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六十六、海棠诗

一百六十六、海棠诗

        李纨笑道,“今个可是我第一次建坛,就算是要打油诗也要做起来的,不然的话岂不是太不给我面了?”

        李纨如此说,那么薛蟠就只好罢了,薛蟠笑道,“既然如此,第一次也就听大嫂子的。”

        宝玉道:“既大嫂子要做主,咱们就往稻香村去。”李纨道:“都是你忙。今日不过商议了,等我再请。”宝钗道:“也要议定几日一会才好。”探春道:“若只管会多了,又没趣儿了。一月之中,只可两三次。”宝钗说道:“一月只要两次就够了。拟定日期,风雨无阻。除这两日外,倘有高兴的,他情愿加一社,或请到他那里去,或附就了来,也使得。岂不活泼有趣?”众人都道:“这个主意更好。”探春道:“这原是我起的意,我须得先做个东道,方不负我这番高兴。”李纨道:“既这样说,明日你就先开一社不好吗?”探春道:“明日不如今日,就是此刻好。你就出题,菱洲限韵,藕榭监场。”迎春道:“依我说,也不必随一人出题限韵,竟是拈阄儿公道。”李纨道:“方才我来时,看见他们抬进两盆白海棠来,倒很好,你们何不就咏起他来呢?”

        宝玉笑道,“大嫂子一说,我才想起来,是芸儿今个特意送了两盆海棠花给我,不可多得,故变尽方法,只弄得两盆。才拿了进来,就被大嫂子看见了,极好,”他一叠声的叫人去搬了过来,“这会子恰好可以赏玩。”

        宝钗问道,“我听说你认了芸儿做儿子,可有这个事儿?”

        众女都是不知,看着宝玉,宝玉窘道,“不过是一时间的玩笑话罢了,前些日子我和琏二哥出门去,见到芸儿在外头,我一时兴起,说倒是像我的儿子,他也今日说是不孝男了。”

        探春摇摇头,“你且仔细着,万一被老爷听到了,又要不可开交了。”

        “不必担心,”薛蟠摇着扇子笑道,“姨丈在京兆府呢,管不到你,不过宝兄弟这既然是认了儿子,可就不好开交呢,起码怎么说,也要担起责任来才好。”

        众人说笑一阵,迎春奇道:“都还未赏,先倒做诗?”宝钗道:“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才做。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寓情,要等见了做,如今也没这些诗了。”

        薛蟠听了暗笑,这些人,今个没见白海棠就预备作诗了,迎春道:“这么着,我就限韵了。”说着,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诗来随手一揭。这首诗竟是一首七言律,递与众人看了,都该做七言律。迎春掩了诗,又向一个小丫头道:“你随口说个字来。”那丫头正倚门站着,便说了个“门”字,迎春笑道:“就是‘门’字韵,‘十三元’了。起头一个韵定要‘门’字。”说着又要了韵牌匣子过来,抽出“十三元”一屉,又命那丫头随手拿四块。那丫头便拿了“盆”“魂”“痕”“昏”四块来。宝玉道:“这‘盆’‘门’两个字不大好做呢!”

        侍书一样预备下四分纸笔,便都悄然各自思索起来。独黛玉或抚弄梧桐,或看秋色,或又和丫鬟们嘲笑。迎春又命丫鬟点了一枝梦甜香。原来这梦甜香只有三寸来长,有灯草粗细,以其易烬,故以此为限,如香烬未成便要受罚。一时探春便先有了,自己提笔写出,又改抹了一回,递与迎春。因问宝钗:“蘅芜君,你可有了?”宝钗道:“有却有了,只是不好。”宝玉背着手在回廊上踱来踱去,因向黛玉说道:“你听他们都有了。”黛玉道:“你别管我。”宝玉又见宝钗已誊写出来,因说道:“了不得,香只剩下一寸了!我才有了四句。”又向黛玉道:“香要完了,只管蹲在那潮地下做什么?”黛玉也不理。宝玉道:“我可顾不得你了,管他好歹,写出来罢。”说着,走到案前写了,薛蟠见到黛玉如此怠慢,想必就已经有极好之诗句在心里头,故此在这里做闲暇之状,他心里头暗笑,于是也提起笔,在岸上写了。

        李纨道:“大家要看诗了。若看完了还不交卷,是必罚的。”宝玉道:“稻香老农虽不善作,却善看,又最公道,你的评阅,大家是都服的。”众人点头。

        众人都有了,而且一一点评了过去,于是众人也来看薛蟠的:

        见有莺声欲闭门,芳容相顾若无盆。

        春风一地杏花雪,残照千枝暮雨魂。

        往日窗前今折柳,新干帕上旧啼痕。

        问之不语愁何事,卷起珠帘夜已昏。

        李纨笑道,“看来薛大兄弟,还是不必让他限韵的才好,这诗虽然是不错,也比宝玉的还要好些,可到底不如之前在咸安宫的诗,那些诗,不敢说是万世流芳,但是这几十年内的文坛翘楚,还是当得的。”

        薛蟠摆手,自然了,这剽窃的诗,都是流芳百世的名家之作,自己这个倒是不算太好,“宝兄弟的必然比我的好。”

        于是众人又看宝玉的:

        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

        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

        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

        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大家都看了,宝玉说探春的好。李纨终要推宝钗:“这诗有身分。”因又催黛玉。黛玉道:“你们都有了?”说着,提笔一挥而就,掷与众人。李纨等看他写的道: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看了这句,宝玉先喝起彩来,说:“从何处想来!”又看下面道: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众人看了,也都不禁叫好,说:“果然比别人又是一样心肠。”又看下面道:

        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

        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众人看了,都道:“是这首为上。”李纨道:“若论风流别致,自是这首;若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探春道:“这评的有理。潇湘妃子当居第二。”李纨道:“怡红公子是压尾,你服不服?”宝玉道:“我的那首原不好,这评的最公。”又笑道:“只是蘅潇二首,还要斟酌。”

  /shu/38958/23909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