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八、屋里人的建议怎么样?

一百二十八、屋里人的建议怎么样?

        晴雯笑道,“我那表哥家里头什么东西都不缺,何须要家里头带出去什么?”

        晴雯自然而然的说成了家里头,显然她已经很是将此地作为自己的家了,而对着吴贵那边,说是“表哥家里头”,薛蟠心里头听着实在是高兴的很,“嗨,话可不必这么说,若是空手出去,岂不是让人觉得你在这边不怎么受用?这如何可以?自然是要拿些东西出去了,你哥哥当差辛苦,烧的菜也好吃,我自然还要谢他。”

        鹤儿出去一会,就回来禀告,“这边园子里头的小厨房预备了端午五毒饼,另外还有些时新的果子,听说大爷要,说明日早上就叫人送了过来,”五毒饼其实就是玫瑰饼,只不过用刻有蝎子、蛤蟆、蜘蛛、蜈蚣、蛇“五毒”形象的印子,盖在酥皮儿玫瑰饼上罢了。分别为杏蓉、枣泥、绿豆蓉、台湾卤肉、黑麻香蓉五种馅。五毒饼是典型的“铁面柔肠”:尽管图案看起来比较猛,里面的馅儿,可跟五毒毫不相干,传统的是玫瑰、枣泥、豆沙等等,加上松软的酥皮,再用枣木模具压出图案,如此烤制而成,也算是应景的吃食了。

        “柳嫂子还给了我一包饴糖呢,”鹤儿笑道,“又说要留我吃茶,我怕大爷急着要找我,所以就先回来了。”

        薛蟠笑道,“在那边喝茶也不打紧,别忘了这家里头我叫你办的事儿就行了,”薛蟠见到这瓜果和五毒饼都有了,又叫鹤儿拿一匹玄缎来,“听说你那哥哥也有个媳妇,这缎子拿回去给她们做衣裳。”

        晴雯却是不要,“这么好的缎子,哥哥每日都在厨房里干活,何须要这个,再者他们自己个也有营生,要这样的好东西做什么?白白的不配他们的身份。”

        薛蟠奇道,“你这个人,素来是不把这些身份不身份的东西放在眼里,怎么这会子倒是说这个了?”

        “我可是没有改了之前的意思,”袭人笑道,“这玄缎名贵的很,虽然是自己家做的,却也不好你这样随意送人,我说他们不配穿,只是说这样的好东西,穿戴到厨房去,未免也太浪费了些,大爷素日里头说的一个词儿,明珠暗投,不就是这个意思了?”

        “何况素日里头大爷都有恩赏,他们家现在住在后头,也算是好人家了,干嘛要用这个东西,又不是年节,”晴雯想到之前自己那个嫂子来屋里头对着玄缎衣裳那个垂涎三尺的样子,心里头就觉得有些不痛快,想到她那昔日说过的话儿,更是心里头有些异样,薛蟠要给玄缎,晴雯自然就不许了,“大爷虽然是当家的,却也不能够随意浪费了,若是有钱没地方花去,还不如到外头施舍穷苦人家罢了!”

        晴雯倒是很少如此深明大义的,薛蟠看着她,心里头默念不知道是谁最喜欢就是浪费东西了,不过人家这话说的半点错都没有,薛蟠自然连连点头,可不敢反驳她,“那你就自己个瞧瞧,有什么东西若是家里头要的,只管拿出去就是了。”

        晴雯摇摇头,“这瓜果五毒饼就够了,还要其余的东西做什么,没的出去给他们了,反而白白糟蹋了。”

        这边的事儿就不提了,鹤儿在一边给薛蟠整顿书桌,晴雯依旧还是在做针线活,这时候天气虽然热,可清凉台地处高位,又得大树荫蔽,曲水流觞,薛蟠所居的门口之外,就有飞泉隐隐流下,鹤儿等人将前后门窗都一概打开,如此凉风习习,倒是极为舒适的,不觉丝毫炎热之感,薛蟠在一旁随意的翻着书,如此众人各自各做着自己的事儿,互不干扰,倒是别有一番宁静闲适之意。

        适才在外头受了惊吓,薛蟠这会子倒是看会书喝了茶,又和晴雯说笑了几句,这才是舒缓了下来,晴雯这时候倒是有了些疑惑的样子,她慢慢的将手里头的绣花针放了下来,“宝玉这个人说话奇怪的很,说要把金钏带进园子来,这是要做什么?”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薛蟠在窗下看书,倒是没有抬头,翻了一页,问晴雯道。

        这还是在家里头当个丫头不成?晴雯心里头想问的这句话,只是不知道怎么地,脸上通红一片,却是怎么样都问不出口,心里头都有些乱了,晴雯摇摇头,“也没什么,只是我想着金钏是太太的丫头,若是宝玉这样带回来,岂不是有些说不通?”

        薛蟠把面前的那本书给合了起来,“你这话倒是有些道理,”薛蟠微微点头,“若是这样带进来给宝玉,到底是没名没分的,不合适,什么时候还要和姨妈说过了才好。”薛蟠看了一眼晴雯,觉得这个时候窗外晚霞照耀进来,映衬下的晴雯分外的美丽娇艳,于是他心里头一动,想着要逗一逗她,“恩~这金钏啊,宝玉是必然喜欢的,我瞧着让她挑明了回姨妈,就让她当宝玉的屋里人,你觉得怎么样?”

        晴雯有些懵懂,“屋里人?”

        鹤儿却是拍手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是平儿姐姐一样的是不是?我上次听王嬷嬷说了,她老人家说平儿姐姐是琏二爷的屋里人,和其余的丫头不一样,叫大家务必要尊重一些,若是什么时候平儿姐姐有个一儿半女的,那么就是姨娘了,是正经的主子了!”

        薛蟠笑道,“是了,就是这个意思。”

        晴雯这才明白回来这屋里人是什么意思,她又想到了自己那不着调的嫂子和自己说过的话,刷的一下,脸上宛如西边的红霞满天,通红起来,薛蟠对着晴雯笑道,“你觉得如何,让金钏到宝玉的屋里人?如此一来,想必太太也不会说什么。”

        王夫人要说的东西只怕多的要死,只是这个时候薛蟠在开玩笑而已,晴雯朝着薛蟠啐了一口,“做不做屋里人的,和我有什么相干,大爷你自己和金钏说去,要不再和宝玉说就是了!和我说什么!”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6477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