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七十三、刘姥姥又来了

一百七十三、刘姥姥又来了

        于是平儿又坐下来吃了一回螃蟹,平儿自然叫别人去送了螃蟹,不一会有丫头得了凤姐的吩咐来告诉平儿,“使唤你来,你倒是又在这里头受用了,奶奶叫你少喝几盅。”平儿不理会,“偏生就多喝了,又怎么样?”于是和众人坐在来好生吃了几个螃蟹,这边玩闹了小半日,也差不多尽兴了,纵使稍微喝了点酒,也差不多到了酒醒的时候,于是,众人相约到贾母王夫人去问安,薛蟠不去,他这会子还要到外书房去理事,恰好平儿也要出园子去,倒是两人同行。

        薛蟠瞧着左右无人,于是对着平儿悄悄说道,“我这些日子怎么听说地下的人在嘀咕,说什么月钱晚了好些时候发,凤姐姐是老当家的,怎么还有这样的错漏?有什么讲究不是?”

        平儿知道薛蟠和凤姐素来亲厚,只是这事儿不方便说,但又不说的话,似乎也搪塞不过去薛蟠这样也当家的精明人物,于是只好含含糊糊的说,“原是外头银两按时拨进来的,只是二奶奶一时间有银子要用,周转不开,也只好是拿着这月前填补几日,过几日就必然发的。”

        薛蟠才不信这个托词,只是平儿这么说,他又不当家的,也就罢了,“你家二爷还欠着我银子呢,你且回去问他什么时候给,若是再不给,那么只好把你抵给我罢了!”,

        薛蟠调笑,平儿不慌不忙,也不害羞,“大爷说笑了,我才值多少银子,那里说是抵得上的?”

        薛蟠摇摇扇子,得意洋洋,“这可是说不准的事儿。”

        平儿白了薛蟠一眼,“再者说了,你们这主子的事儿,叫我一个下人去回什么话儿?万万没有这样的道理。”

        薛蟠嘿嘿一笑,“如此那么就罢了。”

        两人一路同行,出了大观园来,可巧凤姐那边又打发人来找平儿,瞧见了,忙说:“奶奶有事等你。”平儿道:“有什么事这么要紧?我叫大奶奶拉扯住说话儿,我又没逃了,这么连三接四的叫人来找!”那丫头说道:“这又不是我的主意,姑娘这话自己和奶奶说去。”平儿啐道:“好了,你们越发上脸了!”

        那丫头知道平儿性子好,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儿生气,嘻嘻一笑,连忙跑开了,不一会周瑞家的走过来,先是给薛蟠见了礼,又对着平儿笑道,“二奶奶出去了,说家里头又来了打秋风的,说是要平儿姑娘来对付着。”

        平儿笑道,“咱们家一年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人上来打秋风,你不说了是谁,我怎么知道是谁?”

        “原来和太太娘家认过亲的刘姥姥。”

        原来是她啊,薛蟠恍然大悟,如今这秋高气爽,万物丰收,想必是这刘姥姥带了一些土产瓜果等物来回礼了,若是打秋风,只怕是不会,只不过是上次得了凤姐的恩赏,故此农家人,也不能够失了礼数必须要来回馈一二罢了,薛蟠倒是来了兴致,“走,我也去瞧瞧。”

        平儿笑道,“薛大爷上次也给了银子,是该瞧一瞧去。”

        平儿领着薛蟠到了凤姐院,只见到刘姥姥坐在那边屋里,还有张材家的陪着。又有两三个丫头在地下,倒口袋里的枣儿、倭瓜并些野菜。众人见他进来,都忙站起来。刘老老因上次来过,知道平儿的身分,忙跳下地来,问:“姑娘好?”又见到了后头薛蟠跟着,上一次来刘姥姥把薛蟠错认作了贾琏,实在是不好意思,又得了薛蟠的几两银子,连忙就要跪下来磕头,薛蟠笑道,“你是咱们家的亲戚,又是长辈,我如何敢受你的礼,快起来吧。”

        命周瑞家的扶住,又说:“家里都问好。早要来请姑奶奶的安、看大爷、姑娘来的,因为庄稼忙,好容易今年多打了两石粮食,瓜果菜蔬也丰盛,这是头一起摘下来的,并没敢卖呢,留的尖儿,孝敬姑奶奶、姑娘们尝尝。姑娘们天天山珍海味的,也吃腻了,吃个野菜儿,也算大家的穷心。”平儿忙道:“多谢费心。”又让坐,自己坐了,又让:“张婶子周大娘坐了。”命小丫头子:“倒茶去。”

        周瑞张材两家的因笑道:“姑娘今日脸上有些春色,眼圈儿都红了。”平儿笑道:“可不是,我原不喝,大奶奶和姑娘们只是拉着死灌,不得已喝了两钟,脸就红了。”张材家的笑道:“我倒想着要喝呢,又没人让我。明日再有人请姑娘,可带了我去罢。”说着,大家都笑了。周瑞家的道:“早起我就看见那螃蟹了,一斤只好秤两个三个,这么两三大篓,想是有七八十斤呢。”周瑞家的又道:“要是上上下下,只怕还不够!”平儿道:“那里都吃?不过都是有名儿的吃两个子。那些散众儿的,也有摸着的,也有摸不着的。”刘老老道:“这些螃蟹,今年就值五分一斤,十斤五钱,五五二两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两银子。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银子,够大家庄家人过一年了!”

        薛蟠接过了小丫头的茶,笑道,“我那边还有几十个,姥姥若是不嫌弃,带家吃去就是了。”

        刘姥姥忙念佛,“实在是不敢再拿大爷的东西了!上次得了姑娘和大爷的赏,家里头实在是高兴的很,也不敢是拿着这银子胡乱使,只是置办了几架纺布的机子,如此农闲的时候自己个纺纺布,亲戚邻舍们也肯帮衬,故此这一年好生生发起来了,想来想去,若是没有府上的好恩典,我那里还有今年多收粮食的好命,今个过来,只是来送一些时鲜的东西罢了,若是再拿了大爷的螃蟹,岂不是要天打雷劈了?”

        薛蟠笑道,“不过是一些吃的,也不要说的这样严重,”他又见到刘姥姥后头跟着一个虎头虎脑畏畏缩缩的男孩,“这就是你的外孙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shu/38958/23958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