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七十一、十二菊花诗

一百七十一、十二菊花诗

        薛蟠凭栏而靠,见到探春和李纨、惜春正立在垂柳阴中看鸥鹭。但转过眼,迎春却独在亭边花阴下,拿着个针儿穿茉莉花。薛蟠难得注意到迎春,迎春素来沉默,府里头人都说这二姑娘是锯嘴的葫芦,说不出什么精彩的话来,不得长辈宠爱,自然也就是被忽视的命运,何况邢夫人因为自己个无所出,素来不体恤贾赦的子女,迎春原本是庶出,自然更是忽略的地步,贾母对着孙女一辈之中,也就是看中宝玉,其余的不过是尔尔,故此迎春素来是被忽视惯了的。

        迎春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有“二木头”的诨名。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世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侮。可这被忽视之人,也有自己的情趣,也有自己的喜爱,这个时候薛蟠倒是觉得她这样仔仔细细的穿着茉莉花,温和默静,别有一番风采。

        薛蟠走近了迎春,只见到迎春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薛蟠咳嗽一声,笑道,“二妹妹这是在做什么呢?”

        迎春小小的被吓了一跳,拿着手捂住了胸口,脸上闪现过慌乱之色,见到是薛蟠,这才安心下来,“原来是薛大哥哥,倒是吓了我一跳,”迎春温和笑道,“我见到这茉莉花开的正好,故此拿着针把他穿起来,这样做成手钏,”迎春朝着薛蟠扬了扬手腕,只见到如玉的肌肤上被丝线连成了一串茉莉花,茉莉花雪白,印在肌肤上,零零碎碎,还真是好看。“如此可好看吗?”

        薛蟠点点头,“二妹妹的性子,有些像茉莉,虽然花儿不艳,但沁人心脾,旁人是万万比不了的。”

        这话说出来薛蟠才觉得不该如此调笑,迎春听到这话果然是有些羞涩,低着头捏着手帕不言语,这时候宝玉忙请众人入亭,看今日的诗如何做,薛蟠原本有些窘迫,听到这话,才如释重负,“二妹妹咱们去瞧一瞧,虽然我也不会作诗,瞧瞧热闹总是好的。”

        迎春笑道,“薛大哥哥才华横溢,只是不想和大家闺阁中人玩闹罢了,我却是实在不会,说起来,”迎春有些怅然,“似乎我这什么事儿都不如别的姐妹,林妹妹和宝丫头倒也罢了,原本就是比不上的,四妹妹会画,三妹妹也是能作诗写字的,我却是什么都不会。”

        迎春似乎有些自卑,感叹自己样样不如姐妹们,薛蟠忙道,“这能说会道有能说会道的好处,这不善言语的也有不善言语的好处,二妹妹你想想看,这庙里头的菩萨,每日都是不言不语,一言不的,可偏生就的这么多人敬着他?可见这沉默是金,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最后沉默是金四个字,倒是说的很不错,只是前面这个比喻不伦不类,有些让人忍俊不禁,迎春莞尔,“薛大哥哥说的倒是有些意思。”

        两人入了亭中,见到宝钗正在论起这一次的菊花诗,“起是《忆菊》;忆之不得,故访,第二是《访菊》。访之既得,便种,第三是《种菊》。种既盛开,故相对而赏,第四是《对菊》。相对而兴有馀,故折来供瓶为玩,第五是《供菊》。既供而不吟,亦觉菊无彩色,第六便是《咏菊》。既入词章,不可以不供笔墨,第七便是《画菊》。既然画菊,若是默默无言,究竟不知菊有何妙处,不禁有所问,第八便是《问菊》。菊若能解语,使人狂喜不禁,便越要亲近他,第九竟是《簪菊》。如此人事虽尽,犹有菊之可咏者,《菊影》《菊梦》二,续在第十、第十一。末卷便以《残菊》总收前题之感。这便是三秋的妙景妙事都有了。”

        宝玉喜道,“如此一虚一实,原本咏菊乃是寻常之事,每逢金秋都是要如此一番,但宝姐姐这一次和云妹妹的这个带了一个词儿,加上在这菊上,倒是分外不同了。”

        探春也问道,“如何做法?是每人做一?还是每人都做这十二?”

        湘云说明道,“都要七言律诗,也不限韵,谁能那一个就做那一个。有力量者十二都做也可,不能的作一也可,高才捷足者为尊。若十二已全,便不许他赶着又做,罚他便完了。”

        黛玉放下钓杆,走至座间,拿起那乌梅银花自斟壶来,拣了一个小小的海棠冻石蕉叶杯。丫头看见,知他要饮酒,忙着走上来斟。黛玉道:“你们只管吃去,让我自己斟才有趣儿。”说着便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因说道:“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吃口烧酒。”薛蟠忙接道:“有烧酒。”便命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黛玉也只吃了一口便放下了。宝钗也走过来,另拿了一只杯来,也饮了一口放下,便蘸笔至墙上把头一个《忆菊》勾了,底下又赘一个“蘅”字。宝玉忙道:“好姐姐,第二个我已有了四句了,你让我做罢。”宝钗笑道:“我好容易有了一,你就忙的这样。”黛玉也不说话,接过笔来把第八个《问菊》勾了,接着把第十一个《菊梦》也勾了,也赘上了一个“潇”字。宝玉也拿起笔来将第二个《访菊》也勾了,也赘上一个“怡”字。探春起来看着道:“竟没人作《簪菊》?让我作。”又指着宝玉笑道:“才宣过:总不许带出闺阁字样来,你可要留神。”说着,只见湘云走来,将第四第五《对菊》《供菊》一连两个都勾了,也赘上一个“湘”字。探春道:“你也该起个号。”湘云笑道:“大家家里如今虽有几处轩馆,我又不住着,借了来也没趣。”宝钗笑道:“方才老太太说,你们家里也有一个水亭,叫做枕霞阁,难道不是你的?如今虽没了,你到底是旧主人。”众人都道:“有理。”宝玉不待湘云动手,便代将“湘”字抹了,改了一个“霞”字。

  /shu/38958/239439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