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四十四、冲撞

一百四十四、冲撞

        晴雯笑道,“这可不是你大爷该来的地方!地方小,也脏!”

        薛蟠不以为意,“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吴贵和吴贵媳妇忙就在屋外头垂着手等着了,见到薛蟠看着自己,吴贵忙跪下请安,吴贵媳妇行福礼,薛蟠笑着摆摆手,“不必多礼了,快起来吧。”

        晴雯见到薛蟠脸色通红,问道,“可是在外头喝了酒?”

        “仁大哥带我见了外头的人,又办了点事儿,自然就要喝酒的。”薛蟠笑眯眯的说道,他上下打量了晴雯几眼,“今日穿的好看,看来是花了点心思的!”

        吴贵媳妇夸奖晴雯,晴雯无动于衷,薛蟠如此一说,晴雯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什么好不好的,无非是家常的衣裳!”

        吴贵媳妇适才听到晴雯和薛蟠说笑,抬起头来,这才第一次见到了薛蟠真人的模样,吴贵媳妇原本就天性风流,以前嫁给吴贵的时候时常哀叹自己不得舒展心中生平所志,只是这些日子得了薛蟠的照拂,家里头日子好过了些,唠叨才少了些,今日见到薛蟠剑眉星眸,身材高挑,虽然年岁还小,但已经是风流倜傥十分出众了,饶是吴贵媳妇不是雏鸟,见到薛蟠如此风姿,又被他这眼神一扫,不由得身子都酥软了半边,心里头嘭嘭嘭直跳,“我的老天爷,大爷怎么生的这样的俊!”

        既然是喝了酒,晴雯就格外小心些,她搀扶住了薛蟠,“既然来了,就不能即刻走的道理,恰好我这哥哥预备下了酒菜,虽然没什么好的,总是要请大爷再吃一些才好。”

        这样闹腾了半日,薛蟠又回来这么一路上,倒是还真的有些饿了,“你哥哥是烧的好菜的,我自然要来吃一些。”

        吴贵媳妇见到薛蟠脚步有些踉踉跄跄的,于是趁机上来也要扶住薛蟠,“大爷可也小心着点,”可才扶上去,就被鹤儿抢了过来,“大爷小心着些。”

        薛蟠被扶着进了屋里头,坐了下来,这才笑道,“哪里就这样娇气了,不过是喝了些酒罢了。”

        晴雯扶着薛蟠坐下来,笑道,“大爷没规矩,这可不是你主子该来的地方,今个可没什么好菜,”薛蟠坐在了炕上,见到这桌子上的菜,倒是笑道,“这许多菜了,怎么没有?”

        晴雯忙叫吴贵再做几个下酒菜来,务必要精致可口一些,又拿了滚烫的水来,给薛蟠重新烫了一副碗筷来,“你这不声不响的来,可是什么家伙事儿都没有,就讲究用一些吧。”

        “哪里就这么娇贵了,”薛蟠笑道,“我也是苦日子出身的。”

        “这话说的奇怪,”晴雯奇道,“大爷家里头哪里是苦出身?”

        薛蟠这才恍然,自己说的上辈子了,“哈哈不说这个不说这个,”薛蟠抬头来看着吴贵媳妇,“这就是你嫂子吧?”

        听到薛蟠说到自己,吴贵媳妇连忙一扭水蛇腰,又盈盈拜倒,“小的给薛大爷请安,小的就是吴贵媳妇!”

        声音软糯甜美,薛蟠倒是心情大好,“快起来吧,你是晴雯的嫂子,自然也不是外人。”

        好么,这下子倒不是外人了,吴贵媳妇心里头暗喜,抬起头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薛蟠不放,晴雯还不知觉,鹤儿却是瞧见了吴贵媳妇的眼神,不由得大为皱眉,吴贵媳妇娉婷的向前,就要为薛蟠倒酒,“我这里头实在是寒酸了些,也没有什么好酒,这还是前个浸的雄黄酒,大爷请勿嫌弃,多少喝几杯才好。”

        薛蟠抬起头来,见到这媳妇身材凹凸有致,面若银盆,桃腮杏眼,又是樱桃小口,特别是眉梢之间,风外的有风情,“哪里呢,”薛蟠被这美艳少妇靠近一激,倒是有些热起来,略微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他咳嗽一声,“你也坐下来喝一杯吧。”

        吴贵媳妇顺势就要依靠着薛蟠坐下,却被晴雯拦住了,“没有嫂子坐下来的道理,赶紧着去把哥哥请来,就不要在厨房忙活了。”

        晴雯的话,吴贵媳妇不敢不听,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也只好是下去给吴贵打下手,不一会,就又端了几盆菜来,一样是鸡油炒大头菜,一样是凉拌黑木耳,再一样是金钩红烧冬瓜,也实在是没什么好菜,吴贵上了菜连忙说对不住,“怠慢大爷,这可没什么好菜了!”

        薛蟠请吴贵坐下来,吴贵再三不肯,只是说,“站着伺候就是。”

        晴雯笑道,“大爷要你坐,你就坐,素日里头和我倒是还有些话儿要说,大爷在这里,你只管说就是了。”

        吴贵媳妇也恨铁不成钢的推吴贵,“大爷面前,何必这样约束!我给大家伙伺候着就成!”

        吴贵这才告罪再三坐了下来,晴雯给薛蟠夹菜,薛蟠摆摆手,“这是干什么,又不是在家里头,我自己个夹,吃的高兴些!”吴贵只是在薛家当仆人,并不是什么上等人家,再者也是因为在这里头当差,故此日子比别人要过的从容一些,不然的话这些酒菜还不得有,鸭胗软嫩,鸭肠脆爽,薛蟠吃了几筷子,赞不绝口,“咱们这金陵啊,乃是天下最会吃鸭子的地方,没想到吴贵你这鸭下水也做的这样的好,以前倒是没见过你做过这个。”

        吴贵有些惶恐,“这原本是下人们没荤腥,故此拿来下酒的下水罢了,实在是不能给大爷吃的。”

        “这有什么,”吃了好吃的,薛蟠心情大好,摇摇筷子,“这东西好吃的很,我也许久没吃了,你记得下次给我做一些起来。”

        吴贵忙答应下来,却也有些怅然,“大爷自从搬进园子里头,都在那边厨房吃饭,小人这里的饭菜,只怕也是很久没有吃过了。”

        “是了,”薛蟠笑道,“只是那边的饭菜到底还是不太合我的口味,还是你的淮扬菜是最好的,你在外头给太太做饭就是,我什么时候要待客,或者是什么时候想吃你的菜了,自然会来传你,到时候你做好了送进园子就是。”

        人最要紧的是在工作之中获得满足感和成就感,吴贵高兴的答应了一声,“大爷要什么吃的,只管告诉我,自然样样都是做得出来的。”

        这鸭肝鸭胗自然不错,可是没想到那道金钩红烧冬瓜,也是极为鲜甜可口,用了酱油来增色提味,倒是和寻常的火腿炖冬瓜味道截然不一样,薛蟠也十分赞许,晴雯又给薛蟠盛了一碗肉丝面,“怎么好像外头吃饭,没吃饱的样子,难不成仁大爷招待的不好吗?”

        薛蟠笑道,“外头谈事情,自然是没有那么痛快的吃东西的,倒是家里头自在的很,你怎么不吃,也一起吃一些,这一次可是我沾了你的光了,不然的话,寻常那里有这样好吃的菜。”

        薛蟠坐在上首,晴雯和吴贵左右作陪,吴贵媳妇站在地上伺候着,听到这话,吴贵媳妇娇笑道,“大爷只要不嫌弃,什么时候来都成,您在家里头照顾大家姑娘,我和她哥哥心里头呀,着实感激的很,寻常时候也不知道如何答谢大爷,若是大爷愿意来,大家两夫妻呀,”吴贵媳妇眼波流转,“怎么样都要报答大爷呢。”

        薛蟠笑道,“你们自己个当差就好,倒也不必说要报答什么,一来晴雯是在我房里头当差的,她虽然嘴巴上利害了些,可人是极好的,我自然疼她,二来,吴贵手艺好,我自然也是喜欢,谈不上要你们报答什么。”

        晴雯听到薛蟠夸自己,笑道,“大爷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做嘴巴上利害些。”

        吴贵忙对着薛蟠说道,这会子他倒是说了一番话,“大爷不可太骄纵了晴雯,她是伺候大爷不假,但当差好,原本就是她的本分,不值当大爷夸奖什么。”

        这话倒是说的很稳妥,吴贵媳妇也震惊于吴贵居然说了这么一番不错的话儿,于是这边众人陪着薛蟠吃了饭,又喝了好些酒,薛蟠这会子倒是又喝了好几杯雄黄酒,晴雯拦住了,“大爷今个酒可是喝得多了!不能再喝了,若是等会子再醉了,可就不好。”

        吴贵媳妇这时候掀开门帘进来,娇笑道,“大爷,这会子备下了醒酒汤,请赶紧喝一碗解解酒罢。”

        醒酒汤是酸笋蛋花汤,鲜香酸楚,十分开胃,薛蟠痛痛快快的喝了一碗,这才起身,略微有些摇摇晃晃的,吴贵媳妇忙要上前扶住,却又被鹤儿给抢了先,两个人一起送了薛蟠出去,直接送到了大观园门口,薛蟠都已经进去了,吴贵媳妇还是杵在当地,远远的望着薛蟠等人,吴贵有些醉酒,于是和她说了一声,径直回去了,吴贵媳妇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转过身子来,低着头想心事,倒是也没注意到前头有人,猝不及防之下,倒是迎头撞上了一人。

        来人哎哟一下,边上有人忙骂:“瞎了你的狗眼,琏二爷也敢冲撞!你是那里的媳妇!”

  /shu/38958/237605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