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五十一、薛蟠提议

一百五十一、薛蟠提议

        又进一道碧纱厨,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悬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宝玉穿着家常衣服,拖拉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他进来,将书掷下,早带笑立起身来。贾芸忙上前请了安,宝玉让坐,便在下面一张椅子上坐了。宝玉笑道:“只从那个月见了你,我叫你往书房里来,谁知接接连连许多事情,就把你忘了。”贾芸笑道:“总是我没造化,偏又遇着叔叔欠安。叔叔如今可大安了?”宝玉道:“大好了。我倒听见说你辛苦了好几天。”贾芸道:“辛苦也是该当的。叔叔大安了,也是大家一家子的造化。”说着,只见有个丫鬟端了茶来与他。那贾芸嘴里和宝玉说话,眼睛却瞅那丫鬟:细挑身子,容长脸儿,穿着银红袄儿,青缎子坎肩,白绫细褶儿裙子。那贾芸自从宝玉病了,他在里头混了两天,都把有名人口记了一半,他看见这丫鬟,知道是袭人。他在宝玉房中比别人不同,如今端了茶来,宝玉又在旁边坐着,便忙站起来笑道:“姐姐怎么给我倒起茶来?我来到叔叔这里,又不是客,等我自己倒罢了。”宝玉道:“你只管坐着罢。丫头们跟前也是这么着。”贾芸笑道:“虽那么说,叔叔屋里的姐姐们,我怎么敢放肆呢。”一面说,一面坐下吃茶。

        那宝玉便和他说些没要紧的散话:又说道谁家的戏子好,谁家的花园好,又告诉他谁家的丫头标致,谁家的酒席丰盛,又是谁家有奇货,又是谁家有异物。那贾芸口里只得顺着他说。说了一回,见宝玉有些懒懒的了,便起身告辞。宝玉也不甚留,只说:“你明儿闲了只管来。”仍命小丫头子坠儿送出去了。

        贾芸临走之前,倒是又想起来了什么事儿,对着宝玉禀告道,“前些日子我见到了神威将军府的冯公子,他可巧遇到了我,却也没什么别的说了,倒是要我陪着叔叔一起去赴宴,说是过些日子倒是要请薛大叔吃饭的,许是瞧着我还灵光,说要我陪着叔叔过去。”

        宝玉点点头,“冯紫英这个人,倒是不觉得你辈分低了些,还愿意和你说话,罢了,既然他这么说,你这几日就空着,我带你去就是了,带你去见见世面。”

        贾芸脸上微微一红,却又不好说什么,于是也就告辞出了来,袭人在边上旁听许久,等到贾芸出去才叹道,“你说这样的话儿,芸哥儿,必然是不乐意了。”

        宝玉奇道,“我说了什么?无非是寻常的话罢了!”袭人点了一二,宝玉倒是觉得委屈,“这个冯紫英,素来是眼高于顶,等闲人是看不上眼的,这芸儿我瞧着素日里头没有多少出息的样子,风雅之骨也是没有的,倒是被冯紫英瞧中,如此说来,我还真的要带他去了。”

        想到这里,宝玉又叫秋纹去看看,薛蟠回来了没有,“若是回来,也请大哥哥告诉一声,什么时候得空,我好告诉冯紫英外头去,他都催了好些时候了,若是再不去,只怕就恼了。”

        袭人见到宝玉不以为然,也就暗暗叹了一口气不提,心想若是薛蟠当面,依照着他这说话客气的风格性子,只怕是不会让贾芸这样心里头不舒服。

        这倒是袭人看错了薛蟠,若是论起说话难听起来,只怕是没有人比得过薛蟠,足足可以把人气死,比如这个时候,中城兵马司指挥使衙门之中,五位洛阳城的公安局长正在一起议事,商议这个衙门归属何衙门来管辖,薛蟠得了朱炳德的委托,一下子先跳了出来——他素来是不当这个马前卒的,今个这么一做,倒是不太舒服,觉得总是有些不对劲,他率先跳了出来,“我倒是觉得,这归属什么衙门,还不算要紧,要紧的事儿,在咱们这里头,选出一个都指挥使来,如此一来,自然咱们是五城同心,去哪个衙门都是一样的。”

        薛蟠这样的年少气盛,一下子就爬到了这些中年大叔一样的官位上,甚至还有隐隐凌驾于上的意思,众人虽然面上是行礼如仪,把薛蟠当做是同僚对等的看待,可心里头委实的有些看不起的,听到这话,那北城兵马司指挥使杜如山微微冷笑,“薛大人,这个都指挥使是要指挥大家五城吗?这样说来,应该您来当才是,如此的话,才能够把这洛阳城所有不法的人抓起来,好生赚一笔银子,咱们这些衙门也多些出息,是不是啊?”

        其余的人默不作声,薛蟠微微一笑,“我那里还有这样的想法!想我承蒙圣上恩宠,”薛蟠伸出手朝着半空之中拱手,“拔擢此位,没一日不诚惶诚恐,没一日不小心谨慎,生怕就差事那里办的不妥当了,辜负了圣恩。”

        这话一说出来,杜如山脸上的冷笑不禁迅速的隐去,薛蟠这是在提醒众人,他这个差事,不是吏部分派的,也不是比如之前的指挥使,是兰台寺举荐的人选就任的,而是圣上钦定之官,你们如果说风凉话的,也要注意一点,不要以为我是没有仰仗的。

        杜如山自然不敢冷笑了,而其余人,也不得不正襟危坐,仔细的要来听薛蟠怎么说,“我才当这个指挥使,又兼任詹事府左中允,实在是没有别的心思来当这个都指挥使,再者说了,我若是自己个提,还自己个想当,未免也太没了礼数了些,我虽然年轻,也不会败坏了礼数。这都指挥使,原本前朝就有,只是今年不设罢了,我想着,这一个头也是磕,两个头也是拜,如今趁着大家伙一起议事的时候,朝廷正是要听咱们的意思,不如就把这事儿提出去,如何?”

        “不管是这到底是那个衙门管着咱们兵马司,咱们自己个有个老大哥,有个主心骨,办事当差就不会乱。是不是这个理儿?”

  /shu/38958/238071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