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七十、去处在何处

一百七十、去处在何处

        王夫人虽然如此说,可到底李纨不敢走,于是又给众女布菜,王夫人原本就寡言,迎春乃是大房的姑娘,探春乃是庶出,惜春又是冷言冷面少话语的,如此这一桌子倒是没有那边宝玉承欢膝下,凤姐插科打诨来的热闹,还是薛蟠觉得不对,从痛吃螃蟹抬起头来,这边和人说着话,又和王夫人说一些王子腾的事儿,如此才把这酒桌上的场面给撑住了,不至于说冷了场。

        不一会众人都吃过,贾母等人又顺着藕香榭游玩了一回,王夫人因问贾母:“这里风大,才又吃了螃蟹,老太太还是回屋里去歇歇罢。若高兴,明日再来逛逛。”贾母听了,笑道:“正是呢。我怕你们高兴,我走了,又怕扫了你们的兴;既这么说,咱们就都去罢。”回头嘱咐湘云:“别让你宝哥哥多吃了。”湘云答应着。又嘱咐湘云、宝钗二人说:“你们两个也别多吃了。那东西虽好吃,不是什么好的,吃多了肚子疼。”二人忙应着。送出园外,仍旧回来,命将残席收拾了另摆。薛蟠笑道:“也不用摆,你们昨个不是商议要作诗吗?咱们且做诗。把那大团圆桌子放在当中,酒菜都放着。也不必拘定坐位,有爱吃的去吃,大家散坐,岂不便宜?”宝钗道:“这话极是。”湘云道:“虽这么说,还有别人。”因又命另摆一桌,拣了热螃蟹来,请袭人、紫鹃、司棋、侍书、入画、莺儿、翠墨等一处共坐。山坡桂树底下铺下两条花毯,命支应的婆子并小丫头等也都坐了,只管随意吃喝,等使唤再来。晴雯是爱热闹的人,今个自然也过来了,起初这领了屋里人的月钱,所到之处倒是被以前相熟的人调笑,晴雯脸红的不行,跺脚诅咒再也不出来和众人说话了,可日子一长,晴雯也不怕人说笑话,今个带了小丫头们来,和袭人紫鹃等一起坐下来吃。

        司棋笑道,“薛大爷在那边吃螃蟹,晴雯你怎么不去伺候着?那螃蟹可不好剥呢!”

        晴雯毫不理睬,“大爷他自己个有手有脚,要我剥做什么?他说了,自己个剥吃的香甜。你呀,若是想要奉承献殷勤,不如你去伺候着是了,横竖大家家大爷屋里头没人,还空得很呢!你若是乐意,也来赚那一个月二两银子的开销,岂不是更好?”

        晴雯如今也是脸皮厚了起来,颇有薛蟠辩才的风采,听到这话,司棋笑骂道,“你这小蹄子!我不过是提醒你一句要你伺候薛大爷去,这会子倒是来编排我了!”手里正剥了个满黄螃蟹,听如此奚落他,便拿着螃蟹照晴雯脸上来抹,口内笑骂:“我把你这嚼舌根的小蹄子儿……”晴雯也笑着往傍边一躲。平儿使空了,往前一撞,恰恰的抹在紫鹃的脸上,紫鹃正在和侍书说话,猝不及防之下,哎哟一声,被抹了个正着。“小蹄子!你们两个玩笑,怎么还闹上我了!”司棋忙道歉不已,晴雯拍手笑道,“可瞧见了!若是我不理会你,自然你还要讨骂这几句的!”如此大家伙复又笑了起来,雪雁忙端了水来给紫鹃洗脸。

        薛蟠瞧见这边坐着吃螃蟹,于是走了过来,问晴雯道,“你这吃了螃蟹,可要喝些酒解解寒气,虽然这螃蟹好吃,可到底还是寒了些。”

        司棋是最言笑无忌的,见到薛蟠如此,笑道,“薛大爷也太小心些了,难不成和大家在这里吃几个螃蟹,就怕晴雯这样了?”

        薛蟠知道司棋是迎春屋里最得力的丫头,素来说话也干脆利落,和迎春的性子完全不同,“那里的话,我是巴不得叫她多出来和你们玩一玩呢,你们也知道,这清凉台到底偏僻了些,又在山上,若不是你们今日还和晴雯这样坐着喝酒吃螃蟹,我还以为你们要离了她呢。”

        众女又笑,“那里的话,大家是捧着晴雯姐姐都来不及呢。”

        几个丫头使坏,特意还称呼晴雯为姐姐,到底是袭人仁厚,忙解围,“这样好的螃蟹,都堵不住你们的嘴,咱们赶紧着别说笑了,吃了螃蟹,喝了酒,还要去伺候姑娘们呢。”

        薛蟠见到晴雯满脸通红,知道她不好意思,于是连忙识趣离开,才离了这里,就吩咐了嬷嬷送了几壶烫的热热的浸合欢花的烧酒来,“这是薛大爷吩咐给姑娘们佐螃蟹的。”

        司棋还要取笑,“瞧见了没,咱们今个可是又站了晴雯姐姐的光呢。”

        晴雯这下可不绕过司棋了,倒了一杯酒,就要强灌司棋下去,“袭人都说了,这样好的螃蟹都堵不住你的嘴,如今瞧着,也就只有这烈烈的烧酒才堵得住了!阿弥陀佛,”司棋被众人拉住,强灌了一杯,涨的满脸通红,晴雯拍手笑道,“阿弥陀佛,什么时候你有了终身的去处,瞧我不攒够了劲儿来损你,我这晴雯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众女听到这个终身的意思,年岁尚小的还懵懂,年岁大些的人不免也畅想自己个,“去处”,自己个的去处,到底是在那里呢。

        想到这里,大家伙不免意兴阑珊,有了些心事,喝起酒来也不免很快就容易喝醉了,还是袭人看到大家伙有些醉了,忙又倒了浓茶来,叫众人吃了,又到处随便走一走,这才散了酒劲。

        薛蟠复又到了亭子中,湘云便取了诗题,用针绾在墙上。众人看了,都说:“新奇!只怕做不出来。”湘云又把不限韵的缘故说了一番,宝玉道:“这才是正理。我也最不喜限韵。”黛玉因不大吃酒,又不吃螃蟹,自命人掇了一个绣墩,倚栏坐着,拿着钓杆钓鱼。宝钗手里拿着一枝桂花,玩了一回,俯在窗槛上,掐了桂蕊,扔在水面,引的那游鱼上来唼喋。湘云出一回神,又让一回袭人等,又招呼山坡下的众人只管放量吃。

  /shu/38958/23935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