,余香满口,咀嚼之间,只觉越发的有滋味,一时间呆在原地,不由得痴了。

        薛蟠走到了外头,见到黛玉没跟上来,于是复又返回,邀黛玉同会,于是两人一起出来,依旧是朝着南边行来,夏日嘉木繁荫,处处阴凉,这么一年下来,大观园之内的植物,已经生长的很是繁盛了,加上昔日这园子又是依照原有庭院树木等格局来建,营建起来不过一年,这园子就没有一点的新设之态,两人朝着南边走开,就到了怡红院,薛蟠想着许久未去探望宝玉,于是将花锄等物,交与了路边的一个丫头,命她送回到潇湘馆交给紫鹃去,两人来至院中。见静悄悄的,四处也

        没人,估摸着众人都在午睡,薛蟠笑道,“这会子可真是不好,只怕都在睡觉,”那黛玉却来至窗外,隔着窗纱往里一看,只见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傍边放着蝇刷子。黛玉见了这个景况,早已呆了,连忙把身子一躲,半日又握着嘴笑,却不敢笑出来,薛蟠见到黛玉如此奇怪,也探头一瞧,瞧见两人这么模样,不由得也是微微一笑,只是怕惊扰了两人,于是拉了拉黛玉的袖子,“咱们出去罢。”

        黛玉也不知道为何,冷笑了一声,和薛蟠一齐出去了,两个人似乎又有心事,但又不知道如何说,无言而行,过了一会,黛玉方笑道,“宝玉倒是好运道,这午睡的时候,宝姐姐还帮着做针线活。”

        薛蟠知道黛玉只怕是要取笑宝钗,于是忙说道,“只怕是见到那活计不错,一时见着技痒,也是有的。”

        这话倒是接近了事情的真相,黛玉转过身子来,乌溜溜的眼睛望着薛蟠,一时间倒是瞧得薛蟠很不好意思了,“妹妹这样瞧着我做什么?”

        “我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哥哥倒是这样的紧张了,”黛玉微微一笑,“听说哥哥开了一家铺子,已经开张了?”

        “尚且未开,还要等妹妹一起去瞧过了才算正经的开张,”薛蟠摇着扇子,“没有妹妹去看过,只怕是不好。”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4742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