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二十九、输定了

一百二十九、输定了

        晴雯听到薛蟠的语气里头些调笑的意思,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金钏的事儿你来问我做什么,没的是问错了人!”

        薛蟠笑道,“这不是问你的意思嘛。若是算起来,还是这屋里人最合适金钏,金钏也是为了宝玉才如此被赶出去,又跳井去的,算起来也是有情义的,若是这样的话,让宝玉收了她,岂不是更好?”

        晴雯却是摇摇头,“若是他们两情相悦,如此自然是最好的,可若是金钏并不喜欢宝玉,只是觉得被赶出去委屈呢?这也是未必是好事儿了,再者宝玉那样的性子,只怕是喜新厌旧极了的人,若是他只是觉得金钏可怜就要如此,这可怜还能多久?只怕得了手,也就是抛在脑后了。”

        晴雯给世人的印象,素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直性子,干干脆脆,爱恨分明,应该不会有人觉得晴雯是如此深思熟虑之人,可这一席话,倒是让薛蟠忍不住要正眼正视晴雯了,这一席话,还真的颇有后世时代女性该说的话,你喜欢我,我喜欢你,自然在一起是了,可若是不喜欢,只是觉得愧疚或者是可怜我而在一起,这倒是不必。

        颇有些独立女性的色彩了……薛蟠心里头暗暗点头佩服,只是这时候鹤儿听不懂两人如此说话,只是说自己个感兴趣的事儿,“这么说来,晴雯姐姐岂不也是大爷的屋里人?反正如今大爷的事儿都是姐姐你打点着,依我看,不如姐姐也做大爷的屋里人罢!王嬷嬷说了,若是当了屋里人,这月钱可是多的多呢,不像大家就半吊钱,”鹤儿拍手,“何况我也觉得若是晴雯姐姐和大爷一起,生一个宝宝出来,必然是和姐姐一样的漂亮呢!”

        漂亮!薛蟠心里头暗赞鹤儿,不枉费大爷疼你那么多年了,看来你这半吊钱的月钱是时候该涨一涨了。

        晴雯听到这话如何肯得?顿时就站了起来,骂道,“我把你这说话没遮拦的小蹄子!这些日子没教训你,倒是什么话儿都敢乱说乱比划了!”鹤儿嬉皮笑脸的,薛蟠也在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晴雯越发觉得没意思起来,起身就要来扭鹤儿,鹤儿在屋里头东走西串的,嘴里头喊道,“好姐姐,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鹤儿躲到了薛蟠的书桌之后,薛蟠对着晴雯笑着摆手,“你且饶过她这一次罢。”

        晴雯跺脚不依,“今个可不能饶了这个蹄子!”

        主仆三人正在说笑打闹的时候,门外突然就响起了声音,“这是在家里头做什么呢?”

        薛蟠侧过脸来,才发现黛玉倚着门窗含笑望着自己,只见到黛玉穿着一身淡绿色的宁绸裙子,上面是九连环米珠的比甲,头上梳了一个飞燕髻,看上去清丽脱俗,门外有斜阳余辉,给黛玉整个人似乎绣上了金边一样,倒是好像是云中神祗,慢慢从落日之中走出的样子。

        薛蟠忙起身,“妹妹怎么这会子来了?快进来,适才他们两个丫头在玩笑,我在看热闹呢。”

        黛玉瞧了晴雯一眼,“晴雯这丫头在你这里,过的可真是舒心的很那。”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薛蟠笑着请黛玉坐下,“这园子里头好像神仙地界一般,不用去管外头的俗事,自然是人人都过的舒心了。”

        黛玉笑而不语,晴雯见到黛玉来了,行礼一番,也就拿着针线活出去了,鹤儿留下来倒茶,“这虽然太阳快下山了,可到底还是有些热,你怎么来了?”

        “饭后无事,故此出来四处走走,想着蟠哥哥你白天在外头待客,不和大家同回,故此过来瞧瞧,可巧你在家里头,”黛玉笑道,“还以为你在外头要处置什么事儿呢。”

        “无非是客人要陪着说说话罢了,那里还有事儿要处置,”薛蟠说道,“恰好你今日来了,原本还有一件事儿要问你,再过些日子,就是姑太太的祭日,我想着昔日在扬州的时候也是和姑太太见过几面,故此想着要祭拜一二。你意如何?”

        黛玉听到这话,虽然时日过去了有些时候,但是不由得脸上还是带了一些阴霾,“这府里头,大约也就除却老太太之外,只有蟠哥哥你还记得母亲的祭日了,旧日老太太也摆过只是我怕老太太伤心,也就和凤姐姐言明不必如此,老太太伤怀,委实不是好事儿,我和老太太说,心里头存着纪念之心就是了,何必要大动干戈,故此这些年也就不祭奠了。”

        黛玉这是乖巧的宽慰贾母之举,薛蟠听到这话又心疼说道,“你是个懂事的,但是我却怕你心里头存了伤怀的意思,虽然有句话说若是怀念谁,倒也不必特意的摆出来,只是咱们都是凡夫俗子,这些祭奠的事儿还是要做的,既然你怕老太太伤心,咱们也不必大张旗鼓的办,我给你办好,咱们悄悄的祭拜一二,如何?”

        豪门大宅院里头的忌讳多,除却主子们之外,其余的人一概不许胡乱祭拜,就算是家里头什么老子娘过世了,也不许身上见白,免得犯了主子的忌讳,黛玉的这件事儿,若是贾母来操持,自然是无人会说,但若是私下自己偷偷的祭拜,到底是不好的,故此薛蟠要说,自己个预备好了,黛玉点点头,心里头涌起一股暖流,到底还是薛蟠处处给自己想得周到,“多谢蟠哥哥了。”

        “我瞧着你今日在香港,我那铺子里头说的话不多,是不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了?”薛蟠朝着黛玉眨眨眼,“若是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儿,只管告诉我,我必然是帮着你的。”

        “能有什么事儿,”黛玉笑道,“无非是想自己个的事儿罢了,算不得什么,倒是哥哥你,又和凤姐姐去赌约了,不知道这一次,能有多少胜算。”

        “原本是胜算不大,只是今日见了那客人之后,”薛蟠胸有成竹的笑道,“只怕是凤姐姐这一次是又要输给我了。”

  /shu/38958/236494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