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五、清凉散人

一百六十五、清凉散人

        宝玉道:“我呢?你们也替我想一个。”宝钗笑道:“你的号早有了:‘无事忙。’三字恰当得很!”李纨道:“你还是你的旧号‘绛洞花主’就是了。”宝玉笑道:“小时候干的营生,还提他做什么。”宝钗道:“还是我送你个号罢,有最俗的一个号,却于你最当:天下难得的是富贵,又难得的是闲散,这两样再不能兼,不想你兼有了,就叫你‘富贵闲人’也罢了。”宝玉笑道:“当不起,当不起!倒是随你们混叫去罢。”黛玉道:“混叫如何使得!你既住怡红院,索性叫‘怡红公子’不好?”众人道:“也好。”李纨道:“二姑娘、四姑娘起个什么?”迎春道:“大家又不大会诗,白起个号做什么!”探春道:“虽如此,也起个才是。”宝钗道:“他住的是紫菱洲,就叫他‘菱洲’;四丫头住藕香榭,就叫他‘藕榭’就完了。”

        李纨又问薛蟠,“薛大兄弟该叫什么?”

        薛蟠原本只是摇着扇子在一侧,含笑见着众人说话,有些时候人并不一定要成为历史事件的主角,很可能在边上看着事情的发生也是极好的,薛蟠就是这样,适才他说大观园是温柔乡桃花源的花儿,不是假话,而是实实在在觉得的确如此。他正在悠然自得,听到李纨发问,摆摆手,“我不来作诗,凑一凑热闹就好,哪里还要取外号呢?”

        黛玉笑道,“这可不成,外头有这么多的外号,蟠哥哥可是比宝玉还要多些,让我想想,恩,”黛玉眼珠子乌溜溜的打转,“这金陵小霸王,以前就是有的,后来又有一个扬州过江龙,听说在咸安宫也得了什么外号,什么小诸葛,什么小太白之类的,是也不是?”

        宝钗忙接话道,“如今还多了一个,唤作是净街虎了!”

        薛蟠正在喝茶,听到这话,险些要喷出水来,“再这么下去,我只怕这什么坏名号都在我这里了!”薛蟠忙摆手,“我就算是要取名号,那也该好听些的,什么过江龙,什么净街虎,都是一些动物,咱们这是在大观园,又不是在水泊梁山!取这些江湖上的诨号做什么?”

        这话又是惹得众人愉快的笑了起来,李纨笑道,“不成不成,自然是要取个风雅别致的!”她对着黛玉笑道,“林丫头最是古怪,依我看,就该罚你来取这个名字!”

        黛玉瞥了薛蟠一眼,见到薛蟠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笑容含着莫名的意思,黛玉复又瞪了薛蟠一眼,“这个还不好办?有宝姐姐的故智,我也学一个就好了,蟠哥哥住在清凉台,自然是以清凉二字为好,只是什么君、居士什么的大家伙都有了,哥哥这个称号要不一样些,我瞧着蟠哥哥每日最喜欢就的躲在这世外桃源之中,如此避世,不如就叫散人吧!”

        “散人?”探春眼前一亮,“清凉散人?”

        唐陆龟蒙《江湖散人传》:“散人者,散诞之人也。心散、意散、形散、神散,既无覊限,为时之怪民,束於礼乐者外之曰:‘此散人也。’”薛蟠点点头,“这个散人的名儿取的好!”

        “且别忙。”宝玉拦住了薛蟠,对着黛玉笑道,“《墨子·非儒下》:“君子笑之,怒曰:‘散人焉知良儒!’”《庄子·人间世》:“匠石归,栎社见梦曰:‘女将恶乎比予哉……而几死之散人,又恶知散木!’”这可都是说的一个意思,说的是无用之人,薛大哥哥可不是无用之人,这散人之名不好!”

        薛蟠笑道,他摆摆手,“无用之人就是无用之人,在这园子里头,”薛蟠用折扇环绕了一周,“我这文不成武不就的,自然是样样不如姐妹们,那里不是无用之人?在大观园里头,我可是乐意当这个无用之人的。”

        宝钗对着宝玉笑道,“偏生就你在这里掉书袋,岂不闻,司马光的《和宇文公南途中见寄》:深慙白首恋微禄,不向青山为散人。这才是有趣味的呢!”

        宝玉这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还好黛玉和薛蟠也不怪罪,“这个名号取得好!”薛蟠也颇为满意,“以后这就是我的外号了,外头的人也可以如此称呼我。”

        众女都笑,“是了,清凉散人。”

        李纨道:“就是这样好。但序齿我大,你们都要依我的主意,管教说了大家合意。大家七个人起社,我和二姑娘四姑娘都不会做诗,须得让出大家三个人去。大家三个人各分一件事。”探春笑道:“已有了号,还只管这样称呼,不如不有了。以后错了,也要立个罚约才好。”李纨道:“立定了社,再定罚约。我那里地方儿大,竟在我那里作社,我虽不能做诗,这些诗人竟不厌俗,容我做个东道主人,我自然也清雅起来了;还要推我做社长。我一个社长自然不够,必要再请两位副社长,就请菱洲藕榭二位学究来,一位出题限韵,一位誊录监场。亦不可拘定了大家三个不做,若遇见容易些的题目韵脚,大家也随便做一首,你们四个却是要限定的。是这么着就起,若不依我,我也不敢附骥了。”迎春惜春本性懒于诗词,又有薛林在前,听了这话,深合己意,二人皆说:“是极。”探春等也知此意,见他二人悦服,也不好相强,只得依了。因笑道:“这话罢了。只是自想好笑,好好儿的我起了个主意,反叫你们三个管起我来了。”

        “此外我自然也是不能做的,”薛蟠笑道,“我这成日里头不学习,时间久了不写诗,都忘了,不如我给大家伙磨墨,如何?做出好诗来,我自然喝彩!”

        众人都道不许,探春笑道,“薛家哥哥不可如此,若是你不作,只怕是没有尽心的了。”

        “我只是怕你们又拿着韵律来拘了我,”薛蟠说道,“我是最怕这个的。”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906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