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四、又起诗社

一百六十四、又起诗社

        夏日无话,这些日子倒是和晴雯的感情越来越好了,虽然没有过了明路,可园子里头的人谁不知道,薛蟠屋里头的晴雯和宝玉房里头的袭人是一样的人物,园子里的丫头姑娘们倒也罢了,可地下的婆子最是识时务,哪里不知道,晴雯乃是薛蟠心尖上的人,晴雯都有些奇怪,“素来有些嬷嬷是看不上我的,怎么这些日子遇见了,都是笑脸迎人,还时常要给我这个,孝敬那个的可真是有些不明白。”

        薛蟠正在外头回来,天气热,即刻就要换了家常的衣裳来,听到晴雯如此说,心里头不由得好笑,差不多的人都作威作福起来,倒是晴雯还不自觉,对着这些待遇不知道为何而起,“你也太傻了些,”薛蟠笑道,“太太不是给你涨月钱了?你从这里头去想就是了。”

        饶是晴雯大方,这会子恍然大悟,也忍不住红了面庞,她朝着薛蟠啐了一口,“大爷你真是不正经!”

        薛蟠心里头暗笑,这不正经的时候只怕是你还没见过呢,之前和晴雯袒露心迹,可却到底也没有发生那该发生倒事儿,许是薛蟠觉得,晴雯年纪还小了些,如今一看,的确如此,晴雯心里头想得少,光明磊落的,薛蟠也不欲更进一步,让这种融洽的相处时光,变了味道,许多时候水到渠成,自然顺理成章,有些东西,不必太突飞猛进。

        刚换了衣裳,只见探春的丫鬟翠墨进来,手里拿着一幅花笺,送与他看。宝玉因道:“可是我忘了,才要瞧

        瞧三妹妹去。你来的正好。可好些了?”前些日子探春身子欠佳,卧病休养了好些时候,薛蟠不仅自己个探望过几次,还时常派人送一些时鲜的东西给送过去,翠墨道:“姑娘好了,今儿也不吃药了,不过是冷着一点儿。今个写了信来,请薛大爷过去一叙。”薛蟠听说,便展开花笺看时,上面写道:

        “妹探谨启薛大兄文几:前夕新霁,月色如洗,因惜清景难逢,未忍就卧,漏已三转,犹徘徊桐槛之下,竟为风露所欺,致获采薪之患。今因伏几处默,忽思历来古人,处名攻利夺之场,犹置些山滴水之区,远招近揖,投辖攀辕,务结二三同志,盘桓其中,或竖词坛,或开吟社:虽因一时之偶兴,每成千古之佳谈。妹虽不才,幸叨陪泉石之间,兼慕薛林雅调。风庭月榭,惜未宴集诗人;帘杏溪桃,或可醉飞吟盏。孰谓雄才莲社,独许须眉;不教雅会东山,让余脂粉耶?若蒙造雪而来,敢请扫花以俟。谨启。”

        探春其人如其文,如其字,爽朗大方,又俏丽别致,薛蟠笑道,“三妹妹可真是风雅的紧!如今暑热渐退,大家伙原本懒散,现在心思自然是又起来了,我这就去找她商议。”一面说,一面就走。翠墨跟在后面。只见宝钗、黛玉、迎春、惜春、宝玉已都在那里了,满庭乌压压的一群人,众人见他进来,都大笑说:“又来了一个。”

        薛蟠笑道,“我来迟了。”

        黛玉笑道,“哥哥来的迟了些,倒也无妨,这温柔乡,岂是人人都有福气享的?”

        换做是宝玉,只怕是要跺脚诅咒发誓自己绝无此心,但是薛蟠脸皮厚的很,黛玉的调侃,他笑道,“妹妹说的是这个园子吧?依我看,这温柔乡还不算是最好的夸奖,要我说,这园子,算是咱们的世外桃源,外头的什么纷扰,什么身份,什么家世,在这园子里头都通通不算事儿,大家伙说说笑笑的,每日谈诗作画,观花赏月,岂不是真真世外桃源呢?”

        众人都点头,“这话极是,大家伙在这园子里头过的舒心,说起来还真不知道为何如此舒心,哥哥这么说,可就都明白了。”宝玉击节赞赏,黛玉反复咀嚼薛蟠的话儿,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竟然是痴了。宝钗见到黛玉如此,忙推了一把,于是醒过来,听今日的做东之人探春如何说。

        探春笑道:“我不算俗,偶然起了个念头,写了几个帖儿试一试,谁知一招皆到。”宝玉笑道:“可惜迟了!早该起个社的。”黛玉说道:“此时还不算迟,也没什么可惜;但只你们只管起社,可别算我,我是不敢的。”迎春笑道:“你不敢,谁还敢呢?”宝玉道:“这是一件正经大事,大家鼓舞起来,别你谦我让的。各有主意只管说出来,大家评论。宝姐姐也出个主意,林妹妹也说句话儿。”宝钗道:“你忙什么!人还不全呢。”一语未了,李纨也来了,进门笑道:“雅的很哪!要起诗社,我自举我掌坛。前儿春天,我原有这个意思的,我想了一想,我又不会做诗,瞎闹什么,又有薛大兄弟的珠玉在前,我也不敢起哄,因而也忘了,就没有说。即是三妹妹高兴,我就帮着你作兴起来。”

        黛玉道:“既然定要起诗社,咱们就是诗翁了,先把这些‘姐妹叔嫂’的字样改了才不俗。”李纨道:“极是。何不起个别号,彼此称呼倒雅?我是定了‘稻香老农’,再无人占的。”探春笑道:“我就是‘秋爽居士’罢。”宝玉道:“‘居士’‘主人’,到底不雅,又累赘。这里梧桐芭蕉尽有,或指桐蕉起个倒好。”探春笑道:“有了,我却爱这芭蕉,就称‘蕉下客’罢。”众人都道别致有趣。黛玉笑道:“你们快牵了他来,炖了肉脯子来吃酒。”众人不解,黛玉笑道:“庄子说的‘蕉叶覆鹿’,他自称‘蕉下客’,可不是一只鹿么?快做了鹿脯来。”众人听了都笑起来。探春因笑道:“你又使巧话来骂人!你别忙,我已替你想了个极当的美号了。”又向众人道:“当日娥皇女英洒泪竹上成斑,故今斑竹又名湘妃竹。如今他住的是潇湘馆,他又爱哭,将来他那竹子想来也是要变成斑竹的,以后都叫他

        做‘潇湘妃子’就完了。”大家听说都拍手叫妙,黛玉低了头也不言语。李纨笑道:“我替薛大妹妹也早已想了个好的,也只三个字。”众人忙问是什么,李纨道:“我是封他为‘蘅芜君’,不知你们以为如何?”探春道:“这个封号极好。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896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