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868九五之尊vi > 红楼大官人 > 一百七十五、红印

一百七十五、红印

        黛玉笑道,“那何不你和刘姥姥一起家去住几日?说不得若是去了几日,诗兴大发,田园诗日后做的陶渊明还要做的更好了呢。”

        宝玉听着也是跃跃欲试,“咱们何不什么时候去瞧一瞧?到时候求了老太太,必然是准的,说起来,虽然是居于这锦门绣户之中,可这农活是如何做的,还真是不知。”

        薛蟠笑道,“你们都道田园好,殊不知,这刘姥姥只是拿了你们爱听的东西来说的,这农田里头的劳作,风吹日晒的辛苦,又有一年求个好光景的忐忑不安,若是自己个有恒田的也就罢了,若是为佃户,亦或者是只能卖身为奴的,那日子可就是惨极了,”薛蟠源源不断的说着农村的辛苦之事,听得众女一点想去的想法都没有了,湘云嗔怪道,“偏生薛家哥哥这样无趣,把大家伙对着外头还有些期翼的想法都给打消了。”

        众人说笑一阵子,于是各自散开,薛蟠见到这夜里头的灯笼,在夜色之中散入各处庭院,好像是萤火虫一般,消隐在茫茫天地之中,伫立许久,这才上了清凉台,到了台上,其余的小丫头们都在廊下打盹,薛蟠笑道,“困成这样也不去睡觉,赶紧着去睡吧,不必在这里头伺候着了。”

        晴雯倒是清醒着,正在屋里头抹着骨牌,薛蟠进了内,见到晴雯还未睡,奇道,“你午后不是喝了好几杯,这么这会子还不睡?”

        晴雯起身,接过了薛蟠手里头的扇子等物,“这吃晚饭的时候,趁着没事儿睡了一会,这会子倒是不困了。”

        “明个只怕还有的玩,”薛蟠笑道,“那刘姥姥有意思的很,倒是这府上从老太太下来,人人都喜欢的。”

        晴雯想着这村妇有什么意思的,只是现在她也不太会在薛蟠面前争论什么无关紧要的事儿,于是问道,“那衣服明个预备好了,大爷穿出去就得了。”

        “不必穿出去的大衣裳,”薛蟠说道,“大约还是在这园子里头逛逛,不必穿的很正式。”

        薛蟠见到今日晴雯喝了些酒,脸上红扑扑的,在灯光之下分外娇艳,薛蟠见到了不由得心里头一动,他清了清嗓子,只觉得这会子的嗓子很干,“夜深了,也不早了,咱们且安置吧。”

        晴雯过去给薛蟠搬了被褥出来,服侍薛蟠睡下,薛蟠看着晴雯,悄声说道,“你就不必在外头睡了,虽然是天气还热,但是外头若是着了凉,这夏天里头得了风寒,也是不好开交的。”

        晴雯笑道,“那里就是这样娇气了?”但是还听薛蟠的话儿,将自己在外头的被褥等物也搬了进来,薛蟠大喜,将身子朝着里头一让,将外头半张床让给了晴雯,晴雯将被子放下,又整理了一番,这才复又起身,将床头的灯火给吹灭了,外头幽幽的月光照耀进来,晴雯看到薛蟠的眼睛亮晶晶的,在夜色之中发着光亮,晴雯笑道,“这黑灯瞎火的大爷还不快睡呢?眼睛瞪得这样大做什么。”

        薛蟠嘿嘿一笑,朝着晴雯就伸手出去,“这会子还不想睡,咱们且做别的事儿罢。”

        “呀!”暗夜之中响起了晴雯的一声惊讶尖叫声,随即又响起了一声啪啪之声,但随即又响起了薛蟠的一声尖叫声。

        这边暂且不提,到了第二日,宝玉还在和袭人麝月等人说笑,突然王夫人来传他过去,宝玉来至上房,只见贾母正和王夫人众姐妹商议给史湘云还席。宝玉因说:“我有个主意:既没有外客,吃的东西也别定了样数,谁素日爱吃的,拣样儿做几样。也不必按桌席,每人跟前摆一张高几,各人爱吃的东西一两样,再一个十锦攒心盒子、自斟壶,岂不别致?”贾母听了,说:“很是。”即命人传与厨房:“今日就拣大家爱吃的东西做了,按着人数,再装了盒子来。”

        又请薛姨妈前来,薛姨妈笑道,“总是这样的爱热闹。”于是也就先到了贾母处,见到众人都在,就是薛蟠不在,薛姨妈奇道,问宝钗,“你家哥哥呢?”

        “只怕还是在家里头高卧呢,”宝钗笑道,“这几日似乎衙门也没什么事儿,每日就混在家里头不出去,老太太也说了,今日一样要哥哥来。”

        李纨是先进了大观园安排桌椅等物,看着老婆子丫头们扫那些落叶,并擦抹桌椅,预备茶酒器皿。只见丰儿带了刘老老板儿进来,说:“大奶奶倒忙的很。”李纨笑道:“我说你昨儿去不成,只忙着要去。”刘老老笑道:“老太太留下我,叫我也热闹一天去。”丰儿拿了几把大小钥匙,说道:“大家奶奶说了,外头的高几儿怕不够使,不如开了楼,把那收的拿下来使一天罢。奶奶原该亲自来,因和太太说话呢,请大奶奶开了,带着人搬罢。”李氏便命素云接了钥匙。又命婆子出去,把二门上小厮叫几个来。李氏站在大观楼下往上看着,命人上去开了缀锦阁,一张一张的往下抬。小厮、老婆子、丫头一齐动手,抬了二十多张下来。李纨道:“好生着,别慌慌张张鬼赶着似的,仔细碰了牙子!”又回头向刘老老笑道:“老老也上去瞧瞧。”刘老老听说巴不得一声儿,拉了板儿登梯上去。进里面只见乌压压的堆着些围屏桌椅、大小花灯之类,虽不大认得,只见五彩光灼,各有奇妙,念了几声佛便下来了。然后锁上门,一齐下来。李纨道:“恐怕老太太高兴,越发把船上划子、篙、桨、遮阳幔子,都搬下来预备着。”众人答应,又复开了门,色色的搬下来。命小厮传驾娘们,到船坞里撑出两只船来。

        这边贾母没到,薛蟠倒是先来了,他看到这边闹哄哄的,过来一瞧,才见是李纨在此,李纨见到薛蟠这脸颊上有红印一小块,奇道,“大兄弟你这脸上是怎么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https://www.xiaoshuozu.com/shu/38958/23971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886868九五之尊vi地址:www.xiaoshuozu.com。886868九五之尊vi手机版阅读网址:m.xiaoshuozu.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